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和书记官表白以后 > 第18章交往第十五天
  36.
  惊枝听到艾尔海森的请求是真的惊讶了,她试探着开口:“怎么突然说这个?”
  “你不想吗?”艾尔海森抓住她的手,“没有为什么,只是觉得两个人住在一起我可以更方便的照顾你。”
  “……不用了吧,再说你和卡维现在住在一起,我搬过去像什么话?”惊枝推辞,总觉得他没安好心。
  艾尔海森露出一个笑,“如果你是担心这个的话那大可不必,我在须弥城还有一套房产。”
  ……我就说这人没安好心!惊枝瞪大眼睛,笃定到,这人肯定早就在计划了。
  “搬过来一起住,好吗?”艾尔海森挨着她,两人贴的很近,他的问话轻柔无比,还带着询问的意思,但惊枝感觉自己要是不答应可能会被他吞之入腹。
  惊枝有些别扭,“那就先去看看房子。”
  -
  这套房产并不在教令院附近,要稍远一点,但离惊枝的花店很近,艾尔海森拿来钥匙打开门,这栋房子空的吓人,开门惊起的灰尘让惊枝呛了个彻底。
  ……
  “这也不能立马搬进来住啊。”惊枝挥挥手,想将眼前灰尘挥走。
  艾尔海森托着下巴沉思,“不必担心,可以在冒险家协会挂委托。”
  他也不嫌灰尘太厚,在屋里走了一转,“不出意外,这间房子会成为我们以后的住所,你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布置。”
  他说的隐晦,但惊枝却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没忍住白他一眼,这人真是什么话都说。
  “这里可以放一个秋千,你休息的时候可以坐在这里看看风景。”艾尔海森指着空旷的平台,“当然,我只是提意见,一切喜好以你为准。”
  艾尔海森带着惊枝在房子里逛了一圈,惊枝选了二楼最中间的房间做卧室,这个房间很大,自带天窗和阳台,采风很好。
  等跟着艾尔海森在冒险家协会挂上委托后惊枝后知后觉,总感觉好像跳过了一个步骤。
  她扶了扶额,扯扯艾尔海森的披风,抬眼认真诚恳的看着他发问:“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怎么了?”艾尔海森满脸无辜,但惊枝早就看透了这人,她皱着眉,“你难道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想吃什么?”他只是这么问,然后看着惊枝要冒火的眼睛轻笑一声,“放心,该有的步骤都少不了你的。”
  随后任惊枝怎么问他都不开口了。只是推辞到时候就知道了。
  -
  没想到接委托的人居然是旅行者,派蒙倒是很开心,空做委托的时候会把她交给惊枝照看,这时候她能趁机吃好多糕点。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旅行者,很快就将房子上上下下都打扫的一干二净,惊枝结清佣金,又去屋子里走了一转,焕然一新的窗柩在日光下散着温润的光泽,有树枝从外面探进来,为房间增添了一抹新绿。
  但这里实在是太空了,惊枝现在住的房子是租的,东西不是很多,感觉根本填不满这个房间,她正苦恼的时候,卡维找上门来。
  “艾尔海森那家伙就是猜准了我说不出拒绝的话!”卡维吵嚷着,脸上带着对艾尔海森的不满,对着惊枝的时候又带着笑,“你要装修房子直接找我呀,当初说好的。”
  “可以,但是价格要按市面上的算,不然你也太吃亏了。”惊枝将当初的见面礼找出来,翻看着设计图。
  卡维就坐在她对面喝茶,“都是朋友说这些做什么,你也太小瞧我了,我怎么可能吃亏。”
  “呵,是吗?”艾尔海森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站在卡维身后发出嗤笑,“到底是谁吃亏可不好说,你觉得呢,卡维?”
  “哈,你懂什么?我这是为了艺术做出有必要的牺牲。”
  艾尔海森对他说的话嗤之以鼻,耸肩摊手,表示不在意,眼看他们又要吵起来了,惊枝连忙叫停,拉着艾尔海森选看设计图,“我喜欢这个风格的,你觉得怎么样?”
  “你喜欢就好。”艾尔海森低头看一眼,“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卡维在设计上的天赋确实无人能敌,至少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能超过他。”
  卡维觉得艾尔海森这幅对惊枝千依百顺的样子碍眼得很,他嘀嘀咕咕说着这家伙懂什么设计,一边摆出傲娇脸,“算你会说话,就当你在夸我了。”
  “实话实说而已。”
  37.
  惊枝只是选了喜欢的风格,剩下的全被艾尔海森揽去,他俨然成了一个会让卡维头秃的甲方,各种要求千奇百怪,卡维的策划案只要有一点让他不满意就会被打回去,让卡维梦回和艾尔海森合作做研究的噩梦时刻。
  “你不要太苛刻了。”又一次两人一起散步,惊枝拍着艾尔海森的手臂,“我前几日见到卡维,他的黑眼圈都超级明显超级夸张了。”
  “我给他免了三个月的房租。”艾尔海森想了很久才说出这句话,“他觉得受之有愧,所以力求做到完美,你知道的,天才都是疯狂的,我没法改变他的想法。”
  “而且我只觉得开始两个方案有瑕疵,后面都是他自己要求改的。”
  “希望他不会重新修一座卡萨扎莱宫。”
  我不懂但我大受震撼,惊枝摇摇头。虽然但是,她还是觉得卡维好惨。
  只有卡维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
  最近房子装修进度火热,卡维时不时就会来找惊枝询问她的意见。
  卡维算是看明白了,艾尔海森满不满意不重要,只要惊枝满意,那就不用说了。
  惊枝的审美不错,虽然她不懂建筑但有些时候卡维拿让他觉得苦恼的问题来问她,她都能从另一个切口入手找到解决方法,这让卡维有种找到知音的感觉,两人相谈甚欢,以至于惊枝再次空闲下来才发觉艾尔海森好像有段时间没来找自己了。
  奇怪,而且去教令院找他也见不到人。
  惊枝沉思,不会又在瞒着自己搞什么事情吧?
