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玄幻小说 > 巡山校尉 > 第四十四章:一个敢学,一个敢教(求月票求追读)
  第四十四章:第一变
  
  
  按照《妖魔九变》中记载的神通锤炼法,
  
  
  第一步是用妖魔血淬体,塑造体魄,为祭炼妖魄,引其入体而筑基。
  
  
  第二步就是炼化妖魔精魄,将其祭封在玄窍中,作为秘藏炉火,如有神藏。
  
  
  陈渊打算直接跳过第一步。
  
  
  因为他修炼担山八柱小有所成,体魄被锤炼的十分强大,比肩妖魔躯体,等后续打通其他几柱,更甚于妖魔。
  
  
  所以他没有什犹豫,准备引妖魄入体,进行祭炼。
  
  
  不过毕竟这颗精魄,属于快破第四天关的山君,陈渊也不会盲目大意。
  
  
  他调整了下呼吸,丹田火炉犹如鼓风,越烧越旺。
  
  
  同时,体内剑丸发出嗡嗡颤鸣,准备蓄势而动。
  
  
  肉身黑水中,更是有十七盏明灯长明,催动之下,涓涓热流汹涌而出,体内气血开始轰隆涌动,犹如江河奔流。
  
  
  做好一切准备后,
  
  
  陈渊这才开始按照妖魔九变的妖魄祭炼法门,运转真气。
  
  
  “噗”
  
  
  一缕明黄色火线从他口中吐出,包裹住那颗黑豆大小的精魄。
  
  
  精魄被真火包裹,滴溜溜直转,似乎有潜藏的意志,黑色妖气开始蹭蹭直涨,左右跳动,欲要挣脱。
  
  
  陈渊大口一吸,火线被吞入体内。
  
  
  而那黑色精魄,一入陈渊体内,竟妖气大炽,直冲泥丸。
  
  
  接着,泥丸空间,一声震天呼啸。
  
  
  一头斑斓大虎,踩着妖气,仰天咆哮,妖气翻滚,伴有密密麻麻的风刀,欲要肆虐陈渊泥丸。
  
  
  “死了还不安生。”
  
  
  陈渊冷哼一声。
  
  
  整个肉身发出轰鸣。
  
  
  剑鸣嗡嗡直起,千百道剑气从丹田直窜往上,化大一道道剑光,直斩虎妖残留的精魄。
  
  
  接着,肉身十七盏明灯,滚动磅气血,点燃真火,化作十七道烽火柱,朝着虎妖精魄残念绞杀而去。
  
  
  一时,肉身轰鸣,泥丸震动。
  
  
  剑气,气血真火,围着仅剩下残存执念的精魄进行熬练!
  
  
  山君残念,在其中嗷嗷咆哮,左冲右撞,却始终突破不了困杀。
  
  
  这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
  
  
  终于,那抹残念的抵抗越来越弱。
  
  
  直到将其将其削杀干净,只留下纯粹的精魄。
  
  
  这才算成功了一部分。
  
  
  接着,陈渊尝试着用体内灵识驱动这份精魄,从泥丸下十二重楼,直冲肉身黑水。
  
  
  在迷雾中,寻找需要祭炼的玄窍。
  
  
  找到后,剩下的过程就是引导精魄不断强行冲击。
  
  
  在这个过程中,精辟自带的妖魔精气,开始四处逸散,冲刷肉身。
  
  
  妖气为肉身不容,如同油锅遇水,引得肉身震颤。
  
  
  这就是第一步用妖魔血淬体的必要性。
  
  
  但陈渊体内那十七盏明灯,燃气真火,将这些逸散的妖气给生生炼化。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过去。
  
  
  而屋,送花小花和小白,感受到屋越来越让它们俩惊跳的气息,“嗖”地一下,赶紧冲了出去。
  
  
  直接跃到院墙之上。
  
  
  落到隔壁院子。
  
  
  此时,院子,一个小男孩正坐在院子一颗树下石墩子上,书盖着脸,背靠着树,呼呼大睡。
  
  
  松鼠小花跳到小男孩脸上,用毛爪子挠了挠。
  
  
  把与周公相会的男娃抓醒。
  
  
  男孩见了松鼠,脸色一喜,把小松鼠抱起,随后小脸巴巴地问。
  
  
  “小松鼠,你来找俺玩了。”
  
  
  “给我带好吃的了吗?”
  
