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穿越小说 > 黑心莲的娇宠日常 > 第7章小少爷07
  顾少阳突然出现,吓了几人一跳。作为兽魂武者,他耳力非常,当然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此刻眉头隆起,腮边肌肉紧绷,看来自尊心受到不小伤害。
  夏尔暗中勾了勾嘴角。心道:这人上赶着找骂也是活该。
  “夏尔,你有空在这里与人闲聊,就没时间去见我!”顾少阳虽保持冷静,语气里也多了几分不善。
  夏尔掏掏耳朵:“顾学长,是你有事找我,而不是我有事找你,为何我要抛下朋友去见你,你以为你是谁呀?”
  “夏尔,我不是来吵架的!”
  “我也没想跟你吵,是你一上来就跟吃了枪药一样。”
  顾少阳语塞,缓口气才道:“夏尔,咱们聊聊,你跟我走。”
  夏尔拒绝:“有事就说,你我现在还是避嫌比较好。”夏尔故意约他前来,就是想让众人看到他对自己纠缠不清,从而打破他在众人心中的完美形象。
  “夏尔!”
  “干吗?你要说的事见不得人么?”这人明明一直否认两人关系,如今对他如此不依不饶,真是太过小心眼儿了!
  “你别闹了,行不行!”顾少阳不耐烦,上前要拉夏尔。
  夏尔躲开,嗤道:“我闹什么了?咱们又没啥关系,你一兽魂武者,我一融合师,有什么好聊的呢?被人看到了,不仅徒增误会,那些绯闻也会越传越邪乎了吧?”
  午餐时间,校园里人来人往,看到他们这边起了争执,同学们全都围了过来。他们议论纷纷,依照最近的传言,猜测顾少阳是不是觉得夏尔把他给绿了?
  顾少阳听到他们窃窃私语,脸色越来越臭,咬牙切齿道:“夏尔,我说了,咱们去聊聊!”
  “咱们之间真没什么可聊的。”夏尔拒绝转身要走。
  顾少阳见状,急忙上前去抓他:“夏尔,你在故意羞辱我么?!”夏尔以往见他生气,早早就会服软,现在他总算明白了,夏尔如此,就是故意让他当众丢脸。
  “哎,嘶~”夏尔手腕被攥住,想甩也甩不掉。
  “顾少爷,此话严重了吧?”身侧突然出现一道黑影,由虚化实,一道掌风扶过,搪开顾少阳,逼他放开了夏尔。
  “萧泽?!”夏尔望着一身笔挺,梦幻出场的人,忍不住去揉眼睛。
  没有任何脚步声,直接出现在他身边,还从虚影化成了实体,这太玄幻了吧!
  “你没受伤吧?”萧泽拉起他手腕检查。
  夏尔有点回不过神。
  围观同学们也都不敢置信瞪大双眼,以手掩口木呆呆望向萧泽。
  “幻影术!”还是顾少阳比较有见识,他神色复杂望向萧泽。
  “这就是传说中的幻影术么?”李明立惊醒,为周边人科普,“据说幻影术是门高级法术,以虚化实,以实化虚,幻化分.身,决战无形。”
  “当今修习幻影术的不过三人,他们均为九级武者,啊啊啊,真没想到萧长老便是其中一人!”李明立对着萧泽露出星星眼。
  可萧泽并没搭理他,而是拉着夏尔手腕反复查看。
  一众围观同学感叹道:“哇,他就是要与夏尔订婚的九级武者吗?也太帅了吧!”
  “是啊是啊,没想到他这么年轻!”
  “他是咱们大陆最年轻的九级兽魂武者了吧?”
  “嗯,听家里长辈说,他是近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
  “哎呀,你们快看,他一直在帮夏尔检查手腕。好温柔,好宠溺!”
  “啧啧,有这么强大的武者护着,真让人羡慕!”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都在夸赞萧泽,不知不觉聚到前面,想把萧泽相貌看仔细。
  “你有没有受伤?”萧泽再次询问夏尔。
  “还好,不疼。”夏尔摇头。
  他目光始终在萧泽身上打转不舍得离开。萧泽一身墨绿丝绒对襟礼服,内搭白色立领衬衫,腰间束着金丝缠龙带,脚踩鎏金黑蟒靴,帅出凛冽气质。
  在原主记忆中,萧泽并不常穿礼服,就算是在二爷爷寿宴上,他也只穿了件半休闲款节裳。今日他格外帅气,也不知去做什么了。
  “以前没见你这样穿过,怪好看的。”夏尔抬手戳他手肘,他那衣服质感如貂皮,非常好摸。
  萧泽攥住他作乱的手指,一脸无奈:“我的小少爷,你手腕都红了,真不疼?”
