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玄幻小说 > 巡山校尉 > 第二十八章:兄长(求月票求追读)
  练霓裳看到了城门楼上的陈渊。
  
  
  一眼就认出了他!
  
  
  那张画像上的人!
  
  
  “云麓县巡山校尉,练霓裳!”
  
  
  她美眸熠熠闪烁,干净利落,双手抱拳,报了名号。
  
  
  陈渊看着眼前红衣如烈火的女子,有一那失神。
  
  
  终于,
  
  
  有人能和他说上话了!
  
  
  他轻呼一口气,
  
  
  “青山县巡山校尉,陈渊!”
  
  
  随机眼神一敛,
  
  
  “练校尉,请上来一述!”
  
  
  练霓裳跃身,从马背上一点,飞上七八米高的城墙。
  
  
  两人相对,陈渊率先打破沉默,
  
  
  “练校尉,这是受伤了?”
  
  
  他察觉到练霓裳的气息不稳,挑了挑眉。
  
  
  练霓裳却说:
  
  
  “无妨!”
  
  
  “还要感谢兄长昨日,显化神通相救,不然就被那些畜生得逞了。”
  
  
  她话说到后面,带着几分冷意。
  
  
  至于称呼陈渊为兄长,自然是以实力说话。
  
  
  “陈某前些日子,听云麓县有妖祸,但被一个叫飞仙教的……”
  
  
  “当时,我还以为云麓县的校尉出了事。”陈渊提起了这事。
  
  
  “你猜的没错,那位同僚确实死了,死前发出了讯息,说有人魔作乱,于是府司就让我来查探!”
  
  
  练霓裳说出了自己来这的原因,最后,又摇了摇头。。
  
  
  “只不过,我修为低下,实在解不了此局,只能勉强支撑著,最后还是兄长帮了我一把。”
  
  
  陈渊看出练霓裳有练气圆满的实力,也不低了。
  
  
  奈何,敌人比较邪性。
  
  
  他眉头一皱,问出关键问题。
  
  
  “这个飞仙教到底是什来历?”
  
  
  “此教明义上信奉太上救苦天尊,广赐福缘,吸纳教众,实际上,背地,用信众血肉喂养魔种,待魔种成熟,采摘吞噬,以最快的速度获得境界上的提升。”
  
  
  “是一种残忍霸道的魔道邪法!”
  
  
  “那这魔种从哪来?”陈渊不懂就问。
  
  
  “来自于妖魔精血!”练霓裳看向他,向他解释,“而且是三境以上的妖,妖到了第四境,才称得上真正的妖魔,诡异强大,十分难缠,强大恐怖者,甚至一滴精血就可重生!”
  
  
  “而这飞仙教和此类妖魔达成了协议,利用妖魔精血,大肆造出人魔,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存在。”
  
  
  “随后大肆散布魔祸!”
  
  
  “当诛!”
  
  
  陈渊感受到眼前这位女子的火烈,问:
  
  
  “那府司怎就派你一人前来?”
  
  
  练霓裳听到这话,那双明亮的眸子看着他,一字一句:
  
  
  “因为其他人都战死了!”
  
  
  陈渊眼神一滞,想起了上一任和前身。
  
  
  感觉胸口有点闷。
  
  
  练霓裳好似感受到了陈渊的情绪,眸子望着城外的黑暗,
  
  
  “其实,你我都知道,身为巡山校尉的最终宿命。”
  
  
  “不过,霓裳尚觉得几分庆幸,在这苍茫黑暗中,好歹不是孤身一人和这些畜生斗!”
  
  
  她轻声念叨。
  
  
  陈渊无言。
  
  
  这时,练霓裳转身,看着陈渊,问道:
  
  
  “云麓县的飞仙教分坛被连根拔起,这事肯定会惊动他们总坛,派出体玄,甚至第四境的妖魔下来调查,兄长可准备好了?”
  
  
  陈渊眸子在黑暗中陡然大炽,充满寒意:
  
  
  “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练霓裳听到这句,美眸直亮,
  
  
  “好!”
  
