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璘雪传 > 第二十七章、难解枫竹林再见唐竹青
  “可是……我竟然也看见了枫竹林,与上官小姐预见的竟然是同一片景色。”
  
  
  叶璘突然开口道。
  
  
  柳啸云垂著头淡淡道:“从你一开口说出在枫叶林下有个孩童站在一座墓前,我就在考虑这件事。”
  
  
  “这两者之间,难道会有什联系吗?”周金若有所思道。
  
  
  “首先,我看见的枫竹林和上官姑娘看见的,是不是同一片枫竹林,其次,坟墓下埋葬的人究竟是谁?如果真是同一片枫竹林,坟墓下埋葬之人必定与我和上官小姐有所联系,不然我们不可能都看到枫竹林,那坟墓前的孩子是谁?那名女子又是谁?”
  
  
  叶璘道出了一大堆疑问,令众人苦思不已。
  
  
  “枫竹林……绿竹长势飞快,而枫树生长缓慢,幼苗得需数十载岁月方可成树,所以绿竹会妨碍枫树的生长,除非人力干涉,分开种植,即便如此,枫树与竹子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植物种在一起也非常罕见,所以我想……你我所见,应该是同一场景。”上官轻雪出言道。
  
  
  “叶兄,你先前说你看到你的一个朋友抱着一个孩子?会不会就是坟墓前的那个孩子?”
  
  
  南宫尘问道。
  
  
  闻言,叶璘颔首道:“我也这样想过,可是,上官小姐并不认识我那位朋友,两者没有任何关系可言,为何也会看见那片枫竹林,这有些说不过去!”
  
  
  “那名女子你看清楚了吗?”上官轻雪看着叶璘询问道。
  
  
  叶璘摇摇头,皱眉道:“画面已经模糊,无论我怎样努力也看不清,我曾想看清楚墓碑上的字迹,但是还是没能如愿,连孩子的相貌我都没看清。”
  
  
  众人不再询问,很显然,望月仙湖将最重要的线索全部隐藏了起来,并未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
  
  
  “哎周金,你说……这上官轻雪将来会不会真和叶璘成亲了,然后那个小孩就是他们的?而那墓地下是他们已逝的亲人?”李超凡凑到周金耳朵旁,小声嘀咕道,边说之际还看了看上官轻雪,生怕她听到似的。
  
  
  “那我哪知道?”周金摊了摊手道。
  
  
  “算了,或许……这就是天机吧,走吧。”
  
  
  叶璘摇头道,招呼众人准备出望月仙湖,随即几人皆是带着重重的心思离开了那道光柱。
  
  
  “他们出来了!!”叶璘等人刚一暴露在岸边参观众人的视线中,便有人惊呼道。
  
  
  “各位,此次渡海而来中州,本就忙偷闲,眼下月牙仙岛那还有一些家事需处理,在下就先告辞了,日后再见,我南宫尘定然请大家好好吃一顿酒,以表感激之情。”
  
  
  南宫尘抱拳笑道,叶璘几人皆是与其客套几句后,南宫尘便疾驰而去。
  
  
  “叶璘兄,要当心独孤一谦此人,此人对你已动不轨之心。”远处传来一则南宫尘的传音。
  
  
  “感官倒是挺敏锐。”叶璘暗自笑道。不消南宫尘所言,独孤一谦对叶璘露出的杀意虽然隐晦,但叶璘自己亦早有察觉。
  
  
  “叶璘、周金、超凡!”
  
  
  倏然,一道熟悉而欢快的声音呼喊而至,令叶璘等人偏头望去,李超凡顿时两眼发直,喜上眉梢,来人除了唐竹青还能有谁?
  
  
  “糖糖,你想死我了,你怎来了?”
  
