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和书记官表白以后 > 第14章交往第十一天
  29.
  惊枝再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正睡在床上,柔软的被褥拥着她,阳光透过窗落在眼睫上,有些晃眼。
  扣扣扣——
  好像是敲门声,惊枝在卧室里听不真切,她爬起来打开卧室的门,确实又听见了敲门声。
  她连忙赶过去开门,艾尔海森就站在门外,还维持着敲门的动作。
  “你怎么来啦?”惊枝有些惊讶,连忙请他进来,她突然想起自己桌上还摆着账本,稿纸也满到处都是,她连忙跑过去将桌子稍微收拾了一下。
  艾尔海森将给她带的早餐放在桌上。
  “梦境的影响有些大,我来看看你,你觉得怎么样?”
  “还行?”惊枝打了个哈欠,“感觉好像睡了很久,昏昏沉沉的,有些不舒服。”
  “先吃饭吧。”艾尔海森点头表示知道了。
  惊枝拍拍脸,发现自己还没洗漱,只好让艾尔海森坐一会儿,自己回房间收拾打扮。
  艾尔海森也没用早饭,他从食盒里拿出两份餐具,坐下来和惊枝一起。
  “花神诞祭虽然过去了,但事情还没结束,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可能会很忙。”艾尔海森在说话的间隙给惊枝递了一碗汤,“等忙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教令院到底在策划什么?”惊枝将汤喝完,拿起手帕擦嘴,没忍住吐槽,“总不能是在背后造神吧?”
  艾尔海森眉心微动,看着她无知无觉的样子,思忖着开口:“何出此言?”
  “嗯?”惊枝点头。
  “你之前告诉我,大贤者阿扎尔很反对花神诞祭,由此可见他对小吉祥草王很不满,再加上在花神诞祭这日让须弥城的所有人陷入轮回。虚空终端的存在又让人堕于思考,依赖虚空。”
  “那教令院只要在这上面做文章给人洗脑让他们拥护新神也是有可能的吧?”
  “不过如果是新神的话,大贤者不会想自己当吧??”说到这惊枝都觉得离谱了,“算了,也只是猜测,但他们想洗脑肯定是真的。“
  “好。”艾尔海森没对她离谱的猜测做出过多的反应,而是尊重她的想法等她说完后才表示自己知道了,“或许你可以回璃月一段时间,等一切结束了再回来。”
  “你在说什么啊?”惊枝表情不太好看,她嘟嘟囔囔,“我在这里又不会给你拖后腿。”
  艾尔海森无奈,但也只有慢慢和她解释:“我没这么想过,我只是害怕。”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惊枝见他还要说什么,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好了不要再说了,我明白你的顾虑,但我不可能就这么离开的。”
  “再说了,要担心也是该我担心你才对,我就待在城里能有什么危险?“
  两人谈的不太对头,艾尔海森走的时候表情还有些僵硬,这边惊枝也捂着额头觉得艾尔海森不可理喻。
  怎么想都是他危险系数更大吧?这人或许还要前往沙漠,谁知道会遇见什么?
  -
  “惊枝小姐,早上好。”代理店长面带笑意和惊枝打招呼,“您看上去有些疲惫,要来杯热茶吗?”
  “早上好——”惊枝将手提包放在柜台上,用手指点点桌面,“来一杯,谢谢。”
  “店长小姐是有什么烦心事吗?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说说吗?”代理店长将热茶放到惊枝手边,这会儿没多少人,她干脆在惊枝对面坐下。
  惊枝吹吹滚烫的茶水,却没喝,她放下杯子撑着脸,“只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
  代理店长轻笑一声,她比惊枝年长很多岁,完全将惊枝当成孩子看,“不妨说说看,是什么困扰着您?”
  惊枝将事情隐去重要的部分,只给代理店长转述了两人的矛盾。
  “他有什么可害怕的呢,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会去,总不可能有人偷袭入城吧。”惊枝像个小孩子一样和代理店长抱怨,“倒是他总在做危险的事情,我还想让他不要出门呢。”
  代理店长沉吟片刻,才开口道:“爱离别,怨憎会,求不得。您二位正是恩爱,不会两相厌烦,互相担忧才是常态,您可以找个机会和他谈谈。”
  “说服他您拥有自保的能力。”
  30.
  艾尔海森今日处理公务的速度慢了许多,当然只是他自己这么认为。
  他翻看着申请表,还在想早上的事情。
  其实他一直都在思考要不要将惊枝送到璃月,等一切尘埃落定后才将他接回来。
  他从前从来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也会尊重别人的选择,但如果那个人是惊枝的话——
  总觉得不安心。
  算了,还是去解释一下吧。
  想来惊枝小姐作为一个成年的,拥有独立思想的人,也是不会满意他的安排的吧,真是甜蜜的烦恼。
  -
  惊枝正好和前来寻她的艾尔海森碰上了,两人碰面后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并肩走着。
  “我……”x2
  两人对视一眼,惊枝咬咬下唇,“你先说吧。”
  “我想说抱歉,没有顾及你的意愿就想将你送走,我的过错。”
  “嗯……”惊枝抬眼看他,“我也有错。”
  “我知道在你们眼里我就是个毫无自保能力的普通人,在现在前路未明的情况下你的做法没有错,但是我也担心你的,所以,不要再提送我回璃月了。”
  惊枝扣住艾尔海森的手,轻轻晃了晃,“好不好?”
  “嗯。”
  两人算是和好如初。
  但艾尔海森还是有些担忧,他退而求其次和惊枝商量。
  “你可以去化城郭待一段时间,那处比较偏僻,须弥城发生的事不会危及到那里。”艾尔海森捏着惊枝的手,“我会给提纳里写一封信,拜托他照顾你一段时间。”
  “你看可以吗?”
  惊枝还是有些犹豫,艾尔海森换了个话题,“提纳里也想拜托你教导一下他的学生。”
  “我?”惊枝诧异,“我能教什么?”
  “那个女孩子名为柯莱,是赛诺从蒙德带回来的,她是魔鳞患者,说是教导,其实也是想让你帮忙照顾一下。”艾尔海森注视着惊枝漂亮的眼睛,那里面有着他的小小的缩影,“毕竟提纳里或许也会参与到接下来的行动中。”
  艾尔海森体贴的给惊枝留了一些时间让他思考,得到的答案也是肯定的。
  “那我就去化城郭待一段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