  夏尔这才瞥了一眼,那几个手指印还真挺红。“啊,是挺疼的!”他马上改口道。
  夏尔高举手腕给顾少阳看,“顾学长,你看看你做的好事!校规第28条规定:兽魂武者不得以任何方式侵害融合师,故意致融合师轻微伤或轻伤者,应依照校规16条处理,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故意致融合师重伤或死亡者,应交由警方处理。”
  夏尔:“你说吧,这怎么办。”
  顾少阳知道夏尔又在作妖,还是耐下性情问道:“你想要什么?”
  夏尔娇纵任性,为和他赌气,在夏家二老爷寿宴上,让夏家家主对外宣布,他与萧泽即将订婚的消息。
  当时他的确很生气,听他误导别人,污蔑自己移情别恋,然而开学回到学院,又听同学传他攀附强者,故意勾引萧泽长老,损毁了名声,他又觉得夏尔既可悲又可怜。
  今日过来找他,本是为了和他商量,如何把流言压下去的事,他却无理取闹上了隐,根本不领他的情。
  这样也好,当初把他带在身边照顾,不过是看在他们是表兄弟的情面,如今随了他心愿,他们再无关系,他也可以落个耳根清净。
  只不过,心底总有那么一点不甘,他又不知这不甘源于何处!
  顾少阳握紧拳头,目光转向萧泽,而萧泽只对夏尔手腕感兴趣,连个眼神都没给过他。
  夏尔听出他这是想补偿的意思,想了想道:“哦,我还没想好,等以后我想到再说。当然了,我不会有过分要求,一定会是不违犯法纪与公序良俗而且你能办到的事。”
  顾少阳冷哼一声,算是应下,转身走开。
  夏尔侧头望向再次抓住他手腕的萧泽,小声道:“我不疼,刚才是骗他的。”
  萧泽微一挑眉,随后抬手揉了揉他脑袋。
  一旁围观的同学们集体欢呼,都说他们好甜好甜。
  萧泽的出现,彻底打破那些流言,夏尔从小有名气到大名鼎鼎不过在一夜间。
  什么勾.引九级武者,什么与顾少阳不明不白,什么因顾少阳喜欢他人,而赌气与家里客卿长老在一起,都成了过眼云烟。
  现在只剩下,九级武者对夏尔非常宠溺,两人订婚是两情相悦而已。
  慕强是人类本性,更何况那九级武者对他那么宠爱。
  李明立几人兴奋表示,萧泽将代替顾少阳,成为他们的新偶像。
  总之,夏尔名声彻底洗白,那些羡慕嫉妒他的人,都不敢在背后说酸话了,因为不小心被人听到,就会被同学们堵墙角谈人生。
  没人捣乱,夏尔在学院过得特别舒坦,他心中怨气越来越少,将全部心思放在学习之上,文化课竟越来越好,融合之力也在节节攀升,最近的一次实操小测中,他还拿到了甲级成绩。
  随着同学们把萧泽出现的事广泛传扬,各世家也都得知了夏尔这则花边新闻,同时了解了事件大致经过,有爱说嘴的夫人,没事把这事捅到顾少阳母亲面前。
  顾少阳母亲江月与夏尔爹爹江景是对堂兄妹,年少时他们在江家都属于天骄人物,江月比江景资质差一些,要不是她是个女人,可以诞下资质好的子嗣,当初嫁入顾家的未必会是她。
  听到小儿子被别人压一头,由其是被江景儿子压一头,她窝了一肚子火,当日给顾少阳打去电话,“阳阳,你怎么回事啊?你不是不喜欢夏尔,为何还要去招惹他?”
  “我没有,我只是想……。”
  “行了,你以后离他远点,他都被江景宠坏了,脾气又骄纵又霸道,母亲一点都不喜欢他!你现在应把主要精力放在修炼兽魂之力上,如果在修炼过程中出了岔子,可以来找母亲为你疏导。”
  “母亲,我已经成年了,我修炼出问题,不能一直都找您!”
  “你这孩子,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害什么羞呀!”
  “不是……”
  “好了好了,你不是跟夏家那个继子关系挺好的,他融合之力等级不是已经到四级了?你也可以先让他帮你,反正他出自地下城,性子自卑又怯懦,极好控制,等你寻到合适的女性融合师,给他一笔钱打发了就好。”
  顾少阳气息顿了一下,随后轻轻应声说好。
  “好啦,知道你最近受委屈了,俗话说:‘忍一时之气,免百日之忧。’你父兄们下周回来,听说已经寻到黄龙丹古方了,你就好好修炼,等咱家炼出那丹,你和你兄长的修为,还不是一日千里,别人拉四匹马也追不上。”
  “母亲,您是想说‘望尘莫及’么?四匹马追不上,那个是‘驷马难追’,形容说话算话的。”
  “哎呀,反正就是那个意思,你懂了就好。总之,你全心全意修炼兽魂之力,其他都不用放心上,不就是九级兽魂武者,过不了三五年,我儿子也会是位九级武者,比那个夏家的客卿还要年轻有为!你说是不是?”
  “嗯,我明白的,母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