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神选者我当定了! > 第一章最合适的人选
  “圣子大人,圣子大人…您还有一个小时就要上台演讲了。”
  
  
  卡洛从意识恍惚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还没反应过来周围发生了什的时候,目光就被眼前这位银发灰瞳的女性给吸引了。
  
  
  好漂亮。
  
  
  卡洛看着这位女性的第一反应是这个。
  
  
  淡银色的长发被她用发簪给轻轻扎起,精致且找不出任何瑕疵的脸上挂着一丝丝不耐烦的情绪。
  
  
  可这点不耐烦的情绪很快就被她良好的修养给掩盖住了。
  
  
  端庄秀丽且能干。
  
  
  这是卡洛对这位女性的第一印象。
  
  
  她身上所穿的装束也很让卡洛注意。
  
  
  这身装束不管怎看都是一种名为女仆装的装束,还是极为正统的女仆装束…
  
  
  可圣子,演讲是怎回事?
  
  
  自己不是在办公室为了新的新闻稿而连夜赶稿吗?怎一下子就来到这个…中古世纪来了?
  
  
  卡洛捂著自己的额头,大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了卡洛的脑海之中,很快卡洛弄明白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份。
  
  
  自己的全名为卡洛·阿加塔,是钢铁之国格罗斯·阿加塔大公的次子。
  
  
  可因为犯了什错而被流放出了家族,在这之后的记忆就没有了,眼前这位女性的名字叫赫拉,姓氏卡洛不记得了。
  
  
  总之她是卡洛的贴身侍女,原在公爵府拥有女仆长这一在府内地位极高的职位。
  
  
  可因为卡洛被流放的原因,她也被一并放逐到了这远在异乡的城市。
  
  
  所以对我的态度才这差?
  
  
  “赫拉你指的圣子和演讲是什意思?”
  
  
  卡洛逐渐适应了现在的情况,开始观察起了自己所处的地方…
  
  
  这应该是一处办公室,从装潢来看这比起中古的中世纪更接近于工业革命的初期。
  
  
  从卡洛残存的记忆碎片中还得知这个世界是有魔法的。
  
  
  “您竟然连竞选演讲的事都忘记了?难不成您那可怜的小脑只能记得和自己上过床女人的名字吗?”
  
  
  女仆赫拉用毫不留情的语气讥讽著卡洛此时的询问。
  
  
  卡洛听着也没办法反驳,他现在能整理出的记忆太少了。
  
  
  但仅有的一点就是原主确实是一个和一堆女性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所以我才需要你说明情况不是吗?”
  
  
  卡洛并不想和自己的这位女仆斗嘴,他要用最快的速度弄清楚自己接下来要做什!
  
  
  女仆赫拉听着卡洛那理直气壮的询问小小的叹了口气,还是尽职尽责的解释了起来。
  
  
  “教皇竞选,卡洛大人…您所犯下的罪行本应该被送上绞刑架的,可在行刑前您被选为了众多圣子和圣女之一,其证明就是您手背上的那个记号。”
  
  
  赫拉指了一下卡洛左手的手背。
  
  
  记号?
  
  
  卡洛看了一眼自己左手的手背,一个金色的倒三角记号烙印在卡洛的手背上,卡洛从不同的角度看竟然还能折射出淡淡的微光。
  
  
  “根据数年前颁布的教皇立宗竞选法,您所犯下的罪行暂时被延后,如果您竞选成功,在万千民众的支持下成为教皇,您的一切罪行都将会被免除。”赫拉继续说。
  
  
  “反过来说…如果我选不上教皇,就要被砍头是吗?”
  
  
  卡洛揣摩著自己手背上的三角印记的同时,也在逐渐熟悉这个新的身体,这具身体的体质比现代人稍微强上一些。
  
  
  同时卡洛还在体内感觉到了一股极为澎拜的力量,想必就是记忆中的魔力。
  
  
  “您在总结坏事上时一如既往的精准和贴切,但您的刑罚是绞刑,砍头这种死法也太便宜我们了。”
  
  
  赫拉用着尊敬的语气说著作为一个女仆来说有点大逆不道的话来。
  
  
  “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吗?”
  
  
  卡洛记得这位贴身女仆和自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卡洛挂了她也要连着被送上行刑台。
  
  
  赫拉抿著嘴并不想回答卡洛这问题,这也是她不喜欢卡洛的一个原因之一。
  
  
  “好了,和我说明一下竞选规则,还有等会的演讲是怎回事?”卡洛将话题引到了正题上。
  
  
  “您所在的城市是叫威兰…是钢铁之国的一座港口城市。”
  
  
  赫拉就当自己这个没用的主人失忆了吧,她继续解释起了卡洛现在的处境。
  
  
  “您被分到的第一选区在这,而您的竞争对手叫斯雷因·米克希特,是这座城市本地贵族家的儿子,您需要和他争抢这座城市选民的选票,在其中胜出之后才能去第二选区和其他竞争者竞争。”
  
  
  赫拉将一份写有竞争对手情报的报告放到了卡洛的桌前。
  
  
  卡洛没看这份报告,而是拿起了桌上赫拉一早给他写好的演讲稿开始仔细阅读了起来。
  
  
  “今天的这次演讲是您和他第一次当众拉取选票,您的演讲质量和内容将会决定有多少选民支持您。”
  
  
  “大致情况我了解了。”
  
  
  卡洛读完了这份不算太长的演讲稿。
  
  
  演讲稿的内容无非就是自我介绍,并且保证自己当上了教皇之后会对这座城市带离那些恩惠之类的。
  
  
  这点和卡洛熟悉的西方那些政客画大饼差不多。
  
  
  可自己该怎保证拿到这座城市选民半数以上的选票?
  
