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玄幻小说 > 巡山校尉 > 第四十二章:我刚杀的!(求追读求月票)
  此时的陈渊,
  
  
  浑身浴血,皮肉裂开。
  
  
  着实几分狰狞。
  
  
  两人对视间,率先被一声急呼打破。
  
  
  “大人?”
  
  
  “您这是怎了?”
  
  
  吴老汉一直记挂着陈渊,瞧他变成这样。
  
  
  眼睛的担忧作不了假,脸色都变了。
  
  
  陈渊跟他说了声无妨,眸子微微眯起,朝着那扎髯汉子问。
  
  
  “阁下是?”
  
  
  秦虎瞳孔仔细打量著陈渊,几分惊疑。
  
  
  随后扯起嘴角,
  
  
  “府司来的,秦虎!”
  
  
  “想来,你就是陈渊了!”
  
  
  “看来你刚才经历一场恶战,伤的不轻,需不需要帮忙?”
  
  
  他在陈渊身上嗅到了浓烈的妖气,又见陈渊这幅模样,想他是遇到了麻烦。
  
  
  说到后面,眼神带着几分认真。
  
  
  陈渊抱了抱拳,原本带煞的眼神,迅速软和下来。
  
  
  “谢过,麻烦已被我解决,伤势也无碍。“
  
  
  “既然是同僚兄长,陈某当尽待客之道。”
  
  
  说着,他望向吴老汉。
  
  
  “老吴,麻烦帮忙备些酒菜!”
  
  
  老吴迟疑地看了下陈渊的伤势,最后点了点头。
  
  
  匆匆离去。
  
  
  “请!”
  
  
  陈渊抬手。
  
  
  秦虎能感受到陈渊这不是客套话。
  
  
  配上他这幅模样,反而有种说不上来的炽烈潇洒。
  
  
  心中不由起了好感。
  
  
  “正好,秦某从白帝城来此奔波一千余,着实饿了。”
  
  
  他哈哈一笑,跟着进了屋。
  
  
  陈渊将其请到堂屋落座,便告了声歉,去清洗一下,换身衣服。
  
  
  盏茶时间后,陈渊换好衣服出来,老吴已将酒菜备好。
  
  
  陈渊落座,先敬了秦虎一杯。
  
  
  “兄长远道而来,陈某先敬一杯!”
  
  
  秦虎也饮下。
  
  
  赞了声“好”字。
  
  
  陈渊眸光银芒一闪,打量了下这位扎髯大汉,气息沉稳,内敛锋芒。
  
  
  行走坐卧间,有势无形。
  
  
  应该是位快叩关的体玄!
  
  
  他也不拐弯抹角,落下酒杯,开门见山问,
  
  
  “陈某就直接问了,阁下从府司千迢迢,是找陈某有事?”
  
  
  秦虎喝了酒,好像变了副模样,呼了一口酒气。
  
  
  落下杯子,看着陈渊。
  
  
  “咱们就不玩那些文绉绉的了。”
  
  
  “我瞧你小子对我老秦脾气。”
  
  
  “咱就长话短说了。”
  
  
  “云麓县前不久发生了飞仙教祸乱,你的事被府司知晓,上面调查档案,发现根本没你这号人,继续追查,在知道你是原青山县巡山校尉征召过去的见习……...”
  
  
  “所以,府司让我前来查证!”
  
  
  “就这!”
  
  
  说着,秦虎从袖中飞出一物。
  
  
  陈渊眼神一闪,伸手接住。
  
  
  定睛一瞧。
  
  
  一块黑金令牌!
  
  
  一块白玉。
  
  
  还有一个绿色小瓶。
  
  
  黑金令牌与他从上一任手中继承的别无二致。
  
  
  “这是搬山虎符,府司让我老秦查证清楚后,将这快虎符给你,每一位巡山校尉,有专门的虎符凭证。”
  
  
  “你滴血后,就可以了。”
  
  
  “每一次斩杀妖魔,用虎符吸取一缕妖魂,就可获得相应的贡献点,这些贡献点,可以兑换武道功法,丹药,天材地宝,诸如等等。”
  
  
  “那块白色玉简是府司武库中记载的一门神通锤炼法,至于那瓶丹药,是玄明丹,可以加速突破玄窍。”
  
  
  “这些东西,是府司感念你孤身平息妖祸,送来的。”
  
  
  “我们巡天司,虽已没了往日的威风,但底蕴还算深厚,不能亏待了自己人。”
  
  
  说着,他定定看了看陈渊,想起方才这人浑身狰狞,却淡然处之的模样,轻轻说了一声。
  
  
  “老吴都跟我说了你的情况!”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陈渊听到这位满是胡须的大汉,跟自己这说了一句,有些一怔。
  
  
  随后默默地摸了手上的东西。
  
  
  他试着去想,自己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在这个世道上活下去。
  
  
  斩妖除魔,积累气运,强大自身。
  
  
  但也未尝没有那一丝江湖气!
  
  
  这是他该得的。
  
  
  他笑了笑,把东西收好。
  
  
  这种被人记挂的感觉,出奇的好。
  
  
  双手举起酒杯,没有说话,敬了一杯。
  
  
  这位秦虎校尉似乎能感受到,哈哈大笑一声。
  
  
  同饮。
  
  
  都在酒。
  
  
  这时,这位白帝城来的络腮大汉,又发自肺部地感叹一句。
  
  
  “今天不知怎地,和陈兄弟特别投缘,话有点多,可能是看见我们这一代巡山校尉,又有了新人,高兴。”
  
  
  想起跟他一起的很多人都陨落了,又想到了什,欲言又止。
  
  
  陈渊眸子闪了闪,说道:
  
  
  “陈某能知兄长对我关照,想说什,就说什。”
  
  
  秦虎点了点头,脸色凝重,忍不住压低声道:
  
  
  “陈兄弟,你要保重!”
  
  
  “飞仙教一定要注意,这些家伙跟十万大山的妖魔勾结,已经攻占了全府十一个县,想要破府关,图谋中原。”
  
  
  “还有,那些唯恐不乱的世家,为了争夺气运,重塑天下,巴不得朝廷倒下,从中作乱。”
  
  
  “府司跟这些家伙交手中,损失惨重,人手不足,只能死守府关,而你们这两县,可能会遭遇飞仙教的报复,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陈渊当然明白这位兄长的意思。
  
  
  忍不住搓了搓牙花子。
  
  
  “明白。”
  
  
  秦虎自然知道这时候说这些话,有些不合时宜,但如今局势焦灼,早做打算才是。
  
  
  “哎,两县之事可能落在你一人身上,确实为难,你如今刚破体玄,飞仙教可能会派体玄大成甚至圆满的家伙过来绞杀你,如果遇到,及时发消息给府司,为兄定会赶来相助。”
  
  
  陈渊听了却摇了摇头。
  
  
  “兄长不用麻烦跑一趟。”
  
  
  “嗯?”秦虎眼神凝了一下。
  
  
  陈渊这时,从袖口甩出一张皮毛。
  
  
  一块还沾著斑点血迹的黑色虎皮!
  
  
  上面的汹涌魔气,让房间空气温度骤降。
  
  
  传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
  
  
  这是他斩杀那头山君后,从其身上顺手采集的。
  
  
  一头快要叩第四天关的三境大妖,其一身皮毛堪比宝甲,甚至还带着山君身前的一丝神通在身,拥有造畜术的他,自然不会放过。
  
  
  “这就是我刚杀的一个妖魔!”
  
  
  陈渊说道。
  
  
  而秦虎瞬间起身,眼神死死盯着这张虎皮。
  
  
  妈的,这气息,比他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