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穿越小说 > 黑心莲的娇宠日常 > 第1章小少爷01
  夏尔死了,在他40岁生日当天,死于器官衰竭,他身体静静躺在病床上,灵魂浮在半空等待上帝召唤。
  他这短短一生,被背叛,被抛弃,努力爱着,最后却是一场空。
  他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人会来看他,他现在死了,也不知他的尸体最后会如何处理。
  如果人有下辈子,他绝不会轻易再爱上某人,让自己输的体无完肤。
  一阵急切脚步声打断他思绪,他抬眼望向赶来那人,那人一身白大褂,衬衫纽扣扣到最上面一颗,原本打理整齐的头发,因跑动有几缕碎发落在耳边,他本是冷静自持的一个人,此时眼中满是焦急与心疼,在见到他凉透的尸体后,不小心打翻了手中物品。
  夏尔盯着摔在地板上的东西发怔,那一大捧价格不菲的百合粉玫瑰,折得折散得散,本还可捡出几只花型完好的,却因一旁保温桶盖子没拧紧,染了一身软糯虾仁粥,那虾仁粥里可能放了鸡汤,黄橙橙油亮亮,看着就让人有食欲。
  夏尔不尽叹道:这是送他的么?真是可惜了!
  那人是“肖医生”,夏尔没问过他全名,只是跟着病友一起喊他“肖医生”。“肖医生”是他主治医生,除了他这重症者,还有10多个病人也归他管,他平时工作很忙的。
  “我来晚了……本想亲口与你说……生日快乐。”“肖医生”声音明显有哽咽,没理会掉在地上的东西,他抬起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抚住床上苍白且瘦骨嶙峋的脸。“肖医生”久久注视着他的脸,然后突然弯腰亲了一口,并在他耳边说了句:“如果我们能早些遇到……”
  浮在半空的夏尔:这是什么节奏?!
  还没等他想明白“肖”医生话中深意,他的灵魂就被一股神秘力量抽离,而他也终于意识到自己那糟糕的上辈子根本不属于他。
  他只是穿进别人身体,经历别人一生,成为愚蠢而不自知的炮灰!
  胸口郁气,散了又聚聚了又散,他觉得自己是个笑话,宛如蜉蝣,来过人世,又悄然无息消失。
  只有夏尔这个名字,才是真正属于他的。
  ---
  夏尔再次醒来,身处现代样式的仿古房间,他身上某处有些酸痛,双腿一动就会打颤。
  “萧泽,你怎么敢!”虚掩的房门外,传来中年男人愤怒喊叫,以及衣料摩擦的声音。
  “家主息怒,请听我解释。”另一道声音沉稳冷静,没有半点被抓包的心虚。
  只是他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尖叫声打断了,夏尔也因此回想起原主此时境遇。
  原主也叫夏尔,出身古武世家,因父亲再婚阿爹远走而负气伤心,在不理智的情况下,对某人下手,没害到想害的人,反而把自己给坑了。
  挺好,他又穿成了一名作死炮灰,原主除了缠着不喜欢他的人,还一直被家族责任桎梏着。
  门外尖叫的人,便是原主父亲的再婚妻子余霞,而原主想要害的人,则是她儿子余音。
  “出……出什么事了?坤哥,萧长老,你们……”余霞声线比一般女子低柔,说话自带几分魅惑之意。
  “没事,你怎么过来了?”原主父亲夏志坤语气里还带了几分余怒,但相较刚才已经收敛了很多。
  “我是上来找夏尔的,听到这边有动静……”
  “找夏尔?”夏志坤追问。
  “哦,昨日我与他因花园观景亭装饰的事发生了小争执,今日一直没见他,楼下宾客们一直在问……他可能还在生我气,我想先和他道个歉,请他下楼与宾客们打个招呼。”余霞说的委婉,却处处在指责原主。
  “萧泽,你让开!”果不其然,夏志坤听后,怒火再起,他与门口之人发生冲突,非要强行进入这房间。
  “家主,请冷静。”萧泽是夏家客卿长老,除教导小辈修炼功法外,还会在需要时替夏家应战。
  在原主记忆里,萧泽一直拒人千里,怎么会碰巧出现,解了原主危机?
  可他来不及多想,房门已经被原主父亲撞开。
  夏志坤年近七十,外貌却只有四十多岁,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里,人类平均寿命已提高到一百二十岁,夏志坤这年龄也只算个中壮年。
  “小兔崽子,你给我起来,你知不知你都干了什么?!”夏家研习烈火功法,性子都比较火爆,夏志坤宛如阎王殿石柱上的烈火金刚浮雕,瞪向床上夏尔:“你给我起来,你使那些小手段,早被我的人发现了,今日日子特殊,我本不想与你置气,可我没想到你竟做出这种有辱家风的事!”
