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玄幻小说 > 巡山校尉 > 第一章:巡山校尉陈渊(新书求收藏追读)
  夜,
  
  
  大雨,
  
  
  荒野渡口,
  
  
  破败的驿站倒塌了半边,在狂风骤雨中摇摇欲坠。
  
  
  面有一堆篝火升起,劈啪啦的爆竹声,驱散了荒野的寒气。
  
  
  火边,有一蓑衣老者,杵刀而坐。
  
  
  膝盖上趴着一个酣睡的六七岁女童。
  
  
  老人低头,看着怀的女童,干枯的手,在女童粉嫩的脸蛋上细细摩挲。
  
  
  身子微伏。
  
  
  眉眼隐没在斗笠的阴影
  
  
  火光摇曳的剪影中,老人的倒影被拉的很长,似裂出了一个口子。
  
  
  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铃铛声,由远及近。
  
  
  铃铛的动静,似乎吵醒了女童。
  
  
  她擦了擦眼睛,迷迷糊糊叫了声“爷爷,我们这是在哪儿?”
  
  
  蓑衣老者此时身子已经端直,抬头,眼珠微微泛白,看向门外。
  
  
  很快,铃铛声近了。
  
  
  破门被撞开。
  
  
  寒风卷起雨雾,压的火堆一弯。
  
  
  一个粗衣草帽的羊倌儿,带着雨气,赶着一群羊进了来。
  
  
  “有人?赶巧了,这春雨下的急,借个地儿躲躲雨。”
  
  
  羊倌儿背有些岣嵝,身材枯瘦,眼眉狭长,手拿着根棍,拍了拍衣服上的雨,咧著一口烂牙,跟老人腆笑着搭起了话。
  
  
  “跟您借个火,我这羊淋了雨,寒气重,折了我那主家怕不是要拆了我这把老骨头。”
  
  
  蓑衣老者没说话,只是从火抽了一根柴,扔了过去。
  
  
  羊倌儿谢了,就把羊赶到一角,围城一圈,升起了火。
  
  
  而那些羊,也乖乖听话,连叫声也没有。
  
  
  而老人身边的女童好奇地看着这一切,突然摇了摇老人的手臂,稚声稚气开口说:
  
  
  “爷爷,你看,那只羊在哭!”
  
  
  女童指了指羊群中一只羊。
  
  
  污白色皮毛上,满是狰狞鞭痕,那双羊的眼睛,正看着两人的方向,竟流下了眼泪。
  
  
  蓑衣老者看过去。
  
  
  却见羊倌儿脸色忽然一厉,用棍子狠狠抽了一下那羊。
  
  
  “欠抽的畜生,老实点。”
  
  
  说完,羊倌儿咧著一张嘴,笑眯眯地看着女童:
  
  
  “没事,羊怎会哭呢,小娃娃你看错了,这荒郊野外,你可别吓我这老人家。”
  
  
  火光摇曳下,那嘴角似乎翘的夸张。
  
  
  女童吓得往蓑衣老人怀钻了钻。
  
  
  老人抱了抱女童,让她别过头去,声音带着一丝夹着嗓子的尖锐,“这是我孙女,小孩子乱说话。“
  
  
  羊倌儿只是龇牙笑了笑。
  
  
  “哦,是吗?“
  
  
  “这荒林野渡,你爷孙俩怎会在这?“
  
  
  说着,低下了声:”我劝您啊,雨停了,赶紧走。”
  
  
  老人听了,声音一沉:
  
  
  “为什?”
  
  
  “因为前不久这地界.....闹了妖,有畜生专门把小孩子掳走,等到了地方,就吃了心肝脑髓。”羊倌儿的声音忽然变得幽深起来。
  
  
  “小娃娃,你可得小心点哦!”
  
