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拉文德怎么办 > 第41章还是要走段剧情?
  晚餐林见鹿并没有准备很多,总的形式参考米其林餐厅的风格,每盘都摆的很好看,每份的菜量就那么回事。
  最后的甜点环节,当赫敏打开盖子看到一个小巧的蛋糕时,忍不住发出惊叹:“好可爱。”
  “这个是我做的,原本没想好做什么形状,突然想到你的守护神。”
  “你好厉害!”赫敏由衷的感慨,笑容大大的挂在脸上,“真的很棒!谢谢你!拉文德,我很喜欢!”
  感谢魔法,这个蛋糕完全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形状,林见鹿花了好多心思,才把蛋糕做的像一个……呃……就是她前世看到的一些有山有水有草的生态盆景。
  至于那只在“盆景”中捉迷藏的小水獭,林见鹿研究了很久才用好几个咒语实现这样的效果。
  如今看到赫敏惊讶而又欣喜的样子,熬得几个夜算是很值了。
  赫敏足足欣赏了三分钟。时间之长让蛋糕制作者林见鹿都感觉老脸微红,她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拿起餐刀,递给赫敏。
  “生日快乐,赫敏,快切蛋糕吧。”
  赫敏接过了餐刀,放到一旁,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林见鹿,“这个蛋糕是送给我的是吗?”
  林见鹿不明所以:“是啊。”
  “那可以不切吗?它真的好漂亮。我不想切。”
  林见鹿好笑又无奈,赫敏这时像个小孩子一样,“可是它是蛋糕,注定要被吃的。放久了会坏掉。”更何况,林见鹿在蛋糕里藏了她的生日礼物。
  她想了很久,最后还是用了这样的方式,美其名曰:大俗即大雅。
  “可是我想把它保存起来。”赫敏急忙护食:“既然送给我了,那就我来处理吧!”
  “呃……也确实是这个道理。”
  赫敏盯着盆景,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她拿起餐刀,在林见鹿的殷切注视下,小心翼翼的取下一块“石头”,然后放到了林见鹿的盘子里。
  “这就算切过了,你吃吧!剩下的是我的。”
  林见鹿看着赫敏一只胳膊挡在蛋糕前,目光炯炯,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喜爱,不由失笑,“好吧,说了是送给你的,都交给你。”
  “太好了!”
  接下来,赫敏给林见鹿表演了她在变形术上的成就,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终于把它稳稳当当的装到一个透明的盒子里。
  林见鹿:……
  越来越像生态景观盆栽了。
  她不由的思考一个可能性:如果赫敏很多年后去中国看到大量的类似盆栽,会不会杀了我?
  不知道是不是吃了太饱的缘故,还是因为计划顺利进行会让人会松懈。吃过饭之后,林见鹿突然感觉到很疲惫。
  饭后的安排是看电影,林见鹿暂时把阁楼改成星空电影院,赫敏做主挑了个影片,两人躺在松软的沙发上,身心放松的准备过一个悠闲的晚上。
  影片刚开始,赫敏哎呀一声,在林见鹿错愕的眼光中飞奔出去,然后片刻后又拎着一个包上来,小心翼翼的把刚才包好的蛋糕拿出来,放在旁边的茶几上。
  林见鹿:……这个房间里又没有人会偷吃。
  又好笑又觉得可爱怎么回事,为了保护蛋糕,她连飞来咒都舍不得用吗?
  只是,当目光落在随着蛋糕不小心滚出来的另一个包装盒,林见鹿有点笑不出来,她突然用自己都没想到的尖锐声音问:“罗恩送你的?”
  正在调整蛋糕位置的赫敏吓了一跳,险些手抖。
  “什么?!”赫敏顺着林见鹿的目光看到包装盒,“噢,那个啊,好像是。他和哈利都送了我礼物,我还没看。”
  说完,赫敏又疑惑的看了林见鹿一眼。
  林见鹿也快速反应过来。刚才,她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说出那样的话。
  默了默,林见鹿转移了话题:“我们看电影吧,电影要开始了。”
  赫敏也沉默了片刻,欣然答应,“好啊!”
