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和书记官表白以后 > 第12章交往第九天
  24.
  临近花神诞祭,大巴扎附近的节日氛围更浓厚,惊枝牵着艾尔海森的手,悠闲地走着。
  “唔,要是每天都能这样悠闲就好了。”惊枝发出感慨,“现在还是太忙了,我们见面的时间都少了很多。”
  “等……”艾尔海森想说什么,但开口又将话咽了回去,只是捏捏她比自己小一半的手,“算了,应该很快了。”
  惊枝不知道他的很快是什么意思,便不再去想,只是拉着他逛街。
  “这个好看。”
  精巧的手链躺在惊枝的手心里,小串的金叶子簇拥着挂在一起,黑色的水晶石泛着不通透的光,母珠处是一颗镂空的小球,玻璃制成的小小的枝叶和书本状的饰品坠在下面。
  惊枝拿着手链往艾尔海森手上套,对方将手往回缩。
  “这个很适合你,真的。”
  “太累赘了,不方便行动。”
  “哪里累赘了!”惊枝跺脚,先一步付了摩拉,“我给你买的东西你居然不收,气死我了。”
  “没有说不收,只是不准备戴而已。”艾尔海森无奈,牵起她的手,“你送的礼物哪件我没有好好收着?”
  那倒也是。
  惊枝去过艾尔海森现在住的房子,有面墙本来是放着书柜,现在被腾空拿来放惊枝送给他的礼物了。
  “但是这个好看,我想帮你戴上嘛,你这几日又没什么工作。”惊枝和他对视,眼睛眨也不眨,好像在比谁先败下阵来。
  艾尔海森先一步败阵,上前半步揉揉她的头,伸出手,“那就戴上吧。”
  确实是好看的,艾尔海森的皮肤很白,或许是经常待在室内的缘故,虽然他的肱二头肌强健的能打死三头驼兽,一点都看不出他是在教令院就职的文弱的学术分子。
  想到这里,惊枝踮起脚戳了戳他的手臂,有点硬,在艾尔海森看过来之前她嗖的一下缩回手,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逛街。
  艾尔海森哼笑一声,又牵起她的手,“人多,别走丢了。”
  “妮露——”两人才走到祖拜尔剧场,就看到妮露在指挥人布置舞台,旁边站着呼玛伊家的大小姐迪娜泽黛。
  “迪娜泽黛也在呀。”惊枝走近,和两个女孩子打招呼,“最近还好吗,你的气色看起来不错。”
  迪娜泽黛之前带着她家的保镖来店里买过花,两人也算熟识了。
  这次的花神诞祭是她筹钱举办的,虽然惊枝也提供了一点赞助,但比起对方,也只是九牛一毛。
  “最近好受些了,花神诞祭这么重要的日子我不可能待在家里的。”迪娜泽黛笑得轻柔,“小吉祥草王大人的诞辰,我不能错过。”
  “有我看着,小姐不会出事的。”爽朗的女声传来,有着炽鬃之狮之称的迪希雅也走了过来,将手里的大衣给迪娜泽黛披上,“小姐身体不好,还是要多注意别受风了。”
  都是女孩子,艾尔海森也不好凑过去,他寻了个位子坐下,低头看书,偶尔抬头看一眼,就能看见惊枝掩唇轻笑,他勾勾唇,心情微妙的变得更好了些。
  -
  花神诞祭这日,惊枝换了身桃红色的长裙,戴上了艾尔海森送给她的桃花簪。
  她先去店里和代理店长打了声招呼,让店里的帮佣轮流看店,其他人可以去庆典上瞧一瞧。
  艾尔海森等在门外,动作间腕上的手链就会发出簌簌的声响。
  见到惊枝出门,他向她摊开手,“今天的时间,都是你的。”
  “你工作做完啦?”惊枝颇有些不解风情地问,然后看着艾尔海森臭臭的脸轻笑一声,“走吧走吧。”
  -
  “惊枝!”是卡维的声音,他和提纳里站在糕点铺子旁边,“好巧啊。”
  “好久不见啦。”惊枝和艾尔海森走近,“怎么没见赛诺先生?”
  “他去了沙漠还没回来,我们只是凑巧这会儿有时间,正好过来看看。”提纳里解释。
  “可惜看不到妮露的花神之舞了。”卡维真心实意的遗憾,他靠着提纳里没个正型,“唉——工作工作——”
  “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可要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空闲时间。”提纳里推着卡维让他站直,对他们点点头,“那就回头有空再聚了。”
  “教令院最近是有什么大动作吗?”惊枝眉头轻蹙,“不然你们为什么都这么忙?”
  “我也不太清楚。”艾尔海森不想她陷入阴谋之中,只是含糊着回答,惊枝盯着他看了看,但看不出什么来,只好将手又搭回他的臂弯处,“哼,不想说就不说。“
  -
  两人又在买糖的地方见到了旅行者和派蒙。
  “这个,和这个。”派蒙超大声的指挥着空选她想要的盒子,摊主也笑,然后打开了盒子将糖取出来递给她。
  “啊呸呸呸,是香辛果口味的。”派蒙感觉受到了欺骗,一转头看见空含着糖一脸无辜的看着她,她一下就愤怒了,“旅行者!太可恶了!我不管我不管,没有一顿大餐是哄不好我的!”
