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拉文德怎么办 > 第4章赫敏,我知道一个东西。
  金蛋的秘密,是林见鹿的第一次尝试自己到底能剧透到什么程度.
  她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直觉,如果她现在把未来发生的一些大事说出口,会有大恐怖的事情发生。
  但有些小事,她又觉得自己可以利用,尺度如何,就只能一点点尝试。
  按照原著小说里,哈利应该在圣诞节的时候,得到了塞德里克不怎么直白的提醒,但是因为面子,他不想去试,直到保护神奇动物课教授海格对他的鼓励,刺激了他,他才真的去尝试,并且知道了金蛋的秘密。
  也就是说,林见鹿现在剧透,但这个点,无关紧要。即便没有她的提醒,哈利也会找到办法,无非是早晚,而且不牵扯伏地魔。
  所以,当林见鹿跟赫敏说出金蛋的秘密时,内心一直紧张的等着一些不可知的危险,比如那些穿越小说里写到的世界规则会抹杀意外因素之类的。
  幸好,什么都没发生。
  试探了第一步,成功。
  得到赫敏的笔记对林见鹿如虎添翼。尤其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赫敏最近对她和善了不少,如果她可以忍耐赫敏异样的好像在看智障的眼光,就可以问赫敏不少问题,极大的增加了补课的效率。
  至少,在两个星期后,她可以勉强听得懂变形术课和魔咒课,但在对魔法的控制能力这件事情上,仍然很麻烦。
  在一次变形课上,林见鹿原本是要把茶杯变成老鼠,结果因为控制不好魔力,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一个茶杯变成长着老鼠嘴的巨大茶缸,像桌子那么大,让所有人都吓一跳。
  更别提魔药课了,她的零用钱基本上都用来买坩埚了。要不是后来帕瓦蒂偷偷帮忙,斯内普教授绝对会把她赶出去。
  好在林见鹿每天早早起床,挂着黑眼圈训练,并且在不断尝试中发现一个秘诀,变形术的魔咒,是最考验魔咒的控制的精细程度。
  而赫敏在变形术上确实有比哈利更出色的天赋,想想她五年级的时候做的d.a.金币就知道了。林见鹿循着这个借口,时不时的拿出一些问题问赫敏,一面是想拉近关系,一面也是确实可以得到很多经验。
  原著里在描述赫敏的时候用一个“万事通”外号就代表很多事情,虽然在黑魔法防御上赫敏似乎不如哈利有天赋,但是不代表赫敏的魔法水平低,她对魔法的很多见解和施展魔法的诀窍对于林见鹿来说都是很可贵的。
  林见鹿也很有分寸的每次只是问作业问题,夹杂一点客气的问好,也从不打听罗恩和哈利,看起来就是单纯的学术交流。
  就这样在一个月之后,赫敏和林见鹿的关系已经发展到了在图书馆写作业的时候可以坐在一张桌子上。
  赫敏虽然从未说过,但是对于林见鹿来说,有些事情不用打听她也知道。哈利已经解开了金蛋的秘密,但是苦恼于如何在水下活一个小时,赫敏因此减少了和她的做作业时间,而是用来和哈利、罗恩翻找典籍,寻找合适的魔咒。
  林见鹿倒是知道,但是她想把这个办法作为人情卖给赫敏,而且还要捏准时间。
  还有些不用打听也能知道的自然是花边八卦,帕瓦蒂虽然惊讶林见鹿居然和赫敏坐在一张桌子上学习,但也没惊讶太多。自圣诞节之后,自己这位好友突然就热爱学习,帕瓦蒂酸了几句之后也没多说,反而更爱跟她分享关于赫敏的八卦,比如不止一个人看到赫敏和克鲁姆约会。
  这个消息是一次晚餐的时候帕瓦蒂扒着她耳朵悄悄告诉她的。林见鹿抬眼看着坐在那边和罗恩窃窃私语的赫敏,忍不住酸了一句:“她倒是真有时间。”
  帕瓦蒂冷笑一声,“没想到魁地奇球员偏爱这一款,听说他们都已经……”帕瓦蒂伸出两个拇指,互相对着弯了弯,然后碰到一起,暗示两人已经亲过了。
  林见鹿这次是真有点酸,虽然这件事会发生她是知道的,但是在书里看到和亲耳听到是两种感觉。
