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和书记官表白以后 > 第10章交往第七天
  20.
  惊枝他们这次在璃月待了一月有余,等艾尔海森的研究初步成型,他们就准备回须弥了,走的时候胡桃和行秋都来相送。
  “须弥和璃月离得又不远,偶尔还是能多回来看看嘛。”胡桃抱抱惊枝,这样对她说。
  行秋将准备的礼物递给旁边站着的艾尔海森,也理直气壮地说:“我就不说肉麻的煽情话了,要是我和大哥去须弥做生意,一定会通知你的,你只需要给我接风洗尘就好啦。”
  “当然。”惊枝点头,这次离别完全没有上次的悲伤,因为他们都知道,肯定会有再见的时刻。
  -
  “离开前,你的父亲找过我。”上了两人在甲板上吹风,艾尔海森伸手护着惊枝,防止她出意外。
  “……嗯。”惊枝提不起兴趣,可有可无地点头,“难怪你方才消失了一会儿,他说什么了?”
  “嗯——”艾尔海森倚着栏杆,微风撩他额前的发,露出那双漂亮的眼睛,“他说,他觉得我是个不错的托付对象,还有你带回来的药草很管用,他已经不怎么咳嗽了,他知道你是关心他,只是你脸皮薄,让我别告诉你。”
  “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和你说一下才好。”艾尔海森将她被吹起来的裙摆按住,然后看着她染上绯色的脸。
  “只是顺带而已!我才没有关心他。”惊枝瞪他一眼,“你不要污蔑我。”
  艾尔海森低声笑了起来,真可爱啊,惊枝。
  “算起来我们已经认识快半年了,时间过得好快。”惊枝发出这样的感慨,“第一次在酒馆见到你的时候好像还停留在昨日呢。”
  “……那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沉默许久,艾尔海森才回答,“我曾经受过你的恩惠。”
  “嗯?”惊枝诧异,睁大眼看着他。
  “我告诉你我曾经来过璃月,那时候我的祖母刚去世,我申请了璃月地区的外出探察,一为学术,二为散心。”
  “那日雨下得很大,我没有带伞,在山腰处的房子下躲雨,然后遇见了上山祭拜的你。”
  “这段记忆也是我和你去见了母亲以后想起来的。”
  艾尔海森看着眼里满是惊奇的惊枝,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
  “我想起来了!”惊枝右手握拳砸进左手心,“你是那个淋湿的和流浪狗狗一样的人。”
  “这是什么话。”艾尔海森失笑。
  惊枝拍开他放在自己头上的手,伸手比划,“就是那样那样,很颓废,无家可归的样子,一下就让我心软了。原来那是你呀,你这么几年变化这么大。”
  “大概是读书改变命运?”
  -
  回到须弥后的日子和往常一样平淡如水,惊枝偶尔会收到璃月的来信。
  行秋的信大都写的是和重云又做了什么行侠仗义的事,胡桃则是和她分享了很多有趣的故事,还附赠了几页她新写的打油诗。
  惊枝将这些打油诗分享给了来找她共进午餐的艾尔海森,艾尔海森是这样评价的——
  “不错,一眼看去平平无奇,细细品来却粗中有细,胡桃小姐的诗歌天赋很高。”
  “要是她听见你的评价,那真是高兴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惊枝掩唇轻笑,毕竟谁不喜欢赞美呢。
  -
  日子一天天过去,期间惊枝又回了一趟璃月,为的是参加请仙典仪,艾尔海森也一起跟着去了,只不过他是为了自己的研究收尾。
  今年的请仙典仪是玉衡星刻晴一手操办,暗金色交织的龙尾在空中的漩涡处一闪而过,岩王帝君照例赐下神谕,指引这一年经营璃月的方向。
  但今年的神谕有一十七条,比往常多了一倍,也不知道会对市场造成多大的震荡。
  在场商人之间的暗潮涌动暂不提,请仙这日玉京台人很多,典仪结束后,惊枝紧紧抓着艾尔海森的手,随着人流往下走,“等我一下。”
  到了人少的地方,艾尔海森放下惊枝的手,然后叮嘱她就在原地等着。
  惊枝转着捡到的形状完美的落叶,等了好一会儿艾尔海森才回来,他一手拿着一串糖葫芦,另一只手上拿着着些吃食。
  “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去野外吗?恐怕来不及回来用午餐,先吃点东西?”
  “好。”
  -
  野外魔物很多,但有艾尔海森在,完全不用担心,惊枝就跟着他身后心安理得地吃着他给自己买的小零食,然后偶尔给做记录的艾尔海森喂上一口。
  但他买的都是符合惊枝口味的甜口,他只吃了点就拒绝投喂了。
  没想到艾尔海森的研究需要记录这么多东西,惊枝跟着走到后面腿都快要没知觉了,她今天也穿的不是很适合运动的鞋子,她感觉自己的脚后跟已经快肿起来了。
  艾尔海森抱着苦着脸的她,没有半点吃力,依旧健步如飞,一边走还一边评价。
  “你该多吃一点,太轻了。”
  还好只剩下一点,惊枝拿着他的本子帮他记录。
  艾尔海森说话带起的气流喷洒在她的耳廓上,有点痒,更多的是酥酥麻麻的感觉,她揉了揉发红的耳朵,将艾尔海森推远了些,还凶巴巴的开口:“你吵到我写字了!”
  回答她的是艾尔海森的一声轻笑。
  回到家后发现脚确实磨破了,血泡在她白嫩的肌肤上显得格外显眼,艾尔海森任劳任怨的去不卜庐给她抓了药,然后又端来热水让她泡脚。
  “呜呜呜真的好痛,你别按着我。”惊枝受不了痛开始呜咽,想把脚从木盆里拿出来,艾尔海森却强硬的按住了她。
  “马上就好。”话是这么说,艾尔海森还是严格按照医嘱让她泡够了时辰。
  然后又要抹药膏,这下惊枝说什么也不要他帮忙了,抹着眼泪往被子里钻,艾尔海森害怕她动作间将伤处碰到了,只好无奈退步。
  “那我看着你涂。”
  惊枝抽噎着将药膏抹在破皮起泡的地方,痛的龇牙咧嘴,等药涂完就赶人走,艾尔海森不厌其烦的叮嘱了她许多事项。
  “下午的记录我自己去,你好好休息。”
  “快走快走,我要睡了。”
  艾尔海森颔首,“睡觉也可以,不要碰到伤处。”
  “知道啦——艾尔海森妈妈。”
  两人之间的关系几经变化,惊枝也不再像初见时那么拘谨,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艾尔海森也不制止她给他乱取外号这一行为。
  不如说很喜欢。
  因为这样的惊枝很鲜活,很让人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