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和书记官表白以后 > 第8章交往第五天
  16.
  璃月港-
  惊枝这回来没有提前和家里人说,她和艾尔海森从船上下来,决定先去吃个早餐。
  “你想吃什么?”回到让她熟悉的环境,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兴致勃勃地询问艾尔海森。
  艾尔海森将两人的行礼寄存好,然后低头看她,嘴角挂着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笑。
  “随你安排。”艾尔海森牵住她的手,护着她不被人流挤走,“小心脚下。”
  “哦哦好。”惊枝点头答应,然后又高高兴兴地拉着他往前走,“那你跟着我哦。”
  惊枝带着他来到万民堂,即使是清晨,这里人也很多,“这里的食物超级美味!你一定要尝尝。”
  “惊枝?真的是你呀。”少女略带惊诧的声音从身侧响起,惊枝连忙转头看过去,“香菱,好久不见呀。”
  “好久不见你来了,这次还是老样子?”香菱摊开手账记录,然后拿出菜单递给艾尔海森,“这位先生看看要添什么菜。”
  艾尔海森勾了两道不带汤水的,然后将菜单还回去。
  香菱点点头,下笔飞快,然后对着惊枝眨眨眼,“我又研制了几个新菜,你一定要尝尝。“
  “好,那就每样来一小碟。”惊枝目送香菱走回后厨,转过来和艾尔海森说话,“香菱每次研制出新菜都会随机抓个相熟的人品尝,之后只需要告诉她口感怎么样就行了。”
  艾尔海森点头,然后一个茶杯被推到眼前,“璃月的茶很出名的,和酒可不一样,你尝尝看?”
  他没说自己以前来璃月还是品过茶的,只是依言轻抿一口,醇厚的香味在口腔里绵延,带着青涩的微苦,细品又能咂摸出一丝甜来,一口下去余韵悠长。
  “很不错。”
  惊枝笑得眯起了眼,“你要是喜欢我家里还有很多茶饼,回须弥可以带些回去。”
  艾尔海森也没推辞,只是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就在她以为自己脸上的妆有哪里出错的时候移开了视线,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其实艾尔海森只是在想,是不是该给惊枝送点首饰。
  她穿旗袍会用玉簪将头发挽起来,脖颈处和腕上却干干净净一点佩饰都没有,总觉得她就该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什么也不用顾虑,只需要每天赏赏花逛逛街就好。
  香菱很快就将他们点的餐送了上来,还有附赠的新菜。
  “要记得给我反馈哦,我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
  -
  用完餐,香菱这会儿正好空闲,惊枝和她交流新菜的研制去了,艾尔海森则是在这附近转转顺便消消食。
  他还是头一回有了特别明显的饱腹感,万民堂的饭菜确实美味,而且惊枝还一直给他夹菜,到头来居然吃撑了。
  璃月历史文化悠久,不同于须弥的学术氛围,这里充满了人间烟火气,一路走来,吆喝声不绝入耳,他只要想到这里是惊枝的故乡,这些往日会让他觉得吵闹的声音都会让他感到亲切。
  真是见了鬼了,他这样想。
  他曾经确实来过璃月,也是为了查璃月古文化,还在这里认识了一位客卿,对方博学多识,除了经常忘记带摩拉之外,是个值得结交的人,他这次来璃月也是为了和对方见见面。
  “好久不见了老友。”青年的声音沉稳,如风穿耳,带着让人平心静气的魔力,他见艾尔海森看过来,举起手中的茶杯遥敬一下,“我想你在找我。”
  “钟离先生。”艾尔海森颔首,走近后在他旁边坐下,台上的说书人一如既往的在讲着岩王帝君的故事。
  被称作钟离的青年放下茶杯,两人像是没有好几年不见的隔阂,开口闲聊。
  “我观你灵台清明,气色皆佳,可是最近有喜事?”钟离询问,面前的青年比之几年前,气色好上不少,眉眼间也少了阴翳。
  而且钟离还闻见了一抹桃花的清香,这个时候当然没有桃花,那只能是少女的胭脂或者香膏了。
  “嗯,陪她回来见见朋友。”艾尔海森毫不避讳,“你们或许还认识。”
  “哦?”钟离也猜到了些,自己认识的去了须弥的女子也只有那么几位,年龄再缩小些,就剩那么一位了。
  钟离想起胡桃口中经常念叨的少女,想起这两人其实好几年前见过一面,但他看看明显忘记了的艾尔海森,并没有开口提醒什么,只是施了个小法术。
  就当我助人为乐好了,有点小恶趣味的岩王帝君这样想着,然后若无其事的偏开头。
  两人又交流起了其他事。
  “这次也是想聘请钟离先生当向导,我需要考察璃月的古文字。”
  “当然没问题,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
  艾尔海森思忖片刻,才迟疑开口:“大概要等她见了朋友家人以后吧,到时候我再来找您就好。”
  钟离点头,“可以来往生堂寻我。”
  往生堂……
  艾尔海森想起惊枝说的往生堂堂主胡桃,迟疑一瞬,还是没有向他打探消息,只是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两人拍板敲定后,艾尔海森准备回万民堂去寻惊枝。
  期间路过了一家首饰,他抬步走进去,店主是一位老婆婆,见有客人进来,她扶了扶自己的老花眼镜,“小伙子,自己看自己选啊。”
  艾尔海森一眼就相中了一支木簪,簪头上雕刻的是桃花,桃花中心镶着玉珠,下垂的流苏上还挂了个小铃铛,轻轻一晃,就叮当作响。
  他付清摩拉,走回了万民堂,正巧惊枝从里面出来。
  惊枝见到他眼前一亮,上前挽住他,“应该有人已经将消息送回家里了,我们去拿了行李就回家。”
  “好。”回家,这个词真遥远,艾尔海森晃了下神,回过神来将发簪别进惊枝挽好的发髻里,“好看。”
  惊枝碰了碰,铃铛就摇摇晃晃的开始响,她开玩笑似的开口:“有了这发簪,也不怕走散了。”
  艾尔海森失笑,但见她表情认真,也只好点点头。
  17.
