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穿越小说 > 黑心莲的娇宠日常 > 第26章小少爷26
  这次秘境之行并没寻到神龙遗迹,但每个人的收获都不少,尤其夏尔他们武学院,因有萧泽在旁指导,猎到好多异兽,炮制出许多稀奇材料。
  就在兴高采烈的众人准备回程之时,有一群全副武装的蒙面人,直接将几大学院的师生包围。
  “把你们的东西交出来!”为首的蒙面人手持高科技热武器,红外准心瞄在萧泽眉心。
  众人面面相觑,有神经大条的同学,竟然以为他们是开玩笑的。
  直到其他蒙面人也掏出武器,一一瞄准各大院校修为最高的武者老师。
  师生们才惊觉这是打劫。
  “举手,抱头,蹲下!”一声声呼喝响在耳边,他们声音通过变声器变得特别诡异。
  有热血同学想反抗,被歹徒一拳打到腹部,倒地呕吐不止。还有转身想跑的,被歹徒丢出的抓捕器,直接绑住了腿,啪的一下,脸朝地摔在地上。
  “不许动,都不许动!”为首者叫人将逃跑同学拖过来,然后他得意看看大家,忽的一脚踢到逃跑同学的小腿。
  “啊!!!”逃跑同学的腰瞬间弯成虾米状,双手想去抱住小腿,却在碰到的一刹那,发出杀猪般的叫声,显然小腿骨已经断了。
  蒙面人这一举动吓坏所有师生,他们本以为这群人只是吓吓他们,明明已是法制社会,怎么还有人敢伤害他人!
  真是有心算无心,老师顾及着学生,没敢和他们反抗。他们让学生们安全为上,将收获的异兽材料都交了出去。
  夏尔不甘心,他在草丛蹲守两天,身上被蚊子咬了无数包,才给家里“忘忧”抓了个伴儿,“你们是谁,以为还是从前无政府无纪律时代么?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打劫一群穷学生,就不怕联邦通缉你们!”
  萧泽拉了他一把,示意他不要与他们顶撞。
  夏尔不服气,死死抱着“忘忧”不撒手。
  为首之人呵呵呵笑了,那笑声通过变声器传出有点像女人,“联邦?狗屁的联邦,不过是一群散修,喊着众生平等,暗地里谋权篡位。”
  夏尔:“谋不谋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现在被劫,联邦绝对会立案,你们无处可逃!”
  为首者嗤之以鼻:“那我到要看看,他们何时能抓到我们。”
  夏尔:“一日抓不到就两日,我不信你们能逍遥多久!”
  为首者啧了声:“你在挑衅我么?信不信我现在就崩了你脑袋!”
  萧泽立刻侧身将夏尔挡在身后。
  为首者端起武器手柄挥了挥,威胁道:“快点,把‘忘忧’交出来,要不然,我拿你第一个开刀。”
  夏尔愤愤瞪了他一眼,将“忘忧”往怀里藏了藏。
  为首者下意识向前迈一步,然后又退了半步,疾言厉色低吼道:“快点交出来!”
  萧泽担心场面失控,转头让夏尔将幼猫兽给他们。
  夏尔噘嘴,突然朝为首者喊了句:“顾太阴,你敢抢我东西,咱们没完!”
  为首者一愣,随即将红外准心对准夏尔额头。
  夏尔眯眼:“真的是你啊!”
  为首者慌忙拉动保险,红外准心在夏尔眉间晃动,只要他手上一个不稳,夏尔就此长眠于此了。
  夏尔却不怕,他继续叫为首者:“顾太阴,几年不见,没想到你干起了打家劫舍!”
  顾太阴,东湖顾家长子,年纪二十有一,顾少阳兄长,身为豪门贵公子,这位一直深居简出,不常在外面露面。
  原主与顾少阳亲近,自然与这位也很熟悉,故而夏尔通过他动作细节,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
  萧泽仔细打量此人,其他人则看向表情阴晴不定的顾少阳。
  就如同夏尔对他哥的熟悉,他看到为首者端着武器的姿势,还有他与夏尔争吵时,那不自知的小动作,每每都在告诉他,面前这个匪徒是他认识的人。
  可当夏尔揭开真相后,他又不愿相信了。
  感受到众人目光,顾少阳拼命摇着头,“怎么可能,那不是我哥!”
  众人不信,开始议论纷纷。
  哒、哒、哒!
  为首者为镇压骚动,向天示警,“安静,都给我安静!”说着,他大步走向夏尔,却在半途被萧泽拦住,他骂了句脏话,抬手拿武器柄砸人,“你滚开!”
  萧泽是谁?
  只一个移形换影,直接把他手中武器卸掉,还反手瞄准上他的头。
  “哎,你!”为首者吓得后退数步,忙挥手叫人,“你敢动一下试试!”