  
  李超凡刚落岸,便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全然不顾叶璘等人,使得周金暗骂李超凡见色忘友。
  
  
  “糖糖你知道吗?自武斗大会一别,我简直度日如年,每时每刻,我都在思念,思念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最大的空间是宇宙,最长的时间是永,而空间和时间的交织点,是你我不变的情缘。从过去到未来,从眼前到天边,有你的世界就完整,有你的生活就美满。当风不再追云,当冰不再化水,当火不再炽热,当石不再坚硬,我才能停止爱你……”
  
  
  一见面李超凡就满口胡诌一通胡话,犹如海上波涛般连绵不绝,说的唾沫星子乱飞,且一脸陶醉之色,丝毫没注意使劲冲他使眼色的唐竹青。
  
  
  众人目瞪口呆,就连独孤一谦都是一副惊愕的样子,见过当众一诉情衷的,没见过如此夸张的,叶璘、周金更是转过身去,一副羞与为伍的模样。
  
  
  “咳咳!”
  
  
  一道不和谐的咳嗽声打破了李超凡肉麻的告白,李超凡这才反应过来,只见唐竹青早已满脸通红,而唐竹青身后正站着一名中年男子,此人一袭黑衣加身,身型魁梧挺拔,只是此时这名中年男子的表情极为难看,脸色铁青。李超凡顿时呆立当场,鸡皮疙瘩冒了全身,因为此人便是唐竹青的父亲,唐峰承!
  
  
  “混账东西,叫你别来招惹我女儿,你个兔崽子竟敢不听,还好意思说出如此浑话,你当老子不存在是不是?兔崽子你是不是骨头痒了?别以为你李家的家大业大,老子就不敢拿你怎样,惹火了老子,你全家来了也不行……”
  
  
  唐峰承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口水几乎淹没了李超凡。
  
  
  “有什大不了的,待我修为超越你,我看你还好不好意思训斥我。”
  
  
  此时的李超凡心中暗暗腹诽,不过表面还是诚恳道:“岳父大……哦,唐前辈,哦不,唐叔,我对你女儿没有恶意啊,我是真心喜欢她呀,我可以发誓的!”
  
  
  见“岳父大人”差点都喊出来了,唐峰承不禁一阵气急,可他与李超凡的父亲乃是世交,对李超凡打也打不得,骂几句又不解气,更何况他也看出来李超凡是真心实意喜欢他的女儿,可一想到女儿已到嫁娶之年,再看看眼前这个油腔滑调的李超凡,心底不由升起一种好白菜被猪拱的念头,自是相当不爽。
  
  
  “父亲,超凡虽然圆滑了一点,但是人不坏。”唐竹青也是帮忙调解道。
  
  
  “你也来帮他说话,白养你了。”唐峰承佯作不悦道。
  
  
  “唐世叔!”
  
  
  叶璘、周金、陆清语三人皆是上前问候道。
  
  
  “哦,你们都在呢,叶璘,你父亲的伤势好些了吗?”唐峰承这才露出微笑道。
  
  
  闻言,叶璘道:“劳烦世叔挂心了,家父伤势一直不见起色,所以此次晚辈准备前往迷雾森林采摘冰晶魂花为家父治疗伤势,途径这沧赫山,便停留些许。”
  
  
  “嗯,真希望你父亲早点好起来啊,想当年你的父亲叶霆,超凡的父亲李玄聪,周金的父亲周骏宗,以及清语的父亲陆干,我们四个就像你们现在一样,一起闯南走北,关系是极好啊,不想转眼年至天命,相聚甚少!叶璘啊,此次前去迷雾森林,一定不要以身犯险,以自身安全为主,你现在就是叶家的希望、核心、顶梁柱,你若倒了,叶家就塌了!”
  
  
  唐峰承叮嘱道,察觉到了话语中的关心,叶璘默默记下了这份情,不由微笑道:“世叔放心,晚辈知事态轻重,不会乱来的。”
  
  
  唐峰承点点头,并没有说下去,他知道叶璘不是那种莽撞的性子。
  
  
  “这位是……武榜第一的柳啸云吧?”唐峰承看向柳啸云道。
  
  
  “唐前辈见笑了,晚辈这所谓武榜第一的名次,在前辈面前倒显得拙劣不堪了!”
  
