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玄幻小说 > 洱海边相见 > 第1章雨天
  快乐时光就像胶卷的一帧画面,刚捕捉到它的存在,下一瞬就飞速幻灭,逃出了人们视线。各种意外倒是兢兢业业,排著队一样纷至遝来,仓促到连收拾心情都显得多余。哪怕刘一航自认为内心豁达,凡事都往好处想,早上醒来看着窗外的连绵细雨,都忍不住憋回国骂,感叹一句清凉好个夏。
  
  
  江曼凌晨两点多发来信息,说有些不舒服打算休息一天,让刘一航不要受她影响,自己出去玩。但事实上,刘一航觉得她在保持一种刻意的礼貌。也许是出于素养,也许是女性自身的矜持,但他依旧觉得三年的交谈并没有真正消除空间上的距离感。他自己之前还把人家看成一团色彩呢,江曼怎看待他都不会比这个更过分。最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他心底总会浮现出一丝伤心。倒不是因为什具体的事情,只是每看江曼一眼,那种酸楚就更添一分。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段友谊,还在未来几天变得更加牢固,又能失去什呢?
  
  
  雨势渐长,白蒙蒙的雾气随风飘起,笼罩了山下的平野,让百米外都看不真切。四周屋顶的瓦片被浸湿后,露出寂寥无比的黝黑色,一屋接着一屋,一片接着一片,终于连上了漫天乌云,只留下天边的一角光亮。在那抹惨白的照映下,朦胧的群山更显冷峻,一团团山顶的水汽如同决堤的河流,沿着山体倾倒下来,势要填满古城所处的这片洼地。窗外只剩下雨声和远处的狗吠,反倒觉的安静。也不知后主李煜此刻看了,是不是可以聊以慰藉思乡之苦,暂当回顾一番江南时光。刘一航房间在三楼,床挨着窗户,他坐起来看了眼下面的小巷,青色的石板路历经无数的踩踏后早已变得平整光滑,此刻被洗刷的透亮,清楚的倒映出墙角的石榴树和几株盛开的月季。一个小男孩正在玩耍,他拖着条棍子发了疯一般敲打积水,毫不在意浑身湿透的衣服。也许他才是最开心的那个人,刘一航心想。
  
  
  他推开房门倚在栏杆上,望向天井对面的二楼,江曼的房间。那简简单单的一道门,如此轻松的隔绝出两个世界,你我不见,互不相知,比峡谷还难以跨越。刘一航无法再和昨日一样,用男性的鲁莽作为借口拉近彼此。他深知任何两个成年人之间总要像刺猬一样保持好距离,防止被彼此扎伤。太阳赐予了生命的诞生,可谁也没想过要坐着飞船去拥抱它。究竟是什深层次的定理,导致了小到原子,大到个人、国家、星球之间,总要保持着这般接触、融合、分离的无聊规律。如果人是以精神为主导的,又为何会被它限制?精神的力量难道仅仅只是物质的辅助吗?
  
  
  一阵风吹来,把不少小水珠撒到了他身上,刘一航回过神来,用手把头发梳向脑后,下楼借了把伞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