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和书记官表白以后 > 第9章交往第六天
  18.
  醒来后就睡不着了,艾尔海森索性起床,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后他听见隔壁房间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他思考一瞬,然后抬步走到隔壁门前,理直气壮地敲响了门。
  “……谁啊?”声音含糊,像是还没睡醒。
  艾尔海森低声回答:“是我。”
  等了一会儿,门被打开了一个小缝,惊枝从里面探出半个脑袋,见到他还有些吃惊,“你醒这么早?”
  看着惊枝那张和少年时期半点没变的脸,艾尔海森又轻轻笑了一下,“做了个梦,梦醒了我也就醒了。”
  “这么巧?我也做了个梦。”惊枝一听也觉得惊奇,但她没有询问他梦到了什么,只是把他往外推,“我还没洗漱,你先去吃早餐吧。”
  艾尔海森顺势一退,但是手还放在门柩上,“我等你一起。”
  惊枝没睡好,这会儿又被他拒绝,有些不高兴,嘟了嘟嘴,“随便你。”
  然后在艾尔海森放开手后将门关上了。
  虽说有些小性子,她也不好让对方久等,而且今天还要去见自己的朋友,她选了一条雾蓝色的裙子,将头发辫好,又做了一系列护肤,沉浸起来完全忘记外面还等了个人。
  等到出门已经是一小时后的事情了,打开门就看见艾尔海森换了一身璃月制的衣服,长袍宽袖,月白色柔和了他周身的气质,显出一丝儒雅来。
  他坐在小院里看书,墙外的海棠伸展着枝丫,开的繁盛的花被风一吹,簌簌作响。
  惊枝抬步走过去,才发现石桌上放着个食盒。
  “老管家刚走。”
  艾尔海森见她过来,目光在她雾蓝色的裙子上面多停留了一瞬,然后移开了视线。
  “吃完早餐准备去哪?”
  “当然是去见见我的朋友们了。”惊枝夹起一个蒸饺,“不过我这次回来其实没有给他们递信,所以我们可能要费点事件去找他们。”
  “我没问题。”艾尔海森点头。
  “还有,你穿这身超好看!”惊枝弯弯眼睛,给出了正向评价。
  艾尔海森意识到自己好像又笑了,他给惊枝盛了一碗汤,有些无奈,“吃饭吧。”
  吃完早饭,惊枝将食盒送到后厨,然后拉着艾尔海森往外走,她揪着艾尔海森的袖子,带着给友人的伴手礼,在街头溜溜达达。
  “正所谓偷得浮生半日闲——没想到居然能在这时候见到阔别已久的旧友,惊枝啊惊枝,你回来怎么不告知我一声?害我在这等了你好久。”少年的声音带着抱怨,他将手中的剑一掷,那剑就钉在惊枝半步之前,阻挡了她前进的步伐。
  “哇啊啊,行秋!”惊枝被吓了一跳,“快把你的剑收回去。”
  “好久不见。”行秋从高处跳下来,拿起剑挽了个剑花将其收回去,而后他看向跟在惊枝身边的男人。
  “初次见面,在下行秋。”他伸出手,艾尔海森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艾尔海森。”
  “你好你好,你就是和惊枝谈恋爱的那个人?长得不赖嘛。”行秋和他们打完招呼,接过惊枝递过来的伴手礼,跟在他们身边继续溜达。
  “谢谢夸奖。”艾尔海森面上波澜不惊,行秋见他这样,在心里嚯一声,不错不错。
  “你是做什么的?家住哪里?”行秋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艾尔海森有条不紊的回答,两人有来有往,最后不知道怎么离谱的变成了两人就‘如何处理好夫妻关系’开始辩论。
  惊枝不懂且叹为观止。
  由于实在过于离谱,惊枝只好一手拉一个,“停。”
  “你们俩不要吵了。”
  “我订了新月轩的位子,中午一起吃个饭,好了好了,行秋你也不要瞪我。”惊枝一边推着艾尔海森,一边和行秋道别,“中午再见!”
  等终于将两人分开,惊枝才呼出一口气。
  艾尔海森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我不会做出那种事的。”
  “什么事?”惊枝眨眨眼,歪了歪头询问。
  “不会家庭暴力。”艾尔海森只是这样解释,不知道想起什么,他的耳朵红了个彻底。
  19.
  往生堂
  胡桃撑着下巴坐着算账,瞧见钟离从外面进来,他的手上拿着装东西的盒子,一看就价格不菲,她放下笔,“您又买什么了?”
  “一副山水画。”钟离将盒子递给她,“我算到今日有故人要来,这就当是给她的礼物吧。”
  “谁要来?”胡桃挑眉,钟离已经坐了下来,拿出茶具开始泡茶。
  “胡桃!好久不见。”惊枝进了门,给许久不见的好友了一个拥抱。
  胡桃也有些惊喜,“哟呼,惊枝!”
  惊枝松开怀抱,扯过艾尔海森,“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位。”
  胡桃离远了些,带着好奇打量了一番,“不错不错,我是说你眼光不错。”
  “正好我家客卿也在,让他把把关。”胡桃在惊枝耳边悄声说。
  惊枝随着她的话看过去,面容姣好的青年对她颔首,“惊枝小姐,好久不见。”
  “钟离先生。”惊枝回礼,然后就看艾尔海森已经在和钟离交谈了,彼此之间都透露着熟稔。
  “你们认识吗?”胡桃好奇。
  钟离将泡好的茶给在场的每人倒了一杯,“几年前,艾尔海森先生就拜托过我做他的向导。”
  茶香萦绕在鼻尖,惊枝和胡桃也各自落座,胡桃感慨:“所以这兜兜转转认识的人都互相认识啊。”
  几人闲聊,钟离和艾尔海森谈论专业学术,胡桃和惊枝则是在说自己这些时日来的经历。
  “啊对了,我在新月轩订了位子,中午一起吃个饭吧。”惊枝晃了晃胡桃的手臂,“我们也好久没见了,还有行秋,你们应该难得碰到一起吧?”
  “好啊,也确实很久没聚一下了。”胡桃想也没想就应下了,惊枝又转头去看钟离,“钟离先生也一起去吧,之前受了你们很多照顾,很久之前就想请你们吃饭了。”
  但由于总是被各种事务牵绊住,导致一直等到现在才开了口。
  “那钟某就却之不恭了。”钟离颔首。
  离开往生堂之前,胡桃将那山水画捎上了,准备吃完饭交给惊枝。
  -
  “既然已经见了家里人,那么你们有准备成婚吗?”用餐期间,胡桃语出惊人,然后在众人都看过来的时候摊开手,“怎么?你们居然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不,只是完全看不出你是会问这种问题的人。”行秋接上。
  惊枝随后点头,然后被胡桃敲了一下,“我这还不是关心你呀。”
  “成婚是异常重要的事情,在没有做好准备以前,我都尊重她的选择。”艾尔海森说出这话后,除了惊枝,其余三人看他的目光都带着赞赏。
  这次的见面话题比较严肃,因为惊枝是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胡桃他们必须确保艾尔海森有保护好她的魄力与决心,而且就算两人最后分开了,看在两人好过的面子上,也能在须弥庇护她吧。
  完全将惊枝当妹妹养的两位少年少女齐声叹气,但现在看来,这位名为艾尔海森的青年是个很不错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