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和书记官表白以后 > 第17章交往第十四天
  34.
  回到教令院担任代理贤者后,艾尔海森忙的脚不沾地,为了节省时间,他直接在教令院办公室吃工作餐,但饶是他这样不注重口腹之欲的人吃久了也会觉得难以下咽。
  “不如我给你送便当吧。”惊枝听了他的话,将手上沾的水擦干,“花店这段时间并不忙,我有很多时间给你准备午餐哦。”
  惊枝对他眨眨眼,“你早就不想吃工作餐了吧?”
  “你说得对。”
  艾尔海森定定的看了她许久才憋出这么一句来,但心里不可避免的升起一点期待,记忆好像又飘回了很久很远的以前,那时候祖母还没有离世,自己外出学习或是做其他事的时候,她就会将便当准备好。
  看着转身过去收拾东西的惊枝,艾尔海森轻笑一声。
  家人么……
  再等等,再等等。
  -
  第二日
  艾尔海森桌上又堆了一摞高的文件,他有些疲惫地揉揉额头,认命的拿起来看,等他将文件签完又被叫去开会,商量六贤者的选举人员,诸位理事人吵得不可开交,谁都想举荐自己看好的人当贤者,谁也说服不了谁。
  艾尔海森在心底叹气,不合时宜的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读书并不会让人变聪明。
  教令院这些家伙素日里以学者自称,但一到牵扯到自身利益的时候就会争的面红耳赤,半点斯文人的样子也不见了。
  麻烦。
  -
  惊枝将做好的便当装进口袋里,又将餐后水果也装进盒子里,收拾妥当后就出了门前往教令院。
  她和艾尔海森约定的地点是他当书记官时的办公室,就算成了代理贤者,他依旧用的这个办公室。
  等了好一会儿不见艾尔海森,有个穿着知论派学院服的学生敲响了门,他见到惊枝时眼前一亮,然后才想起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惊枝小姐,代理贤者还在开会,他说如果您等不住可以将便当放在办公室就好了。”
  “没关系。”惊枝对他笑笑,“谢谢你带话了。”
  “不用客气。”
  惊枝在艾尔海森的办公椅上坐了一会儿,又起来转了转,没想到人还没回来,她干脆去他的书架上拿来一本书看。
  她一列列找过去,指尖划过排列有序的书本,然后落在一本小语种翻译书上面,她将书拿出来,却带落了一本小册子。
  惊枝将它捡起来,发现是自己以前会随手记录事情的鲜花种植手册,她再翻开看却发现上面多了些不属于自己的字迹,是艾尔海森的,他挨着惊枝写的碎碎念写了批注。
  【哇啊啊可恶可恶,为什么会有骗骗花长得和甜甜花一模一样???讨厌死了!】
  ——骗骗花的色泽较暗,不比真实的植物有光泽,下次注意。
  ——会说出这样的话的惊枝小姐比平时要可爱许多。(这句被划去了)
  【哈哈哈大仇得报,行秋不愧是古华派弟子,表示感谢的话送什么给他好呢?】
  ——投其所好吧。
  【规矩真多,我一点也不需要很多人跟着一起出门啊喂!下次一定要找机会甩掉他们。】
  ——当一个人的根基强大起来以后就可以自己制定规则了。
  【钟离先生为什么每次都要将账单寄往生堂去?我真的不想问可爱的美少女要钱啊!胡堂主不会讨厌我了吧?】
  ——钟离先生?
  ——可爱的美少女?惊枝也……(这句也被划去了)
  惊枝翻看着小册子,上面的字迹有些交织在一起,就好像两个人隔着时空的洪流最后对上了话。
  如果自己没有发现小册子,就不会发现书记官先生原来也会在私底下悄悄夸人。
  惊枝好笑,决定将小册子拿回去,下次艾尔海森不同意她吃加倍糖糕点的时候就拿出来威胁他,这么想着她又往后面翻了几页,一张《交往对象观察研究表》悄然映入眼帘。
  35.
  《交往对象观察研究表》
  姓名:惊枝
  年龄:19(这个数字被划掉写上了21)
  性别:女
  身高:目测165cm(实际上要矮2cm)
  研究方向:探寻预知梦存在的可能性,惊枝是否会成为结婚对象(?)