  她抱着这样的念头又去艾尔海森常去的几个地点找人都一无所获,这下彻底将她的好奇心给激起来了。
  惊枝想了想,干脆将店铺交给代理店长,自己去了化城郭,她本来是想找提纳里问问他知不知道艾尔海森最近的踪迹,但没想到柯莱却告诉她提纳里也不在化城郭,没有告诉他们他去了哪里,只是说很快就能回来。
  奇怪,太奇怪了,他们约好了?赛诺这时候应该又去沙漠了,那该去找谁?
  -
  谁知道揭晓谜底的时刻来的如此快。
  这日傍晚,惊枝被妮露拉出来逛街,宝商街变得异常繁华,惊枝有些诧异,转头去问妮露,却只见对方对她摇摇头然后推她一把,然后溜进人群不见了踪影。
  璃月制的绸伞被挂在高处,灯火印在上面,绘出绚烂的画。
  有焰火升到中空,绽开变成花的模样,街上的商贩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以为是教令院在庆贺小吉祥草王重揽大权,他们的脸上挂着欢欣的笑,小孩在吵吵闹闹,到处都是烟火气。
  惊枝嘴角也勾起笑。被人流裹挟着往前走。
  没几步路,她就撞上了个小孩子。
  “姐姐,这个给你。”那小孩儿递给她一支塞西莉亚花,上面绑着一封信笺,“这是一个哥哥让我带给你的。”
  “谢谢。”惊枝接过来向小孩儿道谢,那小孩蹦蹦跳跳的跑没影了。
  ——烟火,喜欢吗?
  惊枝心脏砰砰跳,心底有个声音在吵着想要快点见到那个人,快点,再快点。
  艾尔海森将对心上人的喜欢藏在这场盛大的烟火里,他在用他的方式,在须弥人面前隐晦的对惊枝示爱。
  世间喧嚣热闹,而他们在光影交错处相爱。
  二十一朵塞西莉亚花,二十一封信笺,被不同的人送来,有小孩有少年少女,他们将信送到惊枝手里,离开前都会对着惊枝送上祝福。
  最后惊枝被指引着走到了本该还在装修的新房子,她像是意识到什么,快步走进院里,看到了身着璃月制婚服的艾尔海森,他站在花海里,和她遥遥相望。
  惊枝站在小院入口处,晚风吹起她的裙摆,星光为她加冕。
  艾尔海森大步走上前,拉着惊枝到了小院中心,这里栽种着用草元素催生出来的金蔷薇,这些金蔷薇在夜晚也泛着幽幽的光,映在惊枝眼底,好像藏了一片水光。
  艾尔海森低头看她,有些无奈,伸手帮她将眼泪抹去。
  “怎么哭了?”
  等惊枝眼泪止住一些,艾尔海森拿出一个盒子,他将其展开,“听说璃月人求婚的时候都会送戒指,意为将人圈住,生生世世永不离,我以前从来不信这些,但现在觉得偶尔信一下也不错。”
  他清清嗓子,故作矜持地询问:“惊枝小姐,请问你愿意将你余生的位置都交给我吗?“
  “当然愿意,艾尔海森先生。”惊枝咬咬下唇,眼泪又要落下来了,声音都带了些哽咽。
  艾尔海森将戒指给她戴上,然后让惊枝拿起另一枚给他也戴上,等两人都将戒指戴好,冥冥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将他们此后的命运完全连接在了一起。
  他们的亲朋好友藏在暗处,看着这场精心准备的告白。
  等惊枝接过艾尔海森手中的捧花后,院里的灯全部亮了起来,众人一一走上前为惊枝献上鲜花和礼物。
  画着惊枝和艾尔海森二人画像的绘马,写有他二人名字的霄灯,照他们样子刻成的木偶……林林总总,全都是真挚的祝福。
  只有胡桃的礼物依旧别具一格,是一份双人合葬套餐宣传单,不得不说确实很有她的风格。
  钟离送了一对情人锁,他没说这锁的来历,只是将锁一分为二送到两人手中。
  惊枝的父亲也来了,他惆怅的看着自己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只是叹息一声,将惊枝的手牵起放到艾尔海森手中。
  “你们俩好好过日子吧,别像我和你母亲……”这位中年男人长叹一声,看着高大的青年满怀爱意的将自己的女儿拥入怀里,他稍微放下了心。
  最后出现的是小吉祥草王,她也为两人献上了祝福。
  神明言出法随。
  至少今生,两人永不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