  
  松鼠小花口一吐。
  
  
  一块糕点吐了出来。
  
  
  接着,第二块,第三块。
  
  
  赫然是上次妇人带来供奉给两个小家伙的那种绿豆糕。
  
  
  可上次那糕点,早就吃完了。
  
  
  至于,这糕点怎来的。
  
  
  估计,这两天县城哪家糕点铺遭贼了!
  
  
  虎娃丝毫不嫌弃这糕点是从松鼠嘴吐出来的,眼睛放光,赶紧伙同,松鼠,白狐,你一块,我一块,三人分食了起来。
  
  
  等虎娃吭哧吭哧吃完,小松鼠跳下地,捡起虎娃掉在地上的书,然后又跳到石墩子上,毛爪子翻开其中一页,指了指。
  
  
  虎娃赶紧看去,皱了皱眉。
  
  
  “小松鼠,你今天要认这句话吗?”
  
  
  “我想想,夫子教过的。”
  
  
  虎娃虎头虎脑,挠了挠头,然后眼睛一亮。
  
  
  “我想起来了这句话叫。既来之,则安之。”
  
  
  “意思……意思就是,假如家来了贼人,就要呔一声大喊,贼人,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安心地呆在这,随便拿。”
  
  
  “夫子说,遇到危险的情况呢,不要反抗,这叫紧急避险,否则咱的小命儿就不保了咧。”
  
  
  小松鼠听到这句话,“叽叽”地兴奋直叫,在石墩子上跳来跳去。
  
  
  这句话它喜欢。
  
  
  学到了!
  
  
  这可真是,一个敢教,一个敢学。
  
  
  …….
  
  
  而时间溜走,很快天色渐黑,夜色降临了下来。
  
  
  陈渊的小院,夜色如流水,屋依旧没有传出什动静。
  
  
  此时,县城正中,县衙所在地。
  
  
  后院,一声惨叫传出。
  
  
  只见,某间书房,一个穿着青色,上面纹著飞禽官袍的八字胡男子,跪在地上,脸色痛苦。
  
  
  只间他头吃力地歪在一边,一边肩头上,放着一只脚。
  
  
  而脚的主人,正坐在身前的一张高头大椅之上,身子斜歪著,断眉,龅牙,鼠脸,眉宇间,带着几分凶戾。
  
  
  这时,此人脚下一用力,将青山县县令压的身子狠狠一弯,目露凶光。
  
  
  “说,此地的巡山校尉到底在哪?”
  
  
  “不说就是死。”
  
  
  那县令此时身子骨头咯吱咯吱在响,却死死咬着牙,闷哼一声,
  
  
  “你们到底是...什人?”
  
  
  那鼠脸男子嘿嘿一笑,眉间却戾色一显,脚下一用力。
  
  
  那县令通哼一声,整个身子都趴伏在地上。
  
  
  “想不到,你这县令还是个硬骨头,可惜,活不长久。”
  
  
  “你不想这满城百姓和你一家老小,跟着陪葬吧!”
  
  
  青山县县令,咬牙想爬起来,却无能为力,只能气喘吁吁地喘著粗气。
  
  
  “本官也不知道大人在哪,你们若是为害,大人自然会出手,本官孑然一身,又有何惧哉!”
  
  
  这话,让鼠脸男子戾气直跳。
  
  
  “**,我平生最恨读书人,找死。”
  
  
  抬腿,就要狠狠砸下。
  
  
  这时,外面的门吱呀开了。
  
  
  一个瘦高个,鹰钩鼻的男子走了进来。
  
  
  “慢,杀了他,打草惊蛇,使者大人现在去了惊山,图谋大事,交代下来的任务,我们还是得小心行事。”
  
  
  “怕什,引蛇出洞不是更好?”鼠脸男子没好气。
  
  
  “那你打得过那位巡山校尉?人家可是三境体玄!”鹰钩鼻阴恻恻说。
  
  
  鼠脸男子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给他种下魔种,日后还有用处!”鹰钩鼻男子接着说。
  
  
  鼠脸男沉着脸,接着,口一张,一团赤光喷吐出来。
  
  
  接着,狰狞一幕出现了。
  
  
  那赤光是一团肉球,上面还长著密密麻麻的触手、
  
  
  就要钻出来!
  
  
  突然,那肉球尖鸣一声,又钻入了鼠脸男子嘴中。
  
  
  让他硬生生噎住,脸色一阵红白。
  
  
  紧随着,他脸色一变,看向西边。
  
  
  “好强的魔气!”
  
  
  (ps:马上要换推荐了,求大家一定追读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