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玄幻小说 > 巡山校尉 > 第二十四:地煞七十二变(求票求追读)
  甲子坊,
  
  
  今天似乎有些不平静。
  
  
  陈渊走进来时,见邻街坊聚在一起。
  
  
  说着什。
  
  
  陈渊以为大家在说云麓县的祸乱一事。
  
  
  本来没放在心上。
  
  
  只是,当大家看到他时。
  
  
  有人示意了一眼,其他人一看,嘴的声音消失。
  
  
  随后或狐疑,或小心地看他一眼,就转过头去。
  
  
  陈渊眉头一皱,
  
  
  当做无事发生,从这些人身边经过。
  
  
  转过巷角时,他耳朵抖动,就听到了一些窃窃私语声。
  
  
  “好像就是这个人!”
  
  
  “半年前刚搬过来,白天根本不见人,基本上都是凌晨的时候回来,也不跟人打交道,你们说会不会是他?”
  
  
  “天杀的,我不管是谁,要是被老娘知道谁偷了我家的米,老娘绝放不过他!”
  
  
  “是啊,太缺德了,这灾年荒月的,谁家富裕,这下肯定要饿肚子。”
  
  
  “入**,我昨天才刚从米铺抢的几斤粮食,畜生啊。”
  
  
  “…………”
  
  
  怒骂声,抱怨声,叹气声。
  
  
  一股脑地涌入陈渊的耳朵!
  
  
  让他差点道心不稳。
  
  
  额头黑线直冒。
  
  
  这些人是在怀疑自己是暗门子?
  
  
  偷他们家大米?
  
  
  好像自己也是受害者吧!
  
  
  想到这,他对那个偷米贼,怨念深重起来。
  
  
  好好好,别被他逮著!
  
  
  他快步来到了自家的小院门前。
  
  
  突然想到,还有两个小家伙,应该在自己家。
  
  
  他打开门,
  
  
  入眼,差点一个趔趄。
  
  
  他看到了什。
  
  
  鱼塘边的假山中,一座米面堆成的小山,赫然在那。
  
  
  上面,有一只小松鼠仰著肚皮,美美地睡着觉。
  
  
  这一下,破案了。
  
  
  “狗东西!”
  
  
  他气笑了。
  
  
  自己差点忘记家还有个惯偷。
  
  
  简直是引狼入室。
  
  
  害他也名声扫地。
  
  
  不管外面怎传他这位巡山校尉怎威猛凶悍,现在他这个“偷米嫌疑犯”要亲手为自己洗刷冤屈。
  
  
  身形一动。
  
  
  化作残影。
  
  
  就直奔假山而去。
  
  
  而刚刚开门的动静,让这只金毛松鼠惊醒。
  
  
  瞧见陈渊向它扑来,小松鼠“叽”地一声,就要跑!
  
  
  “嗖”
  
  
  一只手,直接拎住它厚厚的脖领子。
  
  
  瞬间不得动弹。
  
  
  陈渊龇出一口白牙,黑著脸,
  
  
  “小东西,偷成习惯了是吧,今天就让你涨涨教训!”
  
  
  说着,他单手朝竹林那边一伸,一根细长的枝条,飞入他手中。
  
  
  他拎着这狗东西,走进屋。
  
  
  然后将它放在墙角。
  
  
  手拿着枝条,将它前爪撩起。
  
  
  “给我站好!”
  
  
  金花松鼠只能双脚直立,靠着墙站。
  
  
  只是它两只爪子,扒拉了自己的皮毛,那藏着伤口,然后爪子指了指外面的米,又指了指自己的伤口。
  
  
  “叽叽”地可怜直叫。
  
  
  似乎在说自己受伤了。
  
  
  说着,两只爪子把面前的竹条推开。
  
  
  陈渊看这“恶贯满盈”小家伙在这装可怜,没好气,
  
  
  “把你的爪子伸出来!”
  