  惊枝带着艾尔海森刚到家门口,就有人出来迎接了,老管家叫人把他们的行李接过去,然后才看向惊枝,眼里有着复杂的情绪,但更多的是惊喜,他轻叹一声。
  “小姐,您回来了,老爷和夫人在会客厅等你们。”
  老管家目光略过艾尔海森,摇摇头,叫了一个小童子跟着他们,自己监督人收拾房间去了。
  艾尔海森察觉到惊枝进了家门情绪就低落下来,他握紧了她的手,给她无声的安慰。
  惊枝笑笑没说话。
  “回来了。”坐在上首的中年男人双鬓花白,而坐在他旁边的女人则要年轻许多,她腿上坐着个小娃娃,正好奇的打量他们。
  “父亲,云姨。”惊枝面色淡淡,和两位长辈打了声招呼,然后拉着艾尔海森就要走。
  眼见男人要吹胡子瞪眼就要发火,但不知想到什么,只是暗叹一声。
  “回来了就去看看你母亲吧,你也是个成年人了,做什么都有数。”他有些烦闷的摆摆手,惊枝也不准备碍他的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的母亲几年前就去世了,她是个生性自由的人,生下我以后,就到处旅游,我的父亲因此怨她,但其实他们感情很好。”
  “母亲去世后,父亲被家里族老们逼着娶了云姨,恰好我也成年了,就搬了出去。”
  “须弥的那间花店,其实是我母亲的,母亲留给我的资产有很多,我也不必担心自己会风餐露宿。“
  惊枝带着艾尔海森去客房,绕过曲曲折折的长廊,她诉说着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艾尔海森从只言片语中看到了少女从牙牙学语到亭亭玉立。
  他没忍住伸手抱住了她,惊枝顺势埋在他怀里,声音有些闷闷的,“怎么了?”
  “只是我想抱你而已。”
  艾尔海森感觉有泪水浸湿了自己胸前的衣襟,他沉默着安抚着自己伤心的的恋人,两人站在这里好一会儿,帮佣都不太好过来,选择绕路走。
  惊枝推推他,站起身抽了抽鼻子,“走吧。”
  没想到客房居然没有收拾出来,惊枝直接满头问号,她找到老管家,这位算是看着她长大的老人欣慰的抹抹眼角。
  “我将您隔壁的屋子收拾出来了,您和恋人应该不想隔太远吧。”
  惊枝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点头。
  “您说的对。”
  未来一段时间他们都会住在这里,惊枝带着艾尔海森熟悉了一下环境,然后带着他去看了自己的母亲。
  惊枝在她的坟前放了一束鲜花,想说的话太多,最终只汇成了一句。
  “我有点想你。”
  艾尔海森看着墓碑,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在心底承诺自己会照顾好惊枝。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和她会成婚,等到时候再来正式拜访您。’
  今天经历了很多事,等他们又回到家里,已经天色渐晚。
  惊枝确实累了,用完晚餐,她洗漱完就直接睡了,而一墙之隔的艾尔海森却久违的做起了梦。
  -
  周遭人来人往,年龄不大的少年抱着祖母的遗像往家里走,他的脸上表情平淡,没有悲恸与哀伤,只是机械地走着。
  他跟着少年走回家,看着少年将祖母的后事料理完,锁上了房门,搬到了离教令院很近的地方。
  然后少年接到了一个和璃月古文化相关的研究,他主动请缨接下了这个项目,只身一人踏上了陌生的土地。
  画面一转,与博学多识的客卿先生分别后天空中落了雨,没有准备伞的少年只能站在山腰处废弃的草房子下面躲雨,他是可以冒着雨下山的,但他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这么做,如果生病的话,会很麻烦。
  他坐在外面缺了个腿的土凳子上面等雨停,然后看见一把桃红色的纸伞,悠悠转转的从山下自下而上,慢慢向他靠近。
  再近些,伞下的裙摆走动间在脚踝处划出漂亮的弧度。
  再往上,能看见一截藕臂抱着一大束鲜花。
  撑着伞的少女路过草房子,往更上面去了。
  梦里的少年不认识她,艾尔海森却认识,那是他缩小版的恋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女撑着伞又往山下走,像是发现了少年,她晃了晃手中的伞,对他发出邀请。
  “你要不要一起?”
  祖母离世后,他变得沉默许多,也不甚关心外界的事,这是他在那之后第一次感受到陌生人的善意,他不知道怎么和女孩子搭话,只好小心的伸手护着,以防她摔下去。
  山间起了雾,看人都带着些许朦胧。
  他最后也没能开口问出她叫什么,对方将他放在旅馆门口就离开了。
  等他回了须弥,这一小段记忆也在繁重的学业和工作中遗失了。
  -
  艾尔海森睁开眼,外面天刚蒙蒙亮。
  他坐起身,清浅的月光透过窗落在他的被褥上,他抬起手背遮住眼,轻轻笑了起来。
  原来我认识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