  惊枝看到这里就满头问号了,研究是这么研究的吗?这个研究有什么可行性吗?
  不过,预知梦,这是什么?
  惊枝有预感,这将是会让她大吃一惊的存在。
  她摸摸疯狂跳动的心脏,将那阵心悸压下去,深呼吸几下才继续看下去。
  研究过程:
  1.向研究对象提出交往
  自身心跳过快,腺上激素飙升,疑似兴奋过度(为什么?我喜欢她?一见钟情?简直不可思议)
  2.向研究对象提出牵手
  自身心跳过快,思绪有一瞬间的空白(她的手很小,奇怪,为什么一碰到她我的计划就变得毫无章法。)
  3.向研究对象提出拥抱
  并未出现心跳过快的现象,自身出现的心疼的情绪(也许是因为当时她正处于伤心的时候)
  4.向研究对象提出亲吻
  亲吻可能具备了嗅取荷尔蒙的原始生物意义,对于感情的增进绝对会是一大步。(暂未实施,总觉得感情不深时向她提出接吻请求会被她厌恶)
  5.和研究对象有必要的身体接触
  牵手拥抱和稍微亲密的身体接触,她好像并不反感。
  ……
  说是关于研究对象的报告,其实更像是艾尔海森自己的心里路程,只言片语就将他的汹涌的感情剖开展现在惊枝眼前,烫的她心慌慌。
  研究对象爱好:加倍糖的糕点(不予以评价,但加倍糖会对身体造成不好的影响)、赏花泡茶。
  确实又是观察报表,将惊枝的喜好摸得一清二楚。
  惊枝看的眼睛有些酸,她轻轻揉了一下继续往下看。
  研究结论:我在研究过程中对研究对象产生了预料之外的情感,这和一开始的计划是不相符的,但也确实证实了预知梦存在的可能性(至少现在的我拒绝不了预知梦里展现的我和研究对象成婚的可能性)
  书写者:艾尔海森
  -
  惊枝呼出一口浊气,该怎么说呢,不愧是艾尔海森,理智的分析不理智的情感,很奇怪又完全符合他的性格。
  “在看什么?”不知道艾尔海森什么时候来的,他突然出声,吓了惊枝一跳。
  “当然是在看你的黑历史了。”惊枝理直气壮,艾尔海森上前两步,也看到了她手里拿着的观察研究表。
  他点点头,“你想看当然没问题。”
  “这份你两年前就写了?”惊枝晃了晃,挑眉看向他,然后话锋一转,“还有,预知梦是怎么回事?”
  艾尔海森拉着她坐下,将餐具和水果糕点都摆出来,自己走到另一边坐下,给惊枝盛了一碗汤。
  “就是你看的那样,客观来讲,虽然第一次见面确实对你有好感,但我不是会为了一点好感就将下半辈子交出去的人。”
  “我做了个梦,你知道的,大贤者没倒台之前,须弥人都是不会做梦的,而我却在见到你之后梦见我们两成婚了。”
  “这让我有了点兴趣,然后就是你知道的事了。”
  总觉得有些吃亏呢,惊枝这样想着,然后也问了出来,“你就没有想过我根本不喜欢你这个可能吗?”
  “没想过,如果最后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我只好在研究完成之后分手了。”艾尔海森说的轻巧,但他的表情却不好看,惊枝连忙安慰。
  “还好没有走到那一步,吃饭吧。”
  之后艾尔海森依旧很忙,惊枝每天都会将便当做好拿过去两人一起用餐,直到有一天用完餐后,艾尔海森收拾这桌上的东西,一边收拾一边盯着惊枝看了好一会儿。
  “怎么了?”惊枝摸摸脸,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沾到什么了。
  “我觉得不好。”艾尔海森皱着眉,他看到惊枝纤细白嫩的手指多了很多细小的口子。
  他想了很久,等将桌上的残羹收拾完,洗干净手后走到小沙发前蹲下,和惊枝对上视线,“惊枝,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为什么?”
  惊枝被他突如其来的话给惊到,表情管理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