  “派蒙,空,好巧。”
  “惊枝!空他欺负我呜呜呜……”派蒙一见到他们就飞过来控诉,空满脸无奈,“派蒙,你讲点道理,是你自己选的。”
  “小姑娘,要看看吗,花神诞祭限定糖果盲盒哦。”
  惊枝和艾尔海森都选到了日落果口味的糖,她眯着眼看向派蒙,“看来只有小派蒙运气不好呢。”
  “哇啊啊啊你们太欺负人了!!!大坏蛋!”派蒙气得跺脚,哭唧唧的被空拉走了。
  惊枝脸上挂着笑,看着空带着派蒙走远,转头和艾尔海森说话:“挺可爱的。”
  她刚吃过糖,说话间都带着蜜的香味,艾尔海森压根没听到她说了什么,只是垂眸看着她饱满漂亮的唇,开开合合,他不受控制的低头,然后被惊枝捧住了脸。
  是的,捧住。
  然后将两边的软肉往中间一挤,他就变成了金鱼嘴。
  艾尔海森早从迷蒙的情绪里脱身,他站着任由惊枝动作,但是随着她的动作越来越大不敬,他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危险。
  “别这么看我。”惊枝捧着他的脸让他的头转向另一边,“我问你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艾尔海森挣脱开,低头看她,那眼神里的意思明显。
  ‘不是一直在吃吗?’
  惊枝恼羞成怒,拍着他的手臂,“我只是不想走了。”
  艾尔海森耸肩,“好吧,随你。”
  话是这么说的,他还是蹲下去准备背着惊枝走。
  25.
  时间很快溜走,到了花神之舞表演的时候。
  惊枝和艾尔海森紧赶慢赶前往大巴扎,她还以为赶不上开场了,没想到到了祖拜尔剧场的时候,大家三五个围在一起,偶尔还对着中心处指指点点。
  “这是怎么了?”惊枝诧异,她踮起脚往里看,艾尔海森将她按下去,“我看到大贤者阿扎尔了。”
  “他也来参加祭典?”
  “很大概率不是的,他很反对花神诞祭。”艾尔海森声线平稳,但惊枝却从中听出了嘲讽。
  果然,不一会儿大贤者带着人离开了这里,妮露遗憾的表示无法演出了。
  人群散去,惊枝靠近一点,听到妮露和迪希亚都在安慰迪娜泽黛。
  “没关系,这也是无法预料到的事情,我……还好。”迪娜泽黛看着她们担忧的表情还反过来安慰她们,“虽然有些遗憾,但我们可以一起去逛街,度过快乐的一天。”
  惊枝也有些遗憾,妮露为了今日的演出排练了许久,除此之外,她也想看看花神之舞。
  “回去吧。”艾尔海森摸摸她的头,“总有机会看到的。”
  “真的不是教令院的阴谋吗?就是这种在人们最高兴的时候放出打击性的消息,然后进一步精神掌控什么的。”惊枝天马行空的想着,还和艾尔海森分享了自己的想法。
  艾尔海森弹了一下她簪子上坠着的铃铛:“少看点话本吧。”
  “唉,你一点都不懂话本的美好。”惊枝摇头晃脑,铃铛也跟着一起响。
  艾尔海森将她送回家,有些郑重的叮嘱她:“可能会有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遇到不对劲的事情立马来找我。”
  惊枝听见他的话心里惴惴,有些不安,连连点头答应:“好。”
  -
  今日是花神诞祭,惊枝选了一条桃红色的裙子,去拿桃花簪的时候她觉得有些古怪,好像自己做过同样的事,她摇摇头,正要将这种感觉归结为自己这段时间太累出现了幻觉。
  不,不对。
  今天是花神诞祭的第二天了才对啊!
  她对着镜子点点头,这才对嘛,自己真是睡糊涂了。
  惊枝收拾打扮好就准备去花店,奇怪的是,明明已经过了花神诞祭,街边的店铺装饰还是没有拆。
  不对,不对。
  昨日下午她被艾尔海森送回家的时候,那家水果店就在拆装饰了,怎么可能过了一夜还是完完整整的??
  她还特意靠近些去看,确实是完整的。
  “小姑娘,要看看新鲜的水果吗,花神诞祭限时打折哦。”卖水果的大婶见着她对她吆喝。
  “婶子,今天是花神诞祭?”惊枝诧异,还是问出了声。
  “姑娘不是本地人吧,今天就是花神诞祭呢,祖拜尔剧场还有演出,姑娘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怎么可能?花神诞祭不是昨天吗?
  惊枝后退半步,凉意一瞬间蹿上脊骨,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她脑袋一瞬间变得空白,突然想起艾尔海森说的话。
  “对,对,我要去找他。”惊枝有些六神无主,但还记得前一个花神诞祭的时候,艾尔海森在花店门口等她,她顾不上礼仪了,疾跑着前往花店。
  艾尔海森倚在花店门口,见到她跑的气喘吁吁,拿出一方帕子给她擦汗,“跑这么快做什么,我又不会跑。”
  “艾尔海森,你……”惊枝扶着他的手臂,气还没喘匀,她满眼惊惧,抓着艾尔海森想问个明白,“你说今天是什么日子?”
  “第二个花神诞祭。”艾尔海森话音一落,惊枝浑身一软,差点摔倒。
  “呜呜呜我还以为只有我记得,这都是怎么回事?”惊枝索性蹲下去,艾尔海森也配合着挨着她蹲下。
  “你就当是贤者的阴谋吧。”艾尔海森捏捏她的手指,“虚空终端有问题,你的虚空终端我给你调整过,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好了,你就当是在做梦吧。”艾尔海森这样安慰她。
  “轮回的梦境?什么时候能结束。”惊枝还是有些害怕,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放,艾尔海森只好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安抚她。
  “不知道。”艾尔海森拉着她站起来,替她拍了拍裙摆上沾上的草屑,“不过大概已经有人去探查了。”
  惊枝一听已经有人去探查就放下心来了,她拍开艾尔海森的手,“那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