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恐怖小说 > 和书记官表白以后 > 第1章告白第一天
  1.
  “请和我交往吧!拜托了!”
  惊枝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此刻她正站在兰巴德酒馆内的入门处,酒馆内盈反沸天,酒杯碰撞的清脆声响像是敲在她的心上,让她不由自主的一颤。
  背后嘈杂的声音拥着她,以至于显得她面前的青年更加冷漠且不近人情。
  惊枝咬紧下唇,贝齿在上面留下深深的痕迹,她的脸红到快要爆炸,内心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会有这么让人社死的惩罚。
  -
  惊枝有些坐立不安,虽然表姐说是给她接风洗尘,但这里的人除了表姐,其他的她一个都不认识。
  他们还一直劝她喝酒。
  大概是见她态度坚决,也没什么意思,他们就拉着她开始打牌。
  七圣召唤的打法倒是挺简单,但惊枝完全是个游戏黑洞,一连输了好几次,接到的惩罚大都不痛不痒。
  或许是觉得没意思,在惊枝又一次输掉以后,一个戴着单边眼镜的女生推推滑下去的眼镜。
  “有点没意思诶,不如——”她故意只说半截,吊足了胃口,“不如就让小惊枝等在门口,和下一个进来的人表白吧,怎么样?必须让对方回答哦~”
  “而且,像惊枝这样可爱的女生,没人能够拒绝吧。”
  这话说的恶意满满,也就是说不管接下来进来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如果拒绝了也只是惊枝丢脸,如果接受了再告诉对方这只是个游戏,对方恼羞成怒造成的后果全由惊枝一人承担。
  她抬眼看着提议的女生,对方明明笑意盈盈,她却像被猛兽盯上一样,无端的打了个冷颤。
  “我不……”惊枝的话没说完,就被起哄着推着到了酒馆入门口,她只要有后退的意向,就会被推回来。
  就连酒馆老板都笑呵呵的在旁边看热闹。
  -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刚担任书记官的艾尔海森也终于处理完了手上的工作,只要想到以后就可以拿出更多时间来看书还没有人打扰他的心情就好得不得了。
  正巧赛诺回到教令院休息,提纳里的研究也告一段落,至于卡维,他随时都是空闲的,于是他们四个决定好好聚一下。
  “提纳里,我从沙漠带回来的特产枣椰蜜糖你品尝了吗?“赛诺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熟悉他的人都能看出他平静表面下的跃跃欲试。
  提纳里如临大敌,打算制止他说下去,“停,我不想再听你的冷笑话了。”
  “什么什么?让我听听。”卡维面露好奇,撇下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艾尔海森凑到两人身边。
  “「枣椰」蜜糖,无论在「早」晨还是「夜」晚都能帮助补充能量。”赛诺说起冷笑话,眼睛都像是在发光。
  “我就知道哈哈哈哈。”卡维放声大笑,惹得路人频频朝他们看过来,“虽然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但赛诺一本正经说冷笑话的样子真的很难让人不笑哈哈哈哈哈哈。”
  “你终于还是被设计图逼疯了吗?”艾尔海森一开口就是熟悉的嘲讽,他说完这话没管气急的卡维,推开了兰巴德酒馆的大门。
  -
  “请和我交往吧,拜托了!”
  少女的声音不大,但在她闭着眼视死如归的说完这句话以后,这一小圈的人都噤声了。
  毕竟没有人不认识青年身后跟着的大名鼎鼎的大风纪官。
  于是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站在人群中央的少女红着脸,眼里好像还氲着泪水,咬着下唇等青年给出一个答案。
  青年脸上看不出表情,眼底沉沉的和少女对视。
  艾尔海森身后的三人对视一眼。
  提纳里:是游戏输了啊。
  赛诺:……需要叫风纪官来帮忙维持秩序吗?
  卡维:哈?艾尔海森这家伙居然还有人表白??!
  惊枝都快羞死了,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不认识的人表白了,快点拒绝吧,不要让我站在这里了!
  她在心底祈祷,恨不得遁地逃走。
  沉默的有些久了,提纳里正要上前帮忙解围,却听见艾尔海森开口——
  “好。”
  哈???
  他说什么?
  他同意了这个少女的交往请求???
  他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赛诺隐晦的看了一眼对面少女略显稚嫩的脸,摸着下巴思忖,不会下次见艾尔海森要去地牢里吧?
  惊枝没想到面前的人居然答应了?不是吧?他看不出来这是游戏输了的惩罚吗?
  她有些愕然,这下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想要扭头去找表姐,却发现她好像不在这里了。
  “那个……要不你和我们一起?”提纳里还是硬着头皮上前询问这位陌生的少女,因为她眼神惶惶,好像在人群中央寻找熟悉的人,但明显没有找到。
  泪水在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打转,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或许根本没想过会被接受吧,这明显就是个游戏啊!
