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穿越小说 > 黑心莲的娇宠日常 > 第10章小少爷10
  远处嘈杂声越来越近,顾少阳与严嘉明对视一眼。
  欧小雨耳力一般,才听清外面吵闹内容,她在暗恋对象面前,一直都很腼腆很害羞,所以刚才就算好奇死了,她也没敢开口询问半句。
  “夏尔不过三级初阶,怎么可能给人看一下伤,就把那人给治进阶了?除非他是神级融合师,在给低级武者内视时,才有可能引导武者自行突破。可神级融合师,那只存在于传说中。”欧小雨不想暗恋对象以为夏尔很厉害,忍不住小声解释道。
  神级融合师天生灵体,相传他们修为深厚,寿命可达三百岁,就好比古代文献记载的筑基仙师,不仅能上天入地,御剑飞行,还有金刚不坏之身,可在风雨水火中自由穿行。
  严嘉明挑眉,对夏尔突然来了兴趣,示意欧小雨:“走,咱们去看看。”
  顾少阳也想去,可他兽魂在体内乱窜,一动身上就绞痛难忍。
  “江老师,江老师,你快来看看,夏尔同学可以让武者进阶!”救护老师拉着夏尔过来,对重症观察室内喊道,他身后跟着一众武者同学,他们七嘴八舌聊着夏尔的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夏尔哪有那么厉害!
  余音正协助江老师为武者疏导兽魂,乍听到这一消息,他手下一个不稳,竟让这位同学的兽魂偏离了原定经脉。
  “呜。”武者同学痛得低呜出声,身体跟着开始抽搐。
  江老师被影响,原本被他控制住的兽魂又开始暴动起来,武者同学发出一声嘶吼,返手震开江老师与余音,翻身向隔离室门外冲去。
  夏尔刚走进重症观察室,还没来得及看清房间布置,就感觉到一道黑影冲了过来,周边同时响起同学们的大喊:“小心,快躲开!”
  前面老师反应机敏,回手将夏尔推开,可他自己却身陷危机。还好夏尔眼疾手快,拉着老师一起向后倒去,后面跟上来的武者同学,扑过来将他们接扶住。
  老师:“快后退,这同学兽魂暴动了!”
  兽魂暴动的武者,武力值可飚到人体极限,他会如一条疯狗,逮到人就咬。他凶猛一扑没抓到夏尔他们,便转身向其他人扑去。
  主治江老师半隐在对面隔离室内,对重症观察室外的老师大叫道:“快给校长打电话,让校警卫带麻.醉.枪来支援。”
  在没有强大武者威压压制的情况下,只能给暴动武者打麻.醉剂,才能把伤害降至最低。然而暴动中的武者,亢奋程度堪比暴走的大象,要使用数倍麻.醉.剂才能让他安静下来。可这样一来,武者的大脑和心脏势必会受到影响,就算能把这位同学成功救下,可他以后就等同于废人,再也不能修炼兽魂之力了。
  周围的武者们唏嘘不已,他们武者虽能成就辉煌,却也冒着极大生命危险,拥有自己适配的融合师还好,如果一直没有,他们随时都有暴动的风险。
  想到此,武者同学们不由看向夏尔,默默叹息他要订婚了,对象还是位九级武者。
  打不过,抢不过来!
  夏尔不知武者同学心中躁动,他绕过他们保护,走向重症观察室大门。
  “哎,夏尔,你干嘛,那边危险!”齐文峰急忙拦下他。
  夏尔打开他的手,走到老师身边,“只要配合得当,咱们能制服他的”。
  夏尔身后的武者同学:……
  老师皱眉:“夏尔,不要任性,你快跟他们离开。”
  “是啊,夏尔,快走吧,这边太危险了。”齐文峰后悔把夏尔叫来了。
  夏尔却道:“我能治好他。”
  老师:“什么?”
  夏尔:“武者会暴动的原因,大多是因兽魂在经脉乱窜,一部分聚集到大脑,使颅内压升高,导致患者神志不清。这种情况,不是对鼻下进行穿刺,让颅内压降下来就行了?”
  老师:“是没错,但谁能控制住他?学院最厉害的武者老师只有七级,他还去海边休假了!”老师知道夏尔想帮忙,但是危险的事怎么能让学生去做?“好了,这些不是你能管的,快走吧。”
  这时里面的江老师,也在吩咐其他同学找地方躲开,不管武者还是融合师,都不能靠近暴动的同学。
  老师将夏尔往身后拉了拉,给后面同学使眼色:“你们带他先走。”
  夏尔却不肯:“不行,老师,你恐怕忘了,我有全系融合之力。”
  老师不耐烦挥手:“你有全系融合之力又怎么样?连江老师这六级中阶都治不了他,何况你一个三级初阶的。”
  夏尔微微勾起唇角,“老师,我可能没告诉你,就刚刚,在为那几位学长治疗后,我的融合之力也跟着升级了,而且已经升到了五级高阶。”
  “什么?”这位老师只有五级初阶,他通过简单的观相已经看不出夏尔修为深浅,只能伸手搭上他脉搏,随后他表情扭曲了一下,分不出喜怒地说道:“怎么可能,融合之力竟真的比我强劲不少啊!”
