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拉文德怎么办 > 第16章赫敏:我们的友情见不得人?
  第二天周六,学生们排好队去霍格莫德村。帕瓦蒂从出发的时候就一直是一副闪闪躲躲的样子,林见鹿内心觉得好笑,但没有戳穿。
  一直等林见鹿和帕瓦蒂帕德玛姐妹一起逛完蜂蜜公爵糖果店,帕瓦蒂才吞吞吐吐的表达想要去猪头酒吧的意愿。
  “去酒吧干什么?那里很乱。”林见鹿故意为难帕瓦蒂。
  “我……呃……和……呃,约好去……”帕瓦蒂没说完,帕德玛抢过话,“赫敏邀请我们参加一个学习魔咒的小组,我们要去听听她讲什么。”
  帕瓦蒂悄悄的拉了拉帕德玛的衣服,表情懊恼。
  “噢——”林见鹿拉长声调,旋即话锋一转,“赫敏也邀请我了,那我们一起去吧。”
  帕瓦蒂这才明白林见鹿是故意的,她锤了林见鹿一下,嘟囔道:“都怪赫敏,她说她要亲自邀请你,不让我跟你说。”
  林见鹿笑笑没说话,几人很快走进猪头酒吧。
  猪头酒吧一如既往的阴暗无比,刚走进去的一瞬间,帕瓦蒂忍不住抓住林见鹿的胳膊,往她身边挨了挨。
  酒吧里,吧台那儿有一个人,整个脑袋都裹在脏兮兮的灰色绷带里,不过仍然能一杯接一杯地把一种冒烟的、燃着火苗的东西从嘴上的一道绷带缝隙中灌进去。窗边的一张桌子旁坐着两个戴兜帽的人影,用很浓重的约克郡口音在说话。在壁炉旁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女巫,厚厚的黑色纱巾一直垂到她的双脚。他们只能看见她的鼻尖,因为它把面罩顶得微微突起。
  林见鹿扫了一圈,看到哈利、罗恩和赫敏在离吧台最远的一张桌旁坐着。
  纳威和迪安已经找了位置坐在他们的附近,还有几个格兰芬多的学生,金妮和几个拉文克劳的男生坐在一起,卢娜·洛夫古德自己坐在一个桌边。
  林见鹿刚进来,赫敏就一下子就注意到她们。她挥了挥手,和林见鹿打招呼,林见鹿也挥了挥手,然后赫敏看到林见鹿低头和帕瓦蒂说了几句话,之后帕瓦蒂和帕德玛去找位置坐,而林见鹿则走到了金妮旁边,
  不知道林见鹿说了什么,赫敏看到金妮笑的前仰后合的,甚至还揽过林见鹿的肩膀,拍了拍她的腿。
  赫敏内心嘟囔了几句,低头继续看准备的内容。等到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发现林见鹿又坐到了卢娜旁边,好像在很激烈的讨论什么。
  赫敏很好奇,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心情,她很多时候都无法理解卢娜的思维逻辑,对于喜欢理性思考的她来说,卢娜太过天马行空。她原本以为林见鹿跟自己一样,但现在看来,林见鹿似乎和卢娜很聊得来。
  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赫敏的注视,赫敏看到林见鹿突然抬头,冲她笑了笑。赫敏赶紧也笑了笑,假装自己在打量所有人,只是偶尔把目光落到她身上。
  但无论如何,被人抓到偷看也有些尴尬,赫敏想了想一会儿事情,又和哈利聊了几句。再次抬头的时候,发现林见鹿又换了位置,正在跟一个赫敏叫不出名字的赫奇帕奇女生聊天,这个女生一根长长的辫子拖在背上,赫敏很眼熟。
  她眼睁睁的看着女生笑的辫子一摇一晃的,让她眼睛疼。
  弗雷德、乔治和他们的朋友李乔丹,三个人怀里都抱着大纸袋走进来,整个酒吧已经迎来了成立以来最热闹的时候,学生们几乎占据了所有的桌子。
  赫敏数了数,林见鹿自从进来已经跟四五个姑娘聊过天了,每一个都相谈甚欢,笑的肆无忌惮。
  她太专心数,以至于人都到齐了,也没注意到。哈利偷偷提醒她,赫敏才恍然意识到,莫名的脸颊微红,压下内心烦乱的心思。
  这时,弗雷德已经买完了二十五瓶黄油啤酒,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个,然后大家陆续都围到哈利身边。
  所有人渐渐安静。