  她敏感的感受到林见鹿的异样,身子挪了挪,挨了林见鹿更近一些,伸出手,想要拉住林见鹿的手。
  好烫……
  紧接着,刚触碰的手被林见鹿一把甩开。
  赫敏愣住了,完全不可置信的看着林见鹿,此刻的林见鹿表情有些狰狞,眼神里有赫敏看不懂的东西。
  “拉……”
  赫敏话没说完,就看见林见鹿“腾”的一下站起来,好像使出所有力气才丢下一句:“我去洗手间。”
  然后快速离开了。
  电影仍然暂停在开始的那一幕。
  空气中的冷淡好像刚才的欢乐融洽都是错觉,赫敏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仔细回想,似乎是从罗恩的那个礼物开始的。
  赫敏打开那个盒子,是几只鹅毛笔。她更不懂了,“拉文德”为什么突然变化这么大。
  联想了许久,一个很不可能的理由,浮现在赫敏的脑海里。
  盥洗室里,林见鹿放出满满一水池的水,非常中二的把整个脑袋都扎进去,一直憋到极限,才猛地抬起头,大口呼吸。
  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脸,林见鹿满心都是懊恼。她完全看到赫敏被她甩开的时候眼神里闪过的受伤。
  她不该这样的。
  她是最近一直在偷偷吃罗恩的醋,可是,这跟赫敏没有关系啊。把脾气发到亲近的人身上,只是弱者所为。
  但刚刚的一瞬间,林见鹿完全没有控制住自己,好像就是本能的发脾气,本能的甩开。
  联想起改变剧情的后果,最近的异常,林见鹿内心有一个很可怕的猜测——难道,要走一段拉文德和罗恩谈恋爱的剧情?!不然她就会挂掉?
  强行甩了甩脑袋,林见鹿把这个可怕的想法甩掉,赶紧收拾了一下自己。
  她不能把赫敏独自仍在那儿太久。
  走出盥洗室之前,林见鹿想了想,抽出魔杖,把一个手帕变成一个指环,指环上带着一个向内的尖刺。
  如果还发生意外,只能用物理方式提醒自己,不要再搞砸了。
  “抱歉,赫敏。”林见鹿的左手藏在袖子里,握着拳,“我刚才脑子有些糊涂,好像发热。”
  她捡起赫敏的手,摸到自己的额头,“所以……我确实反应过激了。”
  “没关系。”赫敏已经不关心刚才的异状,心神完全被手底下的温度牵动,刚才摸到手就觉得好烫,此刻的额头更烫。
  “你现在需要休息,拉文德。或者,我们应该回学校,去校医院!”
  “不用去医院,明天就会好。”林见鹿挥舞着魔杖,从不远处招来一盒药,对,麻瓜的,退烧药。
  “你知道的,这玩意比魔药管用多了。”林见鹿比划了一下。
  赫敏认出来了,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那你保证,如果明天还发烧,一定要去医院。”
  “我保证!”
  “那我们快休息吧。”赫敏看了看刚开始播放的电影,“这个我们改天再看。”
  林见鹿此刻头疼欲裂,确实需要休息,或者说,确实需要和赫敏隔离开。“好。”
  她叫来闪闪,送她们回了学校。
  其实,她还有很多没跟赫敏说,没跟她说蛋糕里的礼物,没让她看已经帮她装饰好的房间。
  这天之后,赫敏感觉到林见鹿在逃避自己。
  但有时候,林见鹿的表现又让她觉得是错觉。还有另一种错觉,是生日那天,赫敏以为“拉文德”好像喜欢罗恩,可这些日子,她观察发现“拉文德”好像又没有跟罗恩多接触。
  在迷茫纠结中,十月份到来了,学生们迎来第一次去霍格莫德村。
  很多人都没想到,在魔法界风声鹤唳的当下,居然还允许学生们去霍格莫德村放风。
  赫敏邀请林见鹿一起,林见鹿拒绝了。她今天有别的安排。
  赫敏内心有些失落,只好按照计划和哈利、罗恩行动。
  这天天气特别冷,狂风夹杂着雨雪,每个学生都恨不得把自己包括成粽子,只要是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感觉像被刀割一样。
  他们拼掉所有的热量才走到蜜蜂公爵糖果店,这里几乎集中了所有的学生。
  以及,斯拉格霍恩教授。
  斯拉格霍恩教授再次邀请哈利参加他的俱乐部,已经逃过好几次的哈利好像终于要逃不掉了,赫敏内心有些幸灾乐祸,她确实不想自己呆在那个俱乐部,金妮和哈利都不在,很无聊。
  但凭心而论,俱乐部并不是一无是处,很多人聊的东西都是赫敏之前没有听过的,她通过这个俱乐部,更了解了现在魔法界的很多事情。
  只是,看着罗恩难看的脸色,赫敏理智的没有把这些讲出来。
  但旋即,赫敏又想到另一个人,不由的摇头,内心暗想:“一定是我的错觉,拉文德怎么可能会喜欢这么幼稚的罗恩,自尊心强的这么敏感。”
  甩开了斯拉格霍恩教授,哈利建议去三把扫帚酒吧。赫敏其实没什么兴趣,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她有一种没有“拉文德”好像有点变得无聊的感觉。
  三人又顶着风雪去三把扫帚酒吧,在路上,哈利看到了蒙顿格斯,发现他在偷小天狼星的东西,为此大发脾气,可惜蒙顿格斯趁机幻影移形离开。
  如此折腾一番,等他们进入三把扫帚酒吧,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赫敏点了三瓶黄油啤酒,哈利仍然为蒙顿格斯的行为愤愤不平,罗恩一直盯着酒吧老板娘罗斯默塔夫人。
  他表现的如此明显,赫敏已经不止一次的看到他在偷偷看罗斯默塔夫人,回想起来,之前每次来罗恩好像都会看罗斯默塔夫人。想到这,赫敏不由的脸色有些难看,“拉文德不会喜欢罗恩的,一定不会!”