  艾尔海森到底在搞什么啊??
  而且他答应之后居然就径直上楼了,完全没打算等这位‘交往对象’。
  “走吧走吧。”卡维也凑过来了,“别害怕,那家伙对谁都是垮着脸呢,并没有针对你的。”
  “嗯。”赛诺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点头附和。
  “谢谢。”没看到表姐,再回去说不定还要被为难,惊枝犹豫一瞬就跟着他们上了楼。
  2.
  反正稀里糊涂的就坐在一起了。
  惊枝垂着头绞着手指,不知道该说什么,卡维明显要憋坏了,但碍于这里有个女生,为了顾及对方,根本没法直白的询问艾尔海森。
  艾尔海森倒是乐得自在,还有心思点单,给他们四人点了酒又偏头去问惊枝,“要点什么?”
  “诶?啊…我,我都可以。”惊枝超级小声,说完瞥他一眼,艾尔海森又垂下头去勾选了果汁。
  之后就没有人再说话,艾尔海森毫不在意的拿出一本书翻开来看,提纳里看看仿佛沉浸在书里面的艾尔海森,却好一会儿都不见他翻页,又看看害羞的好似要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惊枝,轻咳一声。
  “那个……我叫提纳里,是道成林的巡林官。”他对着惊枝友好地笑笑,给她介绍在座的各位,“这位是书记官艾尔海森。”艾尔海森抬眼颔首示意。
  “这位是大风纪官赛诺。”
  赛诺也点头,“你好,别害怕,只要你不犯事,风纪官不会找上你的。”
  提纳里抬起手肘给他来了一下,“这位是建筑师卡维。”
  “你好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卡维点头,终于还是开口问了出来,“你看起来好小,成年了吗?”
  “诶诶诶?”惊枝睁大眼睛,“已经成年了。”
  “我叫惊枝,是花店老板。”她像是终于缓过劲来,深吸一口气看着艾尔海森,很认真的和他道歉。
  “刚才是因为玩游戏输掉被惩罚了,希望书记官先生不要介意,就当做没有发生吧。”
  惊枝说完后一瞬不瞬的盯着艾尔海森,等着他的回答。
  是错觉吗,感觉这位书记官的脸色更臭了,一定是错觉吧。
  “随便。”艾尔海森合上书,端起送来的酒喝了一口,“方才只是解围而已。”
  “太感谢了。”惊枝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在心里感慨,这位书记官先生和他的朋友们真的是好人,“为了表示感谢,这些酒,就算我请你们喝的了。”
  “不用。”艾尔海森还是面无表情,“没有让女士破费的道理。”
  惊枝面上答应,喝完果汁,从包里拿出几张名片。
  “这是花店的名片,你们要是来买花可以打折哦。”
  然后她就找借口走掉了,走之前偷偷去找了老板,让他把艾尔海森那桌的账记在自己名下,就顶着老板颇有深意的眼神离开了酒馆。
  -
  “艾尔海森,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等惊枝一走,卡维就开口问了,“以前在教令院学习的时候有那么多人和你表白,也没见你同意啊。”
  “都说了,只是解围而已。”艾尔海森不想和他争辩,只是喝酒。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赛诺双手交叠,撑着下巴,接上卡维的话,“刚才那位惊枝小姐解释完表露不会再牵扯的意愿以后,艾尔海森是有点生气的吧?虽然她说自己成年了,但是我可不想在地牢里见到你。”
  “哈?”艾尔海森后仰倚靠在椅子上,“凭我们这关系,我保不准会带点牢饭出来给你们吃。”
  “好啦,你们别吵。”提纳里开口,又朝向赛诺,“你好不容易有休息时间,难道不想打几局七圣召唤吗?”
  “!来吧,我不会让步的。”赛诺如此开口宣誓。
  -
  惊枝回到家,被院子里的鲜花簇拥包围住之后,她整个人才真的放松下来。
  她走回卧室,拿出纸笔开始复盘今天一天的行程,这是她多年来的习惯。
  唔,早上的时候妮露来预定了一批鲜花用做舞台装饰。
  然后是教令院的贤者来巡视门店(长得很凶,但意外的慈祥?)
  下午客流正常,正常时间关店。
  傍晚被表姐邀请去兰巴德酒馆,然后输了游戏被惩罚,和名为艾尔海森的书记官表白了。
  写到这里,惊枝笔尖微顿,那小块纸很快就被墨染黑。
  她想起艾尔海森的脸,可惜了,意外的符合自己的审美,如果不是今天这种情况,她说不定会很高兴和对方交个朋友,然后深入发展一下什么的。
  啊,这张纸整个被墨浸掉了,惊枝懊恼,只好撕掉翻页重新誊写一遍。
  写到最后,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没有将表白的事情记录上去。
  估计以后不会再有过多的交集了,那就没有记录的必要了。
  嗯,惊枝心安理得的合上记事本去洗漱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