  
  女童吓得直接哭了起来,直叫爷爷。
  
  
  而蓑衣老者手中的刀一颤,死死盯着正咧嘴直笑的羊倌儿。
  
  
  “轰隆”
  
  
  一道电光划破雨幕。
  
  
  下一秒,羊倌儿的那张脸变得皱巴巴,有什要从面钻出来。
  
  
  那干枯岣嵝的背变得挺直,骨骼发出一阵“劈啪啦”的爆竹声。
  
  
  电光火石间,其伸手朝对面隔空一吸。
  
  
  那吓坏的女童,哭喊着落入他手中。
  
  
  接着,便昏睡过去。
  
  
  而蓑衣老者看着佝偻干瘦的羊倌儿转眼变成眼前飞云如鬓,目若朗星的俊朗青年。
  
  
  神色变得扭曲凶戾,脸上生出了尖锐般的灰色毛发,朝着青年龇牙咧嘴。
  
  
  “你是谁?”
  
  
  “代天巡守,伐山破庙!”陈渊将女童轻轻放在一边,话语随着天边惊雷落下。
  
  
  “巡山校尉!”扭曲的蓑衣老者似乎听到了某种忌惮的东西,吱呀怪叫一声。
  
  
  将面前火堆朝陈渊一卷。
  
  
  “咻”地一下。
  
  
  破窗而出!
  
  
  再一看,原地只剩下几件衣物。
  
  
  “画虎类犬”
  
  
  陈渊冷哼一声,拂袖一卷,火星如龙,顷刻入袖。
  
  
  随后脚下一踏,钻入茫茫雨雾。
  
  
  片刻,春潮江边,一声尖利惨叫。
  
  
  一只灰毛山魈的胸膛被拳头生生洞穿,气息全无。
  
  
  这东西长相凶恶,喜食怨气,善于变幻蛊惑人心,变成你身边亲近的人,然后在人不可置信,怨气最深时,吃人心肝脑髓,尤其小孩。
  
  
  陈渊收拳,气机一震,手上墨绿色的腥血顷刻震散。
  
  
  这时,脑海中响起洪钟大吕般的道音。
  
  
  “斩杀一境山魈一只,气运点+1”
  
  
  “主线任务:百妖谱完成度百分之十,获得神通【心眼】”
  
  
  “心眼:五眼六通之一,勘破虚妄,可修行”
  
  
  话音落下,陈渊闭眼。
  
  
  泥丸中,一块黑金龙纹令牌如一座高山巍峨其间,上面刻满山川草木,飞虫走兽。
  
  
  令牌一震,鸟兽齐鸣,一股白气席卷,长驱直入双眼之中。
  
  
  一股清凉之意,丝丝点点融入双眼之中。
  
  
  片刻,等这股凉意褪去,陈渊缓缓睁开眼眸。
  
  
  一抹精光在他眼中汇聚。
  
  
  黑夜在他眼中恍若白昼,周围的草石树叶,纤毫毕现。
  
  
  在他刻意凝视之下,连天空中飘落的雨滴也在他眼中放大,变慢。
  
  
  他伸手,拈叶,一甩,
  
  
  一颗水滴在空中被一分为二。
  
  
  “好东西!”
  
  
  陈渊终于笑了起来。
  
  
  他单手提起比他人还高的山魈尸体,折返回去。
  
  
  进屋,那几只羊还在。
  
  
  但似乎有些躁动。
  
  
  当那几只羊看到陈渊拎着山魈的尸体走进来时,眼睛充满了恐惧。
  
  
  立马老实了下来。
  
  
  陈渊将山魈尸体往火一扔。
  
  
  瞬间如烈火烹油,火光大起,直冲屋顶。
  
  
  随后他看向了几只羊,默默注视。
  
  
  等这些羊实在忍不住恐惧,俯身跪下,
  
  
  陈渊念了个口诀。
  
  
  只见,这些羊往地上一滚。
  
  
  立马现出了真身。
  
  
  有野猪,山猫,狐狸,松鼠....
  
  
  都没成气候。
  
  
  “去吧!”陈渊发了声。
  
  
  立马,这些小动物,化作鸟兽散去。
  
  
  这些都是他的契妖。
  
  
  巡山校尉的基本班底。
  
  
  简单点来说,就是眼线。
  
  
  以他如今的本事,也只能找这些不成气候的精怪。
  
  
  当然,都不是自愿的。
  
  
  但可由不得它们,
  
  
  非我族类,畏威而不怀德。
  
  
  不然,这偌大的山川,他怎巡的过来。
  
  
  八百浪荡山,可都是归他管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