  “嗯,”赫敏开口说话。因为紧张,她的声音比平常略高一些,“嗯……大家好。”这伙人把注意力转向了她,但目光仍然不时地扫到哈利身上。
  “是这样……晤……咳,你们都知道为什么要上这儿来。嗯……是这样,哈利想出一个主意一我是说……”(哈利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想出一个主意——如果有谁愿意学习黑魔法防御术我是说。学到真本事,而不是那个乌姆里奇教给我们的那堆垃圾——”
  赫敏的声音突然变得坚定和理直气壮了许多:“谁也不会管那玩意儿叫黑魔法防御术……”
  “说得好,说得好!”安东尼戈德斯坦说,赫敏似乎很受鼓舞。
  “我想,我们不妨,嗯,自己解决问题。”说完,赫敏下意识的在人群中寻找,当她对上林见鹿鼓励的眼神时,突然觉得心安。
  她朝林见鹿笑了笑,吸了一口气,继续说,语气更流畅了:“我的意思是学会如何有效地保护自己,不仅是学理论,还要练习真正的魔咒——。”
  “但是我想,你肯定也需要通过黑魔法防御术课的o.w.ls考试吧?”迈克尔·科纳说。
  “当然是的,”赫敏立刻说道,“但是比那更重要的是,我想在防御术方面得到正规的训练,因为……因为……”她深深吸了口气才把话说完,“因为伏地魔回来了。”
  大家的反应立竿见影,不出所料。一个拉文克劳的女友尖叫一声,把黄油啤酒泼洒在自己身上;泰瑞·布特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帕德玛打了个寒战,紧紧的抓着帕瓦蒂的胳膊,而帕瓦蒂几乎整个人都躲在林见鹿的怀里,全程被赫敏看在眼里。
  纳威发出一声怪叫,又及时把它转化为咳嗽。
  所有人似乎都很激动,幸好在林见鹿犹豫自己要不要伪装也害怕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赫敏继续开口说话。
  “嗯,计划就是这样,”赫敏说,“如果你们想加入,我们需要决定一下我们今后怎么做……”
  后面的事情很顺利,能出现在这间酒吧的学生,几乎都愿意参加这个学习小组,在花费了一些口舌后,所有人的观点达成一致。到最后,赫敏拿出一张羊皮纸要求所有人都签名的时候有些混乱,但终究还是都签了。
  林见鹿全程欣赏赫敏的表现,内心的赞赏快要溢出来了。等到结束后,林见鹿注意到赫敏看了她一眼,这个眼神很复杂,林见鹿犹豫要不要过去和赫敏聊几句,正好帕瓦蒂过来拉着她说要去买点东西,她错过了机会,就只是向赫敏点了点头,错身离开。
  赫敏看着林见鹿走在中间,左边帕瓦蒂,右边帕德玛,旁边还有两个赫奇帕奇的女生,留给她的只有背影,表情瞬间有点冷。
  哈利打了打寒颤,看着赫敏,不明所以。
  这个周末剩下的时间都很美好,秋天最后的灿烂阳光依旧照耀着。林见鹿像个小蜜蜂一样勤劳的忙碌,翠鸟先生下定决定要执行林见鹿的计划,两人又见了几次敲定很多细节。
  翠鸟先生让林见鹿再次开了眼界,他为了伪装身份,已经在开始练习口音,比起他的伪装,林见鹿觉得自己那三脚猫的功夫简直可笑。
  上一次冒险的收获也得到了——一块隐形抹布。林见鹿看着这个手帕大小的隐形“斗篷”,只能用抹布来形容,整个大小特别像林见鹿之前在电视剧里看到的古代新娘的盖头。她反复打量手里这块隐形斗篷,脑补着无头新娘的美丽传说。
  因为她三番两次拒绝翠鸟先生加入这个计划,翠鸟先生很感动,当即表示一旦事成,会把林见鹿的斗篷面积扩大三倍——至少能盖住一个人。
  林见鹿理所当然的不拒绝。
  翠鸟先生准备敛财大业,供销社的生意难免就需要林见鹿多关照一些。忙碌了好几天才终于交接完毕,等到林见鹿终于松了一口气,才恍然觉得,自己好几天没有跟赫敏说过话了。
  原本晚上回到宿舍都会打声招呼,现在连这声招呼都没了。
  虽然这也没什么异常的,但是林见鹿总觉得赫敏好像突然冷淡下来,不对劲。
  这种预感在第一次魔咒小组聚会上得到了应验。
  赫敏在正式开始之前表现的很优秀,她稳稳的把握节奏,虽然所有人都默认哈利是领头人,但赫敏仍然用举手同意的方式正式授权,并且还给组织起了个名字:d.a.是防御协会的意思,但大家显然喜欢它的另一个意思——邓布利多军。
