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和书记官表白以后 > 第11章交往第八天
  22.
  日月更替,星河流转。
  惊枝这日刚到花店就被人叫住了。
  “惊枝小姐,你的信和包裹。”
  “啊谢谢。”惊枝接过东西,对着来人道谢,这人连连摆手,又去给别处送东西了。
  惊枝拿起包裹,上面签着艾尔海森的名字,送件地址是沙漠。
  说起来两人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见过面了,艾尔海森去沙漠查古文字,期间回来不过两日又离开了须弥城,她看着对方寄送来的包裹,露出了笑。
  回到店里迫不及待地拆开信来看。
  【惊枝:
  捻信轻启,见字如晤。
  好像还从来没有用过璃月的话术给你写过信。
  沙漠的天气恶劣非常,我们不久前遭遇了沙尘暴,好在没有受伤,所幸你没有跟着一起过来。
  写信的时候正值夜晚,他们围着篝火唱歌,卡维那家伙喝多了酒,开始耍酒疯了。有点吵,但还在接受范围内。
  在沙漠唯一不好的就是沙子总进鞋里,硌脚。
  我还在沙漠里发现了一种蔷薇种子,它被阿如村的学者称为金蔷薇,它的外壳是用厚重的岩土包裹住的,当然,我给你寄回来的是已经处理过的种子,你可以试着种植看看能不能种活。
  我很快就回来,勿念。】
  惊枝呼出一口气,将信又叠起来放回信封里,肉麻死了。
  她拆开包裹,花种只在里面占了一小块地方,她伸手将礼物一件一件拿出来。
  有在沙漠发现的漂亮的矿石碎晶,有在喀万驿买的木雕,还有在阿如村拍摄的星空的相片。
  偌大的箱子里,相片占了一大部分。
  从背后贴着的拍摄时间来看,艾尔海森每在一个地方停留,都会拍摄几张富含特色的相片。
  惊枝将这些相片放进自制的相册里,关上抽屉继续算店里的账。
  -
  阿如村
  艾尔海森翻了个身,沙漠夜里风大,风穿过罅隙,听上去像是鬼哭狼嚎,他的降噪隔音耳机损坏了,这让他有些烦闷,怎么也睡不着,索性坐起身点亮灯打算看会儿书。
  动作间留影机落在木地板上发出‘啪嗒’一声闷响,艾尔海森弯腰将它捡起来,半坐起来靠在枕头上翻看相片。
  大多都是在野外拍摄的需要研究的古建筑和文字的,少有的是惊枝的相片。
  有光明正大拍的,也有偷偷拍的。
  艾尔海森看着相片里少女笑意盈盈的脸,思绪已经飞回了须弥城,惊枝这会儿应当已经进入梦乡了吧,也不知道有没有收到包裹和信。
  其实他还写了很多,但是寄到对方手里的只有那一封。
  研究也有枯燥的时候,每当这时他就会想着给惊枝写点什么,写来写去也就那么些事,沙漠里除了尘暴和魔物,多的是危险,写出来也不过是让她徒增担忧。
  “砰!砰!啪!”
  ……
  隔壁传来的声响让艾尔海森青筋暴起,卡维!
  他正准备去给这人一点教训,隔壁的房门就被敲响了,他听到几句低声交谈,然后声音就没有了。
  艾尔海森呼出一口气,放下留影机,躺下准备入睡。
  -
  “店长,这是今天的订单。”代理店长将一沓订单递过来,惊枝拿过去记账,这几日也不知道是不是快到花神诞祭了,花店的订单比往日多了很多。
  想来艾尔海森也已经回到教令院了,又因为自己忙两人见面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
  “呜……工作都是……”惊枝没把话说完全,往嘴里又塞了一块加了双倍糖的超甜的蛋糕,坐在她对面的艾尔海森认同的点头,“这种天气很适合睡觉,而不是工作。”
  “花神诞祭快到了,你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全是工作。”
  惊枝不敢置信,“贤者不给你们放假吗?!”
  “准确来说,以大贤者为首的人不认为花神诞祭有庆贺的必要。”艾尔海森将切好的肉排放到她面前,然后拿过另一份没有动过的自己切着吃。
  “为什么?这不是须弥神明的诞辰吗?就像岩王爷没有仙逝之前我们每年都会举办请仙典仪一样。”惊枝不解,无意识地咬着勺子。
  “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呢?”艾尔海森耸肩,然后让她快些用餐,肉排冷掉会变得很油腻,到时候又浪费了。
  说起这个,惊枝还觉得有些惆怅,虽然自己已经不在璃月境内,今年也因为一些事情没有赶回去参加请仙典仪,就收到胡桃的来信,说帝君遇刺,仙逝了。
  这对一个从小听岩王帝君的事迹听到大的人的影响还是有些大的,惊枝那段时间连花店都没去。
  胡桃的来信还提到一位来自异乡的旅行者,他身边跟着一个白发的漂浮小精灵,说他在对付魔神奥赛尔的时候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至于是什么作用,胡桃没有明说,而是点她。
  ‘知道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你安安稳稳的生活就好了。’
  然后还寄来很多饰品,一看就是钟离先生买回往生堂但没什么用处的东西,惊枝索性拿来装饰花店了。
  23.