  而他们身后的同学听了,全都惊掉下巴,齐刷刷望向夏尔,眼神更加炙热。
  “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老师喃喃自语,他从没碰到过这种情况,一个人昨天还是三级初阶,今日竟已五级高阶,连跳了两级半啊!
  夏尔没多解释,指指暴动中的同学,对身后几位武者同学道:“咱们一起上,只要你们按住他一分钟,不,半分钟,我就可以救醒他。”
  齐文峰:“真的么?”
  夏尔颔首:“他四级初阶,我五级高阶,治疗他,小菜一碟。”
  也不知是夏尔今日创造了太多奇迹,还是他们对暴动同学的同情,那群武者同学竟然信了,他们不顾老师反对,开始听从夏尔安排。
  就这样,一群胆大的年轻人,开始拯救他们的同学,藏在各个观察室里的同学,无不从门缝紧张望着他们。
  严嘉明非常庆幸自己伤得不重,兽魂也早早被欧小雨安抚下来,在暴动同学冲过来之时,他拉着欧小雨顺利躲回顾少阳隔离室。
  暴动同学没了目标,开始打砸周边物品,还用自己头一下一下撞墙。
  他听着那砰砰砰的闷响,都有些脑壳疼。“唉,可惜了!”
  欧小雨很害怕,跌跌撞撞跑到顾少阳病床后,“校警卫怎么还没来?呜呜,那个学长,不会冲进来吧?”
  刚才那学长的巴掌,差一点打到她的脸,她真被吓坏了,抱肩把自己缩成球,低泣道:“我不想死,我刚18,还没来得及谈恋爱。呜呜,校警卫怎么这么慢,都快出人命了啊!每间隔离室都应该提前放好麻.醉.剂,现向校长申请多耽误事啊!”
  顾少阳斜了她一眼,女孩子胆子小可以理解,但是那暴动的武者,怎么说也是她同校学长,在没有危及她生命的情况下,她怎么能这般心安理得盼着校警卫快点来,还如此狠绝的想对每个暴动武者使用麻.醉.剂呢?
  不知是不是他体内兽魂作祟,让他生出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万一他兽魂压制不住了,他会不会也被人无情地注射下麻.醉.剂呢?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暴呵,随后是几人的吆喝,还有江老师疯狂大喊:“你们几个做什么,快住手!”
  “怎么回事?”顾少阳精神一凛,费力从病床上坐起,望向扒着门缝偷看的严嘉明。
  “卧槽!”严嘉明瞪大双眼,一把拉开观察室房门,让顾少阳看清重症大厅内发生的事。
  只见几个轻伤武者齐力按压住那暴动同学,夏尔则骑坐在那同学胸口,手持最粗最长的针管,狠狠向那同学鼻腔刺去。
  “他在做什么?!”不止顾少阳一人发问。
  “鼻下……”欧小雨偷偷从床后面抬起头,苍白着脸呆呆望着大厅里的一幕,惊恐道:“鼻下穿刺,上周我们刚学的,老……老师说这样可以降低颅内压,一般用于野外的武者兽魂暴动急救。”
  严嘉明闻言转头向欧小雨确认:“你们上周学的?”
  欧小雨张张嘴,然后带着哭腔嗯了声。
  严嘉明与顾少阳:……
  “啊!”暴动同学疼得发出嘶吼,他奋力挣扎力量跟着翻倍,差点把他身上的夏尔甩出去。
  “哎,快去帮忙!”顾少阳焦急下了床,拉上严嘉明往外走。年轻人都有热血,他们不能见死不救作壁上观。
  江老师也从另一间观察室冲出来,他本想阻拦这几个莽撞鬼,可事已至此,他只能先扶稳夏尔,协助他将针管插得更深一点。
  随着暴动同学鼻下大股血液流出,他挣扎力度也开始慢慢减弱下来。江老师经验丰富,命令周边武者:“好了,你们退开一点。”
  夏尔没有动,反手要为暴动同学治疗。
  “等等,你做什么?”江老师一把攥住他的手,一脸不认同:“他兽魂现在稳定了,需要先拍几张透视片。”
  夏尔皱眉:“只是暂时稳定,如果不及时疏导,他兽魂很可能逆袭经脉,亦或者再次陷入暴动。”
  江老师:“你这鼻下穿刺做的并不附和标准,怎么知道有没有伤到他大脑,大脑那么精密,神经血管那么多,碰到哪个都是大事!”
  夏尔坚持:“他没事。”
  “没事怎么会流这么多血?”缓过神的余音,几步跑过来,支持江老师,“经脉固然重要,但是人的生命更重要,夏尔,你修为才几级,怎么可能做到万无一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