  除了……她一直没看林见鹿,也没跟她搭话。练习的时候,赫敏和罗恩自动一组,林见鹿被帕瓦蒂缠着,也没有机会搭上话。
  就连结束之后,赫敏也是留在最后,林见鹿离开之前,还听到她在跟罗恩拌嘴到底在刚才的对抗中谁赢的次数更多。
  原本林见鹿想回到宿舍后再整理一些供销社生意上的资料。可不知怎么,一直心烦意乱。最后,她索性收起这些资料,把椅子变成一张摇椅,摇摇晃晃的看着天花板,随手拎起一直盘在她脚边的克鲁克山,复盘最近的事情,无论如何也没找到赫敏突然冷淡下来的症结。
  赫敏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林见鹿穿着丝绸睡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没系,露出一小片肌肤,懒洋洋的躺在摇椅上,一晃一晃,像一只大猫,最让她惊讶的还是克鲁克山正窝在林见鹿的怀里,被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还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她都不知道,林见鹿什么时候和克鲁克山关系这么好!
  见她走进来,林见鹿吓一跳,差点从摇椅上弹起来,赶紧下意识的看了眼时间,怀里的克鲁克山比她淡定多了,只是抬头看了眼赫敏,继续呆在它觉得温暖的地方。
  “赫……赫敏,你回来了。”林见鹿吓到结巴。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原本还有点气的赫敏扑哧一笑,旋即又板住脸,“嗯。”她冷冷的回复,然后瞥了眼林见鹿怀里的那团毛,“克鲁克山,过来。”
  克鲁克山没动静,倒是林见鹿想起这猫的主人是赫敏,急忙一松手,连扔再送的把克鲁克山丢出去。
  克鲁克山慌乱中调整姿势顺利落地,回头不满的冲林见鹿喵了一声。摇了摇尾巴,傲慢的向赫敏走过去,赫敏弯腰捡起克鲁克山,摸了摸它的脑袋,克鲁克山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享受。
  林见鹿呆呆的看着赫敏从她面前走过去,把书包丢在桌子上,然后自顾自的坐下来,一副根本不想说什么的样子,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其实,赫敏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她感觉林见鹿的眼神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甚至能想想到林见鹿无措、欲言又止的样子。她胡乱的整理着眼前的作业,甚至不知道自己把魔药学作业和算数占卜课的作业混在了一起。
  林见鹿没有赫敏想象的那样无措。她只是不知道赫敏为什么生气罢了,还不至于笨到看不出赫敏的明显生气。
  “对了,我听说了一个秘密。你大概需要知道。”林见鹿继续说,没等赫敏回应,自顾自的说下去,“乌姆里奇,或者魔法部,应该在监控霍格沃兹的通信渠道,所以如果你最近要寄送什么信息,千万要小心。”
  “谢谢。”赫敏客气的说道,末了又补充一句,“我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
  “我当然知道你知道。”林见鹿在内心嘀咕,她只是想示好,显然赫敏不接球。
  林见鹿明白,要么是这次让赫敏生气的事情比较大,要么就是赫敏完全没有帕瓦蒂好哄骗,毫无疑问后者是一定的,前者的可能性也很大,只是,林见鹿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为什么赫敏会突然冷淡下来。
  万幸,她的准备不止一套。
  沉默片刻,林见鹿突然开口,“赫敏,我有一个小想法,关于d.a.的上课通知。”
  赫敏被林见鹿的话吸引了,但还是板着脸,“噢,什么想法?”