  但她很快就劝好自己了,“算了,你又不喜欢她。”
  在林见鹿眼前的赫敏,是和书里并不一样的真赫敏,林见鹿发现自己以前对赫敏的认知偏差不少,她是严肃的,聪明的,也是固执的,也是很有主见的。
  平心而论,林见鹿并不觉得自己会很快喜欢这样的赫敏。
  爱情只会让人多烦恼,赚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在把这学期的零花钱花的差不多的时候,林见鹿不得不盘算该如何赚钱。
  拯救世界那是主角的事,原本就是边缘人物,林见鹿思考最多的不是如何活下去——因为她知道自己只要老老实实,结局最惨就是被狼人咬一口,掺和进去才是不知死活。
  她更多的时候是想着苟到解决伏地魔之后如何在这个多姿多彩的魔法世界过得开开心心。
  钱就必不可少。
  没有金手指,也没什么魔法发明,林见鹿之前的工作是调香师,倒是可以利用起来。可是她根本没有本金可用。如何赚到第一桶金,林见鹿想到的就是穿越老前辈们常用的发家致富办法——文抄公。
  如果不是穿越到哈利波特世界,林见鹿可能都会想抄《哈利波特》,谁不知道失业妇女靠一套书成身家过亿大富翁的故事呢。
  万幸现在时间线早,她还是有的抄,想来想去,她选了《暮光之城》。吸血鬼,魔法界也存在,而且也适用于麻瓜界。虽然麻瓜的钱和魔法界的金币之间的汇率让人心疼,但是林见鹿也想到了洗钱的办法。
  选《暮光之城》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首先它正式的出版时间在2005年,怎么算也不可能在1995年就开始动笔,其次它有四部,偏巧林见鹿都看过,当时还蛮喜欢的,看了好几遍,大多数剧情都记得,也意味着韭菜可以割四次。要知道在欧美的偶像小说远远不如林见鹿老家那么发达,当林见鹿已经看腻了白莲花套路的时候,外国人还在因为傻白甜的故事哭的死去活来,这片蓝海,林见鹿要以笔填了。
  从打定这个计划开始,林见鹿就每天抽出一点时间写小说。巫师太适合写小说了,一根只要她说话就可以自动写字的羽毛笔比打字机还要好用。
  时间临近2月24日,这是三强争霸赛的第二场比赛,整个学校都洋溢着期待的气氛。除了坐在林见鹿身后这三个。
  这节是魔咒课,学的是驱逐咒,因为东西在教室里飞来飞去容易造成不幸事故,弗立维教授给了每个学生一大堆软垫做练习用,这样,即使走偏了,也不会把人砸伤。这个想法倒不错,但执行起来并不顺利。纳威念咒时太没有准头了,他总是不小心把一些很重的东西弄得满屋乱飞——比如弗立维教授。
  林见鹿倒是学的很快,但是她本能的藏拙,多余的时间都用来控制施展魔咒的精确度以及——听身后哈利他们三人的窃窃私语。
  “暂时忘掉金蛋吧,行吗?”林见鹿听到哈利压低声音说,这时弗立维教授无奈地从他们身边飞过,落在一个大柜子上,“我要告诉你们斯内普和穆迪的事……”
  “哦,活点地图被敌人缴获了。”林见鹿不动声色的在内心吐槽,她记得这段剧情,哈利在活点地图(魔法道具,能展现城堡里每个人的位置)上看到克劳奇(魔法部官员),好奇的出去遇到魔药课教授斯内普,还被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穆迪抓到,内心有鬼的穆迪借走了活点地图。
  其实,看起来都是过家家的小事情,偏偏会死人,偏偏牵扯进去的救世主——林见鹿偷偷打量了眼哈利,瘦瘦小小的一只,还没开始发育,看着和赫敏差不多高,她撇了撇嘴。
  林见鹿收回目光,没看到赫敏像随意似的看了她一眼。
  不一会,在哈利断断续续的讲述下,这件事终于讲完了。林见鹿也为之松了一口气。她都忍不住想剧透了。
  “斯内普说穆迪教授也搜查了他的办公室?”罗恩小声说。他兴奋得两眼泛光,一挥魔杖,对一只软垫念了驱逐咒(软垫飞到空中,撞掉了帕瓦蒂的帽子)。“啊……穆迪在这里不光留意卡卡洛夫,还在监视斯内普,你说是吗?”