  
  然后竟笑了起来!
  
  
  这一笑,竟有种颠倒众生的魅意。
  
  
  与其性如烈火的表现,有种截然不同的观感。
  
  
  只见她笑着,
  
  
  “霓裳有一事相求!”
  
  
  “你说!”陈渊点点头。
  
  
  “还请兄长赐我一道剑意,我修行剑道已久,停止不前,昨日观兄长那道神通剑意,境界隐约有松动。”
  
  
  “如此,求一道来破境,等大敌来时,好歹能多杀一些!”她说的随性洒脱。
  
  
  陈渊笑了笑。
  
  
  伸出手。
  
  
  练霓裳背后的剑,一声铮鸣,出鞘。
  
  
  飞起!
  
  
  缓缓落在了陈渊的手上!
  
  
  陈渊眼神落在这把剑上,剑气锋芒,闪烁著阵阵寒光。
  
  
  剑鸣铮铮,如同眼前女子的锋芒。
  
  
  青绿色的剑柄上,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长久握剑落下的指痕。
  
  
  “这剑叫什名字?”
  
  
  陈渊握著这把不断争鸣抖动的三尺青锋,问。
  
  
  “没有名字!”
  
  
  练霓裳只是摇了摇头。
  
  
  陈渊哑然一笑,不再多说,开始调动体内丹田的剑意,
  
  
  下一秒,一声击穿金石的剑鸣响起。
  
  
  原本,在陈渊手中显露锋芒的剑,在这一声后,竟哀鸣一声,剑身一抖。
  
  
  不动弹了!
  
  
  陈渊将一道神通真意,如之前一般,注入此剑中。
  
  
  过了半盏茶时间,
  
  
  注入完成..
  
  
  此时,这剑变了一个模样。
  
  
  之前,锋芒毕露,现在寒光内敛,古朴平常。
  
  
  他将剑递给练霓裳。
  
  
  “谢兄长!”
  
  
  练霓裳说完,随后抱拳,
  
  
  “那霓裳,就告辞了!”
  
  
  说着,就飞身跳下城墙。
  
  
  陈渊一愣,总感觉没回过味来。
  
  
  “这就走了?”
  
  
  而此时,练霓裳已经飞身上马,拍了拍身下大马。
  
  
  朝着陈渊高声道:
  
  
  “其实今日来,还有一件事。”
  
  
  “就是让我这马,认一认兄长,他日我若遭遇不测,它会带着我,来找你!”
  
  
  说着,
  
  
  这火红般的女子,扬起马缰。
  
  
  马蹄高扬,鼻中喷出两条粗壮白气。
  
  
  随后一声“啾”鸣,异马飞奔,载着练霓裳,又消失在黑暗。
  
  
  陈媛看着那抹红衣抹去,怔怔出神。
  
  
  想不到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如此匆忙。
  
  
  他还想多跟这位好不容易见到的同僚,或者说战友,
  
  
  多交流一下的。。
  
  
  对方这行如烈火的风格,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此女子,
  
  
  让他好像看到了那座江湖!
  
  
  他看着城外的黑暗,听着那马蹄声渐渐远去。
  
  
  随后,摸了摸刚才一直老实呆在他肩膀上的小松鼠,
  
  
  “咱们回去吧!”
  
  
  ”
  
  
  ............…….…….
  
  
  翌日,天光大亮。
  
  
  青山县从黑暗中苏醒过来。
  
  
  渐渐有了生气。
  
  
  只是春日的山间,雾气弥漫。
  
  
  清晨,一个山羊胡老头,背着一个木匣子,从雾中穿行而来。
  
  
  进了青山县!
  
  
  只见他进了县城,就找了个人多的地方。
  
  
  把箱子打开。
  
  
  拿出折叠的板凳,桌子。
  
  
  还有一块醒木!
  
  
  朝那一坐,手拿醒木往桌上一拍。
  
  
  他是说书人。
  
  
  专说江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