  
  金花松鼠爪子往后伸,身子蜷成一团。
  
  
  这个时候,一只白狐从窗户伸出了头。
  
  
  小松鼠“叽叽”朝着白狐叫了两声。
  
  
  白狐却吓的直接将头缩了回去。
  
  
  而陈渊这时,直接伸手,将这小东西的一只毛爪子捉出来,然后竹条招呼上去。
  
  
  “本大人一向赏罚分明,做错事就要挨打。”
  
  
  “啪啪”
  
  
  “晚上,你将偷来的米粮全部还回去。”
  
  
  “还有...”
  
  
  他脸上似笑非笑,又伸出手隔空一吸,把猫在窗户后的白虎给抓了过来。
  
  
  “我家的米,是不是你们两个小家伙偷的?”
  
  
  这话一出,两个小家伙连连摇头。
  
  
  这下,陈渊明白了。
  
  
  不得不说,这两个小家伙胆子真大。
  
  
  “罚你们两个,把这院子内外打扫干净,不管你们用什方法。”
  
  
  “不然.....”
  
  
  陈渊给两个家伙敲了敲脑袋。
  
  
  说完,就去了面的屋子。
  
  
  袖子一摆,将门关上。
  
  
  两只小妖相互对视了一眼,叽叽喳喳了半天。
  
  
  最后垂头丧气。
  
  
  乖乖地按照陈渊的吩咐。
  
  
  只见,白狐跳来跳去,用白色的尾巴当鸡毛掸子,拂去尘土。
  
  
  而金花松鼠则肚子一涨,大口一吸。
  
  
  尘土,碎叶,化作小龙卷,被它吸入口中。
  
  
  只是,这玩意呛嗓子。
  
  
  小松鼠“咳”地一下,肚子一个泄气,喷地灰尘漫天,然后自己像个气球,“啪啪”在屋子乱撞。
  
  
  最后一屁股落地上。
  
  
  此时,屋内,陈渊透过窗户看到了这一幕,无奈笑了笑。
  
  
  真是个活宝。
  
  
  随后收心,盘坐于床上,开始入定。
  
  
  初破体玄,他还没来得及体悟其中奥妙。
  
  
  将脑中的杂乱思绪收束,保持灵台清明,随后他开始研究起虎符传授的《地煞七十二法》。
  
  
  随着时间过去,大约两个时辰过去。
  
  
  陈渊从入定中苏醒,眸光内敛。
  
  
  深吸一口气,心直叹。
  
  
  这法门了不得。
  
  
  此法门,足足有七十二副根本图,对应七十二门神通。
  
  
  根据他前世记忆,乃了不得的神仙要术。
  
  
  《孔子家语·五帝篇》云:
  
  
  “天有五行,水火金木土,分时化育,以成万物。”即所谓“一岁三百六十日,五行各主七十二日也。化生长育,一岁之功,万物莫敢不成。”
  
  
  此乃万物五行根本演化神通,暗合自然五行大道。
  
  
  七十二般神通,七十二般变化。
  
  
  生生不尽,妙用无穷!
  
  
  他可以预感到,这东西若是流落在外面,必会引起腥风血雨。
  
  
  而根据他的初读,发现从此境开始,人体就是一座蕴含无穷的宝藏。
  
  
  修行就是挖掘人体秘藏,然后凝结神通真意
  
  
  若再进一步,更上一层楼,就是以此真意,引动天气气机,悟道问道,得神通道果。
  
  
  简单来说,此境可以通过修行单一神通,跨入更高境界。
  
  
  但,极难!
  
  
  人体秘藏,开发越多,与天地共鸣更深,自然那就对天地道法领悟更深。
  
  
  更进一步的机会就更大!
  
  
  而陈渊,手捏七十二般神通法门。
  
  
  每门神通都极为不俗。
  
  
  若是…….
  
  
  他心境不免也泛起波澜,眼神变得炽热。
  
  
  时不待我,
  
  
  下一步,准备挖掘人体秘藏。
  
  
  心头一动,
  
  
  泥丸大震。
  
  
  一股信息瞬间浮上心头!
  
  
  “气运点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