  
  抄前世的那些伟大的演讲稿吗?例如马老师的《我有个梦想》之类的?
  
  
  时间不允许卡洛再继续考虑下去。
  
  
  卡洛的办公室大门被推开,一位负责组织演讲的负责人走进了其中,示意卡洛必须要登台了。
  
  
  “麻烦。”
  
  
  卡洛只能拿起了赫拉给自己写的这份演讲稿。
  
  
  演讲这方面卡洛还是有点自信的,在大学时期卡洛是校辩论队的第一辩手,演讲一类的活动也参与了不少。
  
  
  问题是能不能在这个世界派上用场卡洛就一无所知了。
  
  
  卡洛在赫拉的带领下缓步走过了长长的走廊,一路来到了这座建筑的出口处。
  
  
  隔着木门卡洛已经能隐约听见外面嘈杂的声音,想必外面就是这座城市的市中心广场。
  
  
  演讲的舞台已经搭设好,这座城市的民众聚集于此,准备好了聆听两位圣子的演讲。
  
  
  他们将会把自己珍贵无比的选票,送给那一个…谎话说得最动人的圣子。
  
  
  卡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这种场合之下任何人都难免会有些紧张。
  
  
  在卡洛即将推门出去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赫拉…我到底犯了什罪才会被流放到这?”
  
  
  卡洛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除了圣子外,还有一个罪犯的身份。
  
  
  “您连这个都能忘记?”赫拉的表情变得难受,她失望了闭上了眼睛对卡洛说“这个您上台就知道了。”
  
  
  上台?
  
  
  卡洛的心情这一刻变得忐忑了起来,而木门已经被负责人推开。
  
  
  寒冷的风裹挟著这个世界的气味从门外涌入,卡洛嗅着这个世界的空气能闻到一种蒸汽和水果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甜蜜却又沉重。
  
  
  卡洛在负责人的带领下一路走上了演讲台,这个世界的街道也呈现在了卡洛的眼前。
  
  
  这是一座有点梦幻的城市,明明是工业革命初期,街道却不嫌脏乱,每一栋建筑上都刻有精致的石像与雕花作为点缀。
  
  
  按理说应该是污染这座城市天空的工业废料,在这个世界却变成了七彩斑斓的魔法喷雾。
  
  
  挺美好的世界?
  
  
  这是卡洛的第一反应。
  
  
  但当卡洛拿着演讲稿走上舞台的正中央,准备向着下面一众的选民描绘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让他们沉浸在能让他们笑出来的美梦中时…
  
  
  “可恶的强盗!滚下台去!”
  
  
  “就是你这个该死的强盗害死了我爸爸!”
  
  
  “滚下台去!”
  
  
  当下面的选民看见卡洛脸的那,像是炸药桶在他们之中炸开了一样,来自四面八方的愤怒裹挟著一堆恶毒的语言开始将卡洛给吞没。
  
  
  啊?
  
  
  卡洛微微一怔,记忆碎片再次涌入了卡洛的脑海,很快卡洛明白了下面的选民会这憎恨自己的原因。
  
  
  因为这位公爵大人的次子,卡洛·阿加塔背上的罪行不是其他,正是会让无数底层人民暴动的侵吞劳动资产!
  
  
  这就是卡洛被公开的罪名。
  
  
  从他被人拉下水开始,卡洛就被按上了侵吞且剥削了各个城市工人们的劳动资产,害得无数为城市建设贡献了血汗之力的工人妻离子散无家可归…最后投河自尽的骂名。
  
  
  你他妈!这他娘不是地狱难度了,这是直接让卡洛去死的难度。
  
  
  卡洛听着周围无数来自工人阶层的谩骂,还有看着被扔上台然后被魔法结界给挡住的石子。
  
  
  这些石头是真的想砸死卡洛的,如果没演讲台上的魔法结界保护,卡洛可能会当场去世。
  
  
  这一刻卡洛知道自己站在这个演讲台上说什都没用了。
  
  
  那怕给选民们许诺再多的好处,给他们构筑再多的美梦,他们也不会笑出来。
  
  
  他们想要的只有卡洛死!
  
  
  他们想听的只有卡洛被判处死刑的消息!
  
  
  他们想看的只有卡洛在这个演讲台上被行刑架给吊死!
  
  
  唯一能让他们笑出来的,可能只有卡洛的尸体,如果死法再滑稽一点的话,也许他们都会愉快的捧腹大笑出来。
  
  
  这**也太**现实了吧!
  
  
  确实,在西方社会中,也就只有像卡洛这种人才有资格竞选总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