  想到这,赫敏急切的想要回学校。她出发的时候,看到“拉文德”还没出门。或许,“拉文德”今天不会出门,因为她看到帕瓦蒂和帕德玛她们在一起。
  等到哈利终于喝完最后一口啤酒,赫敏就迫不及待的提出回去。哈利同意了,罗恩恋恋不舍的离开酒吧,赫敏注意到了,再次皱眉。
  谁也没有想到,路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凯蒂和她的朋友因为一件物品发生争吵,凯蒂不小心打开了那包东西,中了恶咒,整个人飘在空中。
  几个人都呆住了,幸好海格来的及时,抱着她跑回了城堡。
  赫敏走过去安慰凯蒂的朋友,仔细询问了几句,从她口中听到了来龙去脉。后来,他们三个带着凯蒂的朋友回到学校,再次接受麦格教授的询问。
  之后,赫敏不得不花一些时间和哈利、罗恩讨论这件事情。哈利笃定的觉得是马尔福捣的鬼,理由是就是他在对角巷见到的,还有他在火车里偷听到的那些。
  然而,麦格教授却告诉他们,马尔福那天因为被关禁闭,根本就没去霍格莫德村。
  虽然如此,哈利仍然不肯放弃他的猜测,赫敏头痛的反驳了他几句,见没有效果,就果断的放弃了争论。
  如此耽误一番,等赫敏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
  “拉文德”不在宿舍。
  林见鹿今天去了供销社,想找马布利帮一个“小忙”。
  上次,她花了一些钱,请她假扮自己参加天文学考试,这次,她想如法炮制,可这次马布利很难搞。
  “喂,这次可是要牺牲我的清白去抱一个小男孩!”马布利振振有词,“这怎么能是钱能买来的呢?”
  “你是用我的脸去抱,牺牲的也是我的清白!”林见鹿无语。“再说,只是抱一下而已,你过去也没少抱人吧。”
  “抱一下而已?”马布利不同意,“说的这么轻松,你为什么不考虑自己抱?”
  “呃……”
  “好吧,你赢了,你说吧,到底需要我做什么?”
  马布利得意的笑了,“我付出了清白,你就把清白还我就行。最近有两个巫师很烦,一直缠着我,可我又不想得罪他们,你来装我一天女朋友。”
  “你不想得罪,所以让我得罪?”
  “这不是等价交换吗,你不想牺牲清白,让我牺牲。”
  林见鹿斩钉截铁:“反正我不同意。一天,不可能,我没有那些时间。”
  “那半天?”
  “不行。这不公平,我只需要你出现十分钟。”
  “那十分钟好了!”马布利降价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让林见鹿猝不及防,“你出现十分钟。扮演我女朋友。”
  林见鹿叹了口气。“我不理解。你有那么多男性好朋友,为什么要用出柜的方式拒绝追求者?他们得罪你了吗?喜欢就是罪?”
  “你给我的灵感啊。”
  “我给你的灵感?我什么时候又跟你出柜了?”
  “我闻到了,爱情的味道,你对那个格兰杰。”马布利神秘兮兮,语气中带着蛊惑,“而且,我闻到了秘密的味道。”
  “你的阿尼马格斯一定是狗。”林见鹿没好气的说。这时,怀里的表震动,林见鹿看了眼时间,果断放弃讨论,“十分钟,可以,但是不许有亲密动作。等价交换。”
  “好嘞。”马布利轻快的答应,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等你准备好通知我。小拉文德~记得算好时间哦,我花了几分钟,你就等价赔偿几分钟。”
  “就十分钟,计划之外的时间就是你无能,好了,就这样说定了。”林见鹿起身告辞,“等我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