  听到罗恩兴奋而又压抑的声音,林见鹿又忍不住吐槽,“就你聪明,大傻子。”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邓布利多叫他去搜查的,但他肯定是这么做了。”哈利说,一边漫不经心地挥了挥魔杖,他的软垫怪模怪样地贴着桌子滑下去了,“穆迪说邓布利多之所以让斯内普留在这里,是为了给他第二次机会……”
  “什么?”罗恩说,眼睛睁得大大的。他的第二个软垫旋转着飞到高空,把枝形吊灯撞得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落在弗立维的讲台上。“哈利……也许穆迪认为是斯内普把你的名字投进火焰杯的!”
  “哦,罗恩,”赫敏怀疑地摇了摇头,说道,“上次我们以为斯内普想害死哈利,结果没想到他却是在救哈利,你还记得吗?”
  她给一个软垫念了驱逐咒,软垫从教室上空飞过,落在他们应该瞄准的箱子里。
  林见鹿注意到了,内心暗赞,“不愧是你。”
  “我可不在乎穆迪说什么,”赫敏继续说道,“邓布利多并不傻。拿海格和卢平教授来说吧,许多人都不肯给他们工作,尽管斯内普有点儿——”
  “——坏。”罗恩迅速接口,“那么,赫敏,那些专抓黑巫师的猎手为什么要搜查他的办公室呢?”
  “克劳奇先生为什么要装病呢?”赫敏不理罗恩,自顾自地说,“他不能来参加圣诞舞会,却能在半夜三更随心所欲地溜到这里来,这真有些蹊跷,不是吗?”
  “真敏锐。”林见鹿听到这是真的敬佩赫敏,她可是不知道原著的,还是敏锐的抓住了蹊跷,要知道林见鹿作为读者第一遍看这个故事的时候,也没有完全抓住这个铺垫。
  更何况一个身在局中的人。
  林见鹿想,大概就是因为在这次事件的机敏表现,邓布利多才开始真的考虑让赫敏加入拯救世界的队伍,帮助哈利对付伏地魔。
  否则,是靠哈利和罗恩的话,伏地魔早就一统世界的。
  不信,听,罗恩还在说一些傻话。
  “你就是因为那个小精灵闪闪才不喜欢克劳奇的。”罗恩说,一边给软垫念了个咒,软垫朝窗户飞去。
  “你就是总以为斯内普想干坏事。”赫敏说,也给软垫念了个咒,她的软垫干净利落地飞进了箱子。
  “我只想知道,如果这是斯内普的第二次机会的话,那么他原先究竟做了什么。”哈利板着脸说。
  听到这,林见鹿已经没什么好听的了,她挥舞着魔杖,操控着一个软垫,稳稳的落在赫敏的软垫上面,在心里也给自己点了个赞,魔咒操控的越来越熟练了。
  魔咒课结束代表一上午的课都结束了。林见鹿甩掉帕瓦蒂,在去礼堂的路上拦住了赫敏。
  “赫敏,我有话对你说。”
  赫敏惊讶的扬了扬右边的眉毛,低声和哈利交代了一句,“你们先去吧,我一会儿过去找你。”
  哈利疑惑的看着林见鹿,但也没说什么,拉着罗恩走了。
  林见鹿拉着赫敏靠向窗边,防止挡住过往的学生,没等赫敏开口,就开门见山的说,“我听说你们在为哈利烦恼如何完成第二个任务。”
  赫敏没问她是怎么知道的,直接承认,“是的,我们有一些计划,但是并不成熟,你有什么办法吗?”
  “我前几天在一本书上看到一种植物,叫鳃囊草,你可以去查查。”林见鹿说完越过赫敏的肩头,看到帕瓦蒂从拐角处走了过来,她急匆匆的结束了话题,“就当感谢你最近对我的帮助,帕瓦蒂来找我了,我先走了。”
  林见鹿越过赫敏,向帕瓦蒂走去。赫敏转身看着林见鹿的背影,若有所思。
  之后的几天,林见鹿再也没和赫敏谈论关于鳃囊草的事情,两人好像都忘掉了那场短暂的谈话。
  在补上前面的课程之后,林见鹿也没什么问题再需要请教赫敏,而赫敏每天神神秘秘的忙着,甚至还有一次上课差点迟到。
  就连回到宿舍也很难见面,每次不是赫敏没回来林见鹿就先休息了,就是林见鹿先休息了赫敏却还没回来。
  林见鹿一点都不好奇赫敏到底在干啥,她知道即便是赫敏他们自己搞不到鳃囊草,多比也会给哈利偷到。
  最庆幸的是她再次提前剧透也没有引发任何变故。既如此,她想要再大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