  花神诞祭的时间一点一点接近,妮露很多时间都在排练花神之舞,艾尔海森被贤者派去做任务去了,惊枝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在花店里看店。
  “啊……工作——”
  -
  奥摩斯港-
  “空,艾尔海森让我们调查神明灌装知识,我感觉这不是什么好东西。“派蒙飞来飞去,还有些没从刚才的意外中回过神来,紧紧挨着金发旅行者。
  “不用我们出钱。”空这样安抚她,“就当做好事吧。”
  “对哦,艾尔海森给了我们一大袋子钱,书记官这么有钱的吗?”派蒙费解,“不知道这个职位有什么要求,要不然你也去当书记官好了。”
  “那是不可能的,你忘了吗,我还要寻找我的妹妹。”空揪揪她的小披风,“走吧,不要耽误时间了,看艾尔海森的样子好像很焦急,他说他要快点赶回须弥城。”
  “应该是有什么要紧事吧。”
  -
  金发旅者很快配合着艾尔海森调查清楚了神明罐装知识的来历,闹剧落下帷幕,艾尔海森先一步回到须弥城去见自己的恋人。
  “你的事情处理完啦!”惊枝将修建好的花插进花瓶,摆正位置,然后抬头看向艾尔海森,“怎么样?还顺利吗?”
  “还不错,见到了有意思的东西。”艾尔海森坐下来看她修建花枝。
  “那就好,你这几日应该没什么事了吧。”
  “应该没有了,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看花神之舞。”艾尔海森翻了一下自己的手账,确认最近没有重要的事情才这样说。
  惊枝倒是知道他有时候不是故意的,但还是有些不开心:“你最好是这样,不要到时候贤者一个口信又将你叫走了。”
  “当然不会,要吃茶点吗?我去买。”
  “要!”
  -
  空和派蒙找上门的时候艾尔海森和惊枝正坐在店里享用下午茶,派蒙飘在空中,先一步看见对方,然后拉住了金发旅者。
  “我们现在去打扰会不会不太好啊。”空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面对着他们冷漠淡然的书记官现在面色柔和,正拿着茶壶给面容精致的少女添茶,两人挨得很近,不知道少女说了什么,艾尔海森微微勾唇,确实露出了个笑。
  “他他他,他不会是艾尔海森的孪生兄弟吧?”派蒙大吃一惊,捂着嘴后退一点。
  空点头,“确实不像一个人。”
  “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去打扰了,下次再将钱还他好了。”派蒙扯着空的披风就往反方向飞。
  -
  咦,那是——
  “那是胡桃信里提到过的旅行者吧,他们来须弥了。”惊枝抬眼的一瞬间就看见了和派蒙拉拉扯扯的金发旅者,她戳戳艾尔海森的手臂,“我想和他打个招呼。”
  “随你。”艾尔海森见她态度坚决,只好答应,但是他按住了想要起身的惊枝,“我见过他,我去。”
  被请过来的时候,派蒙还有些不好意思,躲在空的背后探头出来看。
  “你们好呀,我叫惊枝,是胡桃的朋友,她在信里提到过你们。”
  “你好,我叫派蒙,这位是旅行者,你叫他空就好了。”派蒙依旧担任了介绍的工作。
  空对惊枝颔首,“你好,我也听胡桃提过你,事实上我们来须弥之前去过璃月,她委托我们给你带了些东西。”
  “对啊对啊,没想到这么巧呢,本来我们是想找艾尔海森问问他认不认识你的呢。”派蒙表示赞同,接过惊枝递过来的糕点不好意思的对她笑,“嘿嘿,谢谢惊枝。”
  “不客气。”惊枝没忍住摸了摸派蒙的头。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了。”空将胡桃委托的任务完成后就准备带着派蒙离开了,他看着对方抱着糕点不撒手的样子无奈捂脸,“见笑了。”
  “没事没事,她喜欢就多吃点。”惊枝连连摆手,“艾尔海森不喜欢吃甜的,但是我吃不完他也只好将这些消灭掉,要是派蒙喜欢,艾尔海森还要感谢你们呢。”
  “这样吗?那太好了!”派蒙大喜,贴着惊枝蹭了蹭,“我宣布,惊枝现在是我的好朋友啦!”
  “不过,惊枝和艾尔海森是恋人吗?完全不像呢。”派蒙抱着糕点啃,艾尔海森自他们来了之后就坐在惊枝后面看书了,只有惊枝说话的时候才抬一下眼。
  “是的。”惊枝有些羞涩,但还是大大方方的回答,“我们交往有一年多了。”
  派蒙还想问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就被空捏成了金鱼嘴,“快吃你的糕点,不要随便乱问了。”
  “哼!”
  下午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空和派蒙起身告别,惊枝趴在桌上记账,艾尔海森将桌上的残局收拾完来到惊枝面前伸出手。
  “可以和我一起走走吗?”
  惊枝合上账本,从善如流的将手搭上去。
  “当然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