  林见鹿并不介意赫敏的冷漠,“你还记得伏地魔控制食死徒的那个黑魔标记吗?如果,我们把那个魔法结合变形术,当然我们不能真的让每个人都印下标记,但是完全可以使用某些道具,不是吗?”
  看着赫敏若有所思的样子,林见鹿内心暗笑,继续用一副蛊惑的语气激动的说道:“想想,到时候只要你对这个道具施展一个魔咒,所有人都会接到通知。只是到底选什么做道具,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是个好办法。”赫敏完全听取了这个建议,但表面还是很客气:“谢谢你,拉文德,我会认真考虑的。喔,可能需要一些魔咒,我要先查查书。”
  赫敏说完就又开始认真的摆弄自己桌子上的那一摊。
  林见鹿并没有注意到,赫敏的嘴角微微翘起。
  两次搭讪都失败,林见鹿微不可查的叹气。
  在她的社交维度里,赫敏是一个最特殊的存在,既不是普通朋友,又不是恋人,虽然她单方面的在内心是友达以上,但是表面上两人似乎只是普通朋友。
  明明有共同秘密却看起来还不如她和帕瓦蒂一样亲密的朋友。毕竟,林见鹿对帕瓦蒂可以随心所欲,甚至都不那么担心会失去这个朋友,但面对赫敏,她难免瞻前顾后。
  想了又想,林见鹿放弃了今晚的机会,只能等未来再遇到什么事情随机应变。她重新躺到摇椅上,看着天花板,继续一副闲鱼模样。
  “我还以为你会送我个水仙花球。”赫敏的声音突然响起。
  林见鹿险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她坐直身体扭头看着赫敏,想要确认刚才那道声音的真实性,然而仍然在摇摆的摇椅显得这个动作略有一些滑稽。
  赫敏嘴角的笑容更大,但旋即又收回。林见鹿如果不是一直在看她,险些错过这个细节。
  赫敏下意识的抬起手,把一缕调皮的垂在脸颊旁边的头发顺回耳后,掩盖一下耳尖微微的热意。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动作在林见鹿心里再次掀起波澜,只是独自感受一种莫名其妙的窘迫。
  赫敏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生气,还气了这么久。以前,只有哈利和罗恩两个蠢男孩会让她气到不想说话。但这次,惹她生气的原因跟以往的都不一样。
  但是今晚看到林见鹿“笨拙”的想要挑起话题的样子,突然就不气了。莫名的,看着林见鹿窝在那儿颓废的“表演”,她鬼使神差的说出那句话。
  林见鹿没让赫敏窘迫很久,抓住机会说道:“我以为水仙花的花语不适合你。”
  “噢,是它真正的花语,难道是那句祝你得到一段美好的恋情?”
  “呃……”窘迫的接力棒交到了林见鹿手里,幸亏她脸皮厚,干笑几声,说道:“你知道啦……哎,那天是我失约在先,一时又找不到什么东西赔罪。现在我想到一个很合适你的花。”
  “这次你又没有失约,没有错误,不需要送我花。”
  “惹格兰杰小姐不高兴本身就是错误。”
  “我没有不高兴。”
  “是的,所以我刚才误解你了,是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