  夏尔听到此话,噌的一下子从床上坐起,直视暴躁如雷的原主父亲。
  他不是原主,没权指责谁,更没理由埋怨谁,可他体内还残存着原主的一丝悲愤与不甘,还有对这位父亲的彻底失望。
  他的眼神直直望进夏志坤心坎,这一刻,空气仿佛静止,待原主残存情绪消减后,他这才真正接收了身体。他收回目光,垂头思考要如何脱离夏家,让自己自由自在生活下去。
  殊不知,他这一系列失望到心死的神态,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他们发现那骄傲无比的夏家小少爷,竟瞬间失去了所有神采,仿佛要羽化而去。
  夏志坤一阵恍惚,“夏尔?!”
  “咦,夏尔在这里呀!”余霞也跟了进来,她声音好外形更好,五六十岁的人,脸上没有半点老态,还宛如少女般水嫩,只是气质与年轻人不同,她仿佛水中白莲,高洁之中带着坚韧。
  可在原主眼中,这小三长相平平,虽有纯净木系融合之力,善辅助火系兽魂武者调理筋脉,却比不上阿爹的全系五行融合之力,更何况她出自地下城,品性方面有待考究,再者,她还有一个与原主一样大的儿子,她不可能没抱任何目的来接近父亲。
  原主觉得父亲眼瞎心盲,阿爹相貌堂堂,到了哪儿都是人群焦点,被人称赞公子世无双,阿爹的五行融合之力万里挑一,让兽魂武者钦慕融合师敬仰,父亲从前都是人们艳羡对象,可他却偏偏选择与阿爹离婚,娶了这么个心机女。
  “怎么回事?”余霞捂嘴看向床上半.裸的夏尔,惊觉到什么,又回头看看立于身后的萧泽。“这……怎么会?!”
  夏志坤压下的怒火又被挑起,只见他脸色从青转红,头发一根根竖起,周身隐隐闪烁着烈焰虚影,恨不得冲过来将夏尔劈死。
  一道残影闪现到床前,抬手迎上夏志坤八级兽魂武者厉掌。
  “萧泽!”
  “家主莫气,此事我会负责,请不要责怪小少爷。”
  “你什么意思?”
  “我愿以千年兽核为聘,与夏尔结为夫夫。”
  千年兽核,有市无价,多是古代大世家留存下来的镇宅之宝,这东西不分属性,可助高阶武者直接突破瓶颈,是所有兽魂武者趋之若鹜的珍品。
  “这……”夏志坤面露犹豫,他看看眼前男人,又看了看床上夏尔,思考一番后终是点了头。
  夏尔只觉得可笑,夏志坤把原主当货物了吗?
  从前总在儿子面前说与顾家联姻后会如何如何,如今继子更得顾家少爷喜欢,就想把儿子卖给其他人了?!
  夏尔怒气冲冲从床上跳起,一腿踹开碍事的萧泽,抓住下滑丝被裹到腰间,对夏志坤吼道:“休想把我换‘钱’,我十八了,有权为自己的人生做主!”
  实力超群的萧泽,突然扑通一声坐到地上,顿时把众人注意力吸引。
  夏尔厉目瞪向罪魁祸首,只见这萧长老顶着“肖医生”的脸,手臂半撑在床边,衬衫衣襟被他发达的胸肌绷开两颗扣子,一颗跳到床下,一颗打在夏尔白皙脚背上。
  夏尔看着他的脸愣住了。
  萧泽笑笑,慢条斯理单手撑着床沿站起,面上不见一丝狼狈,“请家主和夫人先行移步,我与小少爷私下谈谈。”他说话语气恭敬却不失强势,让夏志坤和那小三不好反对,很自然地退到房间门外等候。
  这位体型看上去比“肖医生”大了一号,他一边整理敞开的衣襟,一边问他:“你仍喜欢顾少阳?”
  夏尔皱眉:“谁?”
  萧泽剑眉轻挑。
  夏尔立刻记起来,顾少阳便是原主一直缠着的人,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两家人又有意撮合他们,直到小三余霞之子余音出现。
  余音也是融合师,小小年纪,三系融合之力,使用的炉火纯青,他资质好,学习努力,倍受众人期待。
  反观原主,从小娇生惯养,一不顺心就发脾气,虽遗传了阿爹的好体质,拥有全系五行融合之力,却不珍惜更不勤勉上进,如今也不过三级初阶水平,与那余音差了一个等级。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原主这样的当然会被人“放弃”,可原主从没反思过自身,只当顾少阳也跟他父亲一样,被余音母子迷了心智,他为了让父亲和顾少阳认清他们,没少做针对那两母子的事。
  见夏尔不语,萧泽叹了声:“那行吧,我不强求。”
  “只不过。”萧泽幸灾乐祸道:“你中的是‘迎仙’,这药作用时间长,短则三月,长则半年,之后会不定时发作,你要怎么办?去找顾少阳?”他目光在夏尔颈上流连,提示他们之前发生的事,“他会接受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