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和书记官表白以后 > 第2章告白第二天
  3.
  今天惊枝起了个大早,拉开窗帘的一瞬间,天光乍泄,她呼出一口气,感受着早晨静谧又美好的阳光。
  想到一会儿又可以见到美少女妮露她就元气满满了,没有人能拒绝美女,没有人!!
  吃完早餐,惊枝散着步走去店里,没想到居然见到了预料之外的人。
  “书记官先生?”惊枝走到店门口,见到了站在旁边拿着书的艾尔海森,虽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还是有些尴尬,但她还是开口询问,“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昨天晚上睡前说的话也成了啪啪打脸的证据。
  艾尔海森低头看到她左眼下的泪痣,克制地偏过头,“……卡维拜托我来买花。”
  “哦哦这样。”惊枝连忙上前开门,“卡维先生是要买什么花呢?“
  “我看看。”艾尔海森环视这间被打理的井然有序的花店,各种样式的盆栽被放在两边,墙上挂着精美的植物标本,空气中漂浮着沁人心脾的花香,他的视线环绕一圈又落在被鲜花包围住着的惊枝身上。
  她穿浅粉色是极好看的,旗袍贴身,勾出少女柔美的身线。
  她低着头摆弄花枝,领扣处漏出一节白颈,在微暖的光下微微泛着粉。
  艾尔海森猛地回神,耳尖涌上了桃色。
  “有种子吗?“他像是为了掩饰什么,移开视线后随便找了个话题。
  “有的有的。”惊枝放下花枝,领着他走到最里面掀开帘子看堆放种子的木柜,“书记官先生想买什么花的种子?”
  其实艾尔海森也不知道自己想买什么花的种子,莫名其妙的就走到这里了,看到她之后还打着帮卡维买花的幌子和她搭话。
  真是……莫名其妙。
  “每样花种都要一包。”艾尔海森面无表情,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又添上一句,“拿回去做研究。”
  虽然不明白需要做什么研究,但也有可能是顺便帮那位巡林官先生捎带的吧。
  这样想着,惊枝利落的将保存完好的花种从柜子里取出来,放进她特质的带着花店标志的盒子里,又从外面放东西的柜台下面找出一本鲜花种植手册一起递交给艾尔海森。
  “如果有什么不懂得可以来问我。”惊枝弯弯眼睛,“虽然你询问巡林官先生大概要方便一点吧。”
  “好。”艾尔海森接过东西,又选了一盆长得正好的清心,付清摩拉后离开了花店。
  之后他去了一趟禅那园,将种子全部交给了正在写报告的提纳里,“都送你了。”
  “不是吧艾尔海森,你没事买这么多种子干什么?”提纳里推开挡在文书上面的盒子,“你终于想通要转院到生论派学习了吗?”
  “醒醒,我已经毕业了。”艾尔海森不理会他的调侃,“这些种子随你怎么处置,我走了。”
  提纳里摇摇头,转着笔思忖半晌,或许是不是该期待一下以后会发生的事?
  -
  “惊枝,我来取前天预定的花。”红头发的女孩子温和有礼,她身后跟着几个身材健壮的青年,“这几位是我请来帮忙来搬东西的。”
  “妮露上午好!”惊枝一见到她就开心的要命。
  订的花有些多,惊枝让几位青年进店里去搬,然后自己和妮露站在门口说话,“你晚上的演出我一定会来捧场的!”
  “谢谢。”妮露也笑了起来,“那真是太好了。”
  妮露算是惊枝来到须弥后交到的第一位朋友,她想了想,开口问:“妮露,你知不知道书记官艾尔海森?”
  “艾尔海森?”妮露点点头又摇摇头,“有所耳闻,但我没见过他,只是听说他是难得的天才,你问他做什么?”
  “唔,昨天发生了一点事情,问一下啦。”惊枝讨好地笑笑,“嘿嘿,只是有些好奇啦。”
  “传言都说他脾气古怪,很难相处。”妮露掩唇轻笑,轻轻摇头,“都是传言而已,要是惊枝和对方相识,就会发现好多传言都是与之相悖的。”
  “我和卡维建筑师倒是认识,他偶尔会来我们剧场看演出,他和那位书记官关系不错,如果你想了解,我可以帮你打探一下。”
  “诶?”惊枝睁大眼睛,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只是好奇而已,我信奉有缘自会相识,不用特意去打探啦。”
  她挽住妮露,亲昵地晃了晃,“不管怎么说都谢谢你啦。”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妮露冲她眨眨眼。
  等青年们将花全部搬完,妮露拍拍惊枝的手,“好啦,剧场还有事需要忙,我就先走了。”
  “好,晚上见!”惊枝冲着她们挥挥手,在门口目送他们走远,才又回到店里。
  花店的工作很简单,须弥人也没有璃月人那么喜欢买花,惊枝在店里守着,做的最多的就是看书。
  她走回座位,却没找到自己常看的那本种植手册。
  啊,是上次看了之后和其他的手册混在一起了,早上错拿给书记官了!
