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和书记官表白以后 > 第7章交往第四天
  13.
  “妮露,好久不见了。”惊枝笑着和她打招呼,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下。
  “确实好久不见了。”
  这段时间妮露一直在排练新舞曲,好不容易才空闲下来,接到惊枝的邀请后她前来赴约,见到人后她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注意这边她才开口询问:“你和艾尔海森书记官相处的怎么样?”
  八卦是人的天性,就算是妮露也不免俗,更何况惊枝是自己的朋友。
  “艾尔海森他最近好像有些忙碌,毕竟在教令院工作嘛。”惊枝也觉得有些奇怪,自从上次和提纳里他们见面以后,自己和艾尔海森就没怎么见面了。
  虽然每天都会收到他拜托别人送来的小礼物,倒不是别的,而是这些东西连带着艾尔海森的心意,让惊枝觉得有些烫手。
  期间倒是和赛诺碰过几次面,但也是行色匆匆的。
  “说起来,上次我和艾尔海森的朋友正式见了面,他也想见见我的朋友。”惊枝将菜单交给服务生,转头看向妮露,“虽然你们应该相互认识,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更正式的见个面,你觉得呢?”
  “好啊,我当然没问题。”妮露笑着打趣她,“你们的研究到哪个地步了?”
  “啊呀,你别问,羞死了。”惊枝的脸快要烧起来了,她用温凉的手指贴贴脸颊,好一会儿才将温度降下去。
  她含糊着回答:“就那样。”
  妮露见她这样便不再多说什么了,两人用完餐又一起逛了会儿街,妮露又被人叫走,惊枝踩着余晖往回走,准备回店里清点一下账。
  然后在门口见到了有些时日不曾见到的书记官先生。
  有些糟糕,惊枝这样想。
  不然为什么只要看见这个人自己的心脏就像不属于自己了,心跳声像急促的鼓点,在耳边放大放大再放大,好像眼里只能装下他一个人。
  艾尔海森注意到她的视线,抬眼望过来,连轴几日高强度的工作,他的眼下还带着点乌青,表情有些颓丧,但在和她对上视线以后,表情瞬间柔和,嘴角微勾,就好似天光放晴,清风拂过,搅乱了惊枝心底的一池春水。
  “惊枝。”艾尔海森三步做两步的走到她面前,伸手将她拥住,“虽然有些肉麻,但是我还是想说,我好想你。”
  艾尔海森从前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这么不理智的人,明明这段时间和以前忙起来是一样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独处时,感觉时时刻刻都会想起少女。
  明明一开始只是为了求证预知梦是否具有真实性,但好像现在怎么也逃不开名为惊枝的甜蜜陷阱了,而他也甘愿让陌生的情绪左右自己,这种感觉还不赖,甚至让他比原定时间更早的完成了堆积的公务,只是为了早点见到她。
  “我……我也是。”少女被他拥在怀里,磕磕巴巴地说出回应的话,漂亮的耳朵彻底变成了绯红色。
  艾尔海森感觉只是听见少女说话,他的心脏就像填满了飞絮,痒痒的,又轻飘飘的,仿佛下一秒就会飞出去,他松开了些。
  “贤者批准了我的休假申请,我们什么时候去璃月?“艾尔海森努力让自己显得不要那么急切,但是好像成效不大。
  “先去和妮露见见面吧。”惊枝捏捏手指,不敢抬头看他,两人离得太近了。
  “好。”
  刚好明天妮露有一场演出,惊枝就打算看完表演然后三人一同去吃个饭。
  -
  这次的见面过程也异常顺利,也是等给双方正式介绍过以后,惊枝才生出一种‘原来这就是有了恋人’的真实感。
  送走妮露后,艾尔海森看出她的心不在焉,提出一起散步,他摊开手,惊枝从善如流的放上去,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她轻轻笑了一下,然后将手抽了回来。
  艾尔海森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询问:“怎么了?”
  只见惊枝清了清嗓子,模仿着艾尔海森第一次提出牵手时的样子,她伸出手,矜持的发问:“所以,要牵手吗?”
  艾尔海森也学着她矜持地点头:“当然。”
  两人对视一眼,噗的笑了出来。
  14.
  在去璃月之前,惊枝都在忙店里的事和给朋友家人准备礼物,只要不是特别重大的决策,代理店长都可以决定,她只需要按时给他们发工钱就可以了。
  艾尔海森的假期很长,包括了他去璃月做研究的时间。
  是的,他不是单纯的休假,他还带着学术任务,是谁看了都得说一声敬业的程度。
  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惊枝和艾尔海森在奥摩斯港乘船前往璃月。
  他们在船上待了两天,所幸这两日天气不错,他们就坐在甲板上,看沿途的风景。
  艾尔海森翻看着文献,惊枝则在他身边写写画画,就算不说话,两人之间的氛围也很融洽。
  有时候艾尔海森也会和惊枝讲自己的祖母。
  “她是很温柔很受人尊敬的女性,我是由她一手带大的,她尊重我的一切选择和爱好,我受了她很大的影响。”
  “其实提纳里他们说得对,在遇见你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和人恋爱。”
  说到这里,艾尔海森又去看惊枝,果然看见她有些害羞,但还是认真的听着。
  “我之前的脾气算不上好,甚至可以说很多人都厌恶我。”他这么说,然后看见少女露出不赞同的表情。
  艾尔海森直到很久很久以后还能想起少女说这话时候的表情,秀气的眉头微蹙,漂亮的眼睛里盛满了诚挚,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方式,不需要由外人来定义,这是每个人独一无二的地方。“
  艾尔海森轻笑一声,抬手抱了抱她。
  在第三日清晨。
  他们船只在薄雾中缓缓驶入璃月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