  眼看局势僵持住,众人大气都不敢喘。
  有同学想先制住顾少阳,让为首者服软,然而他们刚动,就有蒙面人向他们脚边射击。
  为首者怒了,恨声道:“看来,还真不能留你们了!来呀……”
  就在这关键时刻,蒙面人身后响起交火声音。
  “不许动!”萧泽抓准时机,在为首者分神的瞬间,直接用武器抵在他头上。
  为首者动作也很快,右手指一抖,藏在袖口中的匕首滑到他手中,向萧泽挥了出去。
  萧泽横枪挡住,抬脚踢向为首者小腿,为首者马上躲避,却因后面地面不平,没有站稳而险些摔倒。就在这时,萧泽用红外准心,瞄上他另一条腿膝盖,砰的一声,为首者倒地。
  一切发生特别快,为首者一倒,其他蒙面人就被不知从哪里冲出来的联邦军人制服。
  众师生还在发懵的时候,联邦军人中一位大校,跑过来对萧泽敬了个礼,“将军,嫌疑人已被全部抓获,其中击毙6人,击伤3人,我军无人伤亡。”
  萧泽回礼,轻声说了句:“知道了。”他回头看了夏尔一眼,继续与大校交接工作。
  夏尔:……
  他脑瓜子嗡嗡的!
  萧泽来夏家十多年了,怎么转眼变成联邦将军了?
  身边也传来同学们的不敢置信,严嘉明拉了拉夏尔手臂,指了指萧泽身影:“萧长老这是咋回事?”
  夏尔还在感慨,怪不得萧泽一直不愿透露真实身份,原来他是联邦间谍,跑他们夏家做卧底的。
  严嘉明没得到回应,齐文峰也来询问情况。
  夏尔被问烦了,气冲冲回了句:“我怎么知道!”
  萧泽听到夏尔大吼,回头看了眼,又和大校叮嘱两句,这才回到他身边,“很抱歉,我隐瞒了身份。”
  夏尔定定看着他的眼睛,等着他开口解释,虽他从前也说过身份特殊,但谁也没想到竟会特殊到这种地步!
  联盟与世家虽不至于对立,但也存在诸多权利上的争议,传统世家大族为了维护自身利益,限制族人们为联邦效力,当然也限制了通婚与联姻。
  夏尔此时想的是,萧泽明知他们不被允许在一起,为何还要那样对他?
  是不是只为取信世家?还是为了更好隐藏身份?之前他那些所谓的坦白,是不是事先安排好的,在他发现异常时使用的缓兵之计?
  诸多疑问在夏尔大脑里回响,夹杂着上一世种种情绪,他神志忽然开始恍惚。不知谁在嘲笑他,不知是谁冷漠转身,又不知谁在指责他嫌弃他,整个世界仿佛充满恶意,让他透不过气!
  “夏尔,夏尔?!”
  他最后只看到萧泽焦急的脸,然后坠进了无尽黑暗之中。
  再次醒来,夏尔已回到夏家,他呆呆躺在床上,身心疲累不堪,不想说话,也不想吃饭喝水。
  范医生为他诊疗后,得出他感情受挫有自闭倾向,需要他人宽慰与家人陪伴。
  夏尔对此嗤之以鼻,他上一世所受之苦,比这次大多了,感情受挫是有点,但还不至于自闭。他什么都知道,只是懒得与人说话,懒得去猜他们心思,对所有事都提不起兴趣罢了。
  他只想静静,只想放空自己。
  直到他听管家说起余霞母子,“小少爷,家主很担心你,每日都要询问你的情况。还有,他已下令彻查那对母子,等到所有罪名落实,家主会派人将他们送回地下城去。”
  夏尔在心底嗤笑,原主早被那对母子害死,夏志坤的愧疚未免晚了些!
  管家欲言又止:“小少爷,我不知该不该说,顾家出事了,恐怕牵连到了江家,这些天,江家几波人过来看你,都被家主拦下了。”
  夏尔对江家没啥感觉,那些人被夏志坤赶走,正合他意。
  管家见他态度还算平和,又爆出一条惊天消息,“还有件事,我偷偷告诉你啊,家主有心追回江先生,想重新迎娶他回来当夏家夫人。小少爷,你一定很高兴吧,毕竟你一直不希望他们离婚。”
  夏尔一点都不高兴,夏志坤这渣男,怎么又把主意打到他便宜爹爹身上了?
  管家絮絮叨叨又说了些话,然后为夏尔掖掖被角才转身离开。
  又过了几日,便宜爹爹江景突然出现在他床边,他拉着他的手语重心长说道:“修行之路其修远兮,谁人没遇几个渣!没事,孩子,坏的不去,好的不来,你后面的人生还很长,总能碰到一个与你心意相通情投意合的。”
  夏尔想到之前管家说夏志坤想重新追求他的事,忍不住问道:“那您呢?有没有碰到情投意合的?”
  江景没想到他会突然开口,待听明白他的问题后,发出一声短暂的苦笑:“还没有,离婚后,我曾想找个比你父亲更好的,可我游历四方走遍大陆各地,发现好的要不已经结婚了,要不就是和不喜欢的人联姻了。”
  夏尔:“所以,为什么要结婚?”
  江景愣了许久,随后点头:“也对,为何要结婚呢?我们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我们也可以用劳动换取报酬,我们不必仰人鼻息,也不必遵循家族那些死板的规矩。”
  随后他重重叹了口气,总结道:“我们所谓的爱情,不过是想在别人心里占有一席之地,得到别人的关心与爱护,可是,大部分武者在意的只有自身修为和社会地位。”
  夏尔:“是啊,只有修为与地位才是永恒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