  惊枝有些懊恼地拍拍脑袋,算了,今天看从璃月带回来的话本吧。
  4.
  艾尔海森走到教令院,认识的人和他打招呼他也只是点点头,然后目不斜视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一摞厚厚的申请单又摆在了他的桌上。
  啧,什么乱七八糟的,艾尔海森随意翻了翻,啧,都驳回吧。
  这样想着他将报告放在一旁,坐下开始翻看从家里带来的书。
  啪嗒——
  一个小册子从里面落下来。
  他弯腰捡起来,发现是在花店买种子时被塞过来的种植手册。
  扉页上写着‘惊枝’两个大字,是笔落转惊风,天骨张开的字体。
  他想起少女娇俏的脸,无法将二者联系在一起,再翻页,空白处随意写了一些日常小事。
  艾尔海森看着看着就勾起了唇。
  【哇啊啊可恶可恶,为什么会有骗骗花长得和甜甜花一模一样???讨厌死了!】
  【哈哈哈大仇得报,行秋不愧是古华派弟子,表示感谢的话送什么给他好呢?】
  【规矩真多,我一点也不需要很多人跟着一起出门啊喂!下次一定要找机会甩掉他们。】
  ……
  【钟离先生为什么每次都要将账单寄往生堂去?我真的不想问可爱的美少女要钱啊!胡堂主不会讨厌我了吧?】
  扣扣扣——
  “艾尔海森书记官?”敲门声响起,艾尔海森猛的回神,惊觉自己居然翻看这本小册子看了这么久。
  他揉揉额头,开口回复:“请进,什么事?”
  来人只是站在门口,拿出报告看了一眼,“昨日的巡查信息出了点问题,需要去再核对一下信息。”
  “我想书记官的工作不包括给你们兜底。“艾尔海森一听他的要求,想也没想就回绝了。
  “有偿。”对方显然也清楚他的脾性,面无表情的说了两个字。
  “成交。”艾尔海森合上书,站起身拿过报告,“打我账上就行。”
  -
  艾尔海森看着报告上最后一家店铺的信息,他一挑眉,看着底下略微有些熟悉的地址,没再多想,抬步向那个方向走去。
  艾尔海森站在早上才来过的花店门口,观察给花浇水的少女。
  或许出生在钟鸣鼎食之家,少女穿着昂贵的丝织旗袍,一举一动都优雅且赏心悦目。
  店里的人像是发现了他的视线,偏过头来看,面露惊诧,“书记官先生?”
  “嗯。”艾尔海森走进去,“昨日登记的信息需要重新核对一遍。“
  “原来如此。”惊枝将散落的头发撩到后面去,露出漂亮精致的锁骨,“哪里出错了?”
  “你看看。”艾尔海森将纸张递过去,少女接过去,纤长白皙的手指捏着白纸的边缘,圆润的指尖泛着粉,动作间,能看见指缝内的小痣。
  他比少女高得多,只要垂眼就能看见对方白的泛光的肌肤,后颈有一个很淡的粉色印记。
  “啊,只是店铺名字错了。”惊枝抬头,惊觉两人离得太近了,她连忙退开一些。
  “……嗯。”艾尔海森默然,他好像对于少女的关注有些过度了,他把笔递过去,“改吧。”
  “哦哦好的。”惊枝连连点头,拿余光偷瞄艾尔海森,啧,帅死了。
  怎么有人连皱眉都这么帅啊,可惜,不是我对象。
  惊枝在心底摇头,将改过的文件还回去,“麻烦你了,书记官先生。”
  “职责所在。”艾尔海森微微颔首,将文件一卷离开了这里,他觉得很有必要找个清静的地方思考一下自己为何如此反常。
  -
  事件就在琐碎的杂事中流逝走,很快就到了祖拜尔剧场演出的时间,惊枝选了开的最好的琉璃百合做成捧花,关了店门后才慢悠悠的往大巴扎走去。
  “惊枝!你也来看演出?”声音有些耳熟,惊枝转身看过去,昨晚见过的建筑师卡维冲她挥挥手,见她看过去又裂开嘴笑,“这里,这里!”
  惊枝抿唇,没看到妮露的身影,她思忖片刻,抬步向卡维走去。
  “卡维先生。”她对着卡维点点头,“好巧。“
  “嗨呀,叫我卡维就好。”卡维挠头,拍拍她的肩,“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有一起喝过酒的交情呢。”
  惊枝:……
  看出来了,这位卡维先生真的很自来熟。
  “哦对了,您托书记官先生买的花怎么样?出了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花店找我哦。”惊枝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偏头粲然一笑。
  “诶??我没……”电光火石之间,卡维的直觉告诉他不要说出否认的话,不然会被整的很惨,他及时将话咽了回去,“啊不,我是说我很喜欢。”
  哈,艾尔海森,可让我抓着你的把柄了!!!居然用我的名义去买花,这回一定要狠狠地嘲笑!好好报一下过往的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