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和书记官表白以后 > 第5章交往第二天
  9.
  两人一路无话,眼看就要走到花店了,艾尔海森突然停了下来,他摊开双手,“所以,要拥抱吗?”
  嗯?
  惊枝诧异抬头,显然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为什么要拥抱?”
  “因为我觉得你现在需要安慰,但是我不会安慰人。”艾尔海森微微低头,看着仰头和他对视的少女,两人离得很近,少女被他整个笼罩在阴影下,“而且拥抱可以带给人温暖和安慰,我想,这是你现在需要的。”
  惊枝低声嘟囔,“什么啊,这怎么让人招架得住嘛。”
  她咬咬下唇,心跳不争气的越跳越快,仿佛下一秒就会从胸腔里蹦出来,明明才下定决心不能沦陷,谁知道一下就被打破了,太过分了。
  艾尔海森看她站在原地,眼眶里开始氤氲起雾,他轻叹一声,上前一步,将人抱进怀里。
  “好了,别难过了。”
  惊枝哽咽一声,伸手抱住了他的腰,整个人都埋在他的怀里。
  明明才几天时间而已,自己就被这个人完全影响了。
  艾尔海森迟疑着伸手拍拍她的背,“不必过于在意他人的看法。”
  他想了想,还是开口:“大部分人都不会主动与我接触,也许是因为忌惮,也许是因为性格不合,对此我很满意。*“
  “但你不一样,至少现在我们在交往,你有什么疑问都可以直接问我,这是你的特权。”
  “你在须弥待得久了,就会听到很多有关我的传言,毁誉参半,如果我都去理会,那不过是自找烦恼。”
  “你不愿说,我也不会逼迫你。”
  惊枝听着他说话,将他抱得更紧了,艾尔海森将她拢在怀里,两人紧紧相拥,感受着彼此的体温,他们的身高是刚好契合的高度,只要他稍微前倾,就能将下巴放在她的头上。
  艾尔海森不合时宜的走了神,少女的洗发露应当是掺了提炼过的墩墩桃汁,带着点甜甜的清香。
  “我好了。”惊枝放开抱住他的手,有些难为情,除了父亲,还从来没有和哪个男人这么亲近过,她心里后知后觉生出一点羞涩的情绪来,她连忙后退两步,“嗯……送到这里就可以了,你去忙你的吧。”
  艾尔海森微微勾唇,“不过既然我们开始交往,那我也要将我的朋友介绍给你。”
  “是那天的?”惊枝询问,“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那不一样。”艾尔海森冲她颔首,“就这么说定了,定下时间后我来接你。”
  惊枝总觉得自己好像一脚踏入了不知名的陷阱,但她完全感觉不到哪里不对,她呐呐点头,“那我也将朋友给你介绍一下好了。”
  “不过我的朋友大多在璃月,等空闲下来去璃月瞧瞧吧。”
  “好。”青年柔和了眉眼,对她点点头,“进去吧。”
  -
  惊枝回到花店,坐在门后看店的代理店长连忙和她打招呼。
  “惊枝小姐。”
  “嗯,今日怎么样?”
  “还不错,有几个大单子,已经派人去运货了。”
  惊枝满意点头,不错,就算自己不在店里,他们也不会手忙脚乱。
  她和代理店长打了声招呼,将在宝商街买的东西带回了住所。
  她换上舒适的居家服,拿出纸笔给身处璃月的亲信写信,让他们警惕表姐一家,写完后她又重新抽出一张白纸给自己在璃月的朋友写信。
  惊枝提笔却不知如何开头,在璃月的时候,这几位朋友都对她照顾有加,明明比他们年长,却总是被照顾的那一个。
  该怎么告诉她们自己和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人成了恋人呢?
  她放下笔,苦恼地揉揉额头。
  -
  奥摩斯港-
  “老板,要一杯午后之死。”艾尔海森走近循着空位坐下,“在谈什么?”
  “在谈你是诈骗犯的可能性。”卡维嗤笑,“总觉得你这种人不可能会有女人真心喜欢你呢。”
  “你这是偏见。”艾尔海森回击,“还是说,你嫉妒了?”
  “可笑!我会嫉妒你?”卡维翻了个白眼,“想我卡维好歹也是妙论派之光,怎么可能比你这家伙差?”
  提纳里笑笑开口当和事佬“好了,你俩不要一见面就吵架,不过艾尔海森,你放我那的种子太多了,我将花种送去化城郭让巡林员他们做绿化了。”
  “随你。”
  “呵——”卡维又翻了个天大的白眼,显然又想起了这人拿自己的名头去勾搭人的事情了,“不过说真的,你真对那位小姐一见钟情啦?”
  “你听谁说的?”艾尔海森端起酒杯和赛诺碰了个杯,偏头询问卡维。
  “不必听说,现在整个教令院都在传你海参开花了。”赛诺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大口酒,小麦发酵的味道在口腔里炸开,“嗯,好酒。”
  “我当然是认真的。”艾尔海森抱臂往长椅后靠,露出放松的姿态,“定个时间,你们正式认识一下吧。”
  “哈?”x3
  “不必那么惊讶,给恋人介绍自己的朋友不是应该的吗?”艾尔海森摊手,“就算你们性格合不来,也总要认识一下吧。”
  提纳里耸肩:“真是难以相信,艾尔海森居然是我们当中最快找到对象的人。”
  “话是这么说,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赛诺靠着风纪官的直觉躲过了很多次危机抓捕了很多犯人,他总觉得这事不简单,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算了算了,反正你不要让我们抓到你哄骗女孩子的感情就行。”卡维摆摆手,“就定在明天下午,在普斯帕咖啡馆见面,如何?”
  “可以。”x3
  “那就这么说定了,六点吧,顺便吃个晚饭,你去问问惊枝小姐有没有什么忌口的。”提纳里提议。
  “好。”
  10.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艾尔海森中午来了一趟花店,将下午聚餐的时间告诉了惊枝。
  “如果是干巴巴的见面,他们觉得你可能会很紧张,一起吃饭的话气氛会好一些。”艾尔海森将手里拿着的糕点递给她,“这是路过糕点铺子顺便买的,你尝尝看?”
  “谢谢。”惊枝有些脸红,“你破费了。”
  “不要对我说这样生疏的话,如果实在要感谢的话你应该说‘我最喜欢你了。’”
  “噗咳咳咳咳……”惊枝震惊地看着他,他完全没有觉得哪里不对,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表露爱意的话语可以适当增进感情。”他看着惊枝嫣红的脸颊,抬手将她散落在额前的头发理到耳后,低声轻叹,“我总觉得很糟糕。”
  “什,什么糟糕?”惊枝不敢和他对视,他的眼神晦暗,像是藏在深渊下暗潮涌动的河流,一不小心就会被吞噬进去。“
  “没什么,要和我共进午餐吗?”艾尔海森直起身,对她发出邀请。
  “抱歉,我和妮露约好了。”惊枝面露难色,又带了点对他的愧疚。
  “不必对我说抱歉,你的朋友也很重要。”艾尔海森不赞同她的说法,“那我下午来接你。”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