  
  柳啸云抱拳道。
  
  
  “诶,不必过谦,我虽比你们痴长数十岁,但我年轻时不如你们,柳啸云小兄弟年轻有为,将来成就不顾估量。”唐峰承赞扬道,柳啸云也只是笑了笑,并未多言。
  
  
  “唐前辈!”上官轻雪也是上前问候道。
  
  
  “哈哈,轻雪啊!上官御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啊,长得真是水灵动人、亭亭玉立的,而且年纪轻轻修为就出类拔萃,你可比我家竹青可强多了哈哈,上次在叶璘他家因琐事在身,宴席过后便匆匆离去,没来得及与你父亲好好叙叙旧,你父亲没怪我吧?”
  
  
  唐峰承哈哈笑道。
  
  
  “前辈说的哪话,家父也是常常期待与他的那些老朋友能够常常欢聚,前几日特命轻雪前往清风城派送请柬,奈何那日前辈不在府中,便将请柬交与贵府下人代为转交,还望届时唐前辈能够赏脸应邀来参加轻雪姐姐的婚礼,顺便能与家父一叙情谊。”
  
  
  上官轻雪很有礼貌地回道。
  
  
  “一定到,一定到,哈哈!”唐峰承显得很是开心,穆兰城有三大家族,清风城也有三大家族并列,他唐家便是其中一家,这次是上一任太清殿主上官御的大女儿上官灵,也就是现任殿主,与北域一个极为强大的独孤家族的少主成婚,整个中州与太清殿交好的、有实力的家族与门派都广受邀请,这个婚礼可谓是空前绝后的盛大。
  
  
  “唐叔,您此次前来是……”陆清语道。
  
  
  “哦,是这样的,听闻望月仙湖开启,竹青这孩子非要吵着要来看看,她一个人来我又不放心,所以我就陪她一起过来了,这不,刚到这就听别人你们刚进去,你们看到什了吗?”
  
  
  唐峰承也是有点好奇心作祟,不由询问道。
  
  
  “皆是一些让人疑惑难解的景象,倒无特别紧要之事。”叶璘草草答道,并未透露过多。
  
  
  “唐叔,你也要进去吗?”陆清语下意识问道。
  
  
  “我就不去了,免得落下话柄说我跟你们这群年轻人较劲。”唐峰承笑道。
  
  
  在叶璘等人谈话间,第二批进入望月仙湖的人已经筛选了出来,独孤一谦与闫飞俨然在这支队伍中,一盏茶的时间,独孤一谦等人紧锁著眉头相继出来。因为时间不多,场面开始混乱了起来,人人都想进去观摩一番,但此时唯有强者为尊,实力强大才是硬道理,但迫于叶璘、周金、李超凡几人的出言威慑,硬是将唐竹青塞进了最后一支队伍中,实力不够没有进去望月仙湖的众人一个个垂头丧气,满脸遗憾。
  
  
  没过多长时间唐竹青与队伍中其余人都鱼贯而出,就在几人出来没过几息时间后,望月仙湖上的那道光柱正悄然淡化,无数灵气组成颗粒逐渐散开,随后渐渐淡去,直至那道光柱完全消失不见,天上的明月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明亮,就连空气中的灵气都淡化了不少,望月仙湖已然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女儿,你看到什了吗?”唐峰承连忙问道。
  
  
  唐竹青眉宇深锁、愣愣出神,半晌后才反应过来道:“父亲,我们回家再说吧。”
  
  
  “这神秘?”叶璘轻笑道。
  
  
  “糖糖,你要走吗?”李超凡凑上来问道。
  
  
  见到李超凡凑上来,唐峰承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他的印象,李超凡虽是那种前途光明的有为青年,但是对他的行为实在让人有些不顺眼。
  
  
  “嗯,我要回家了,父亲说迷雾森林太过危险不让我去,我也不是太想去,打打杀杀的!”
  
  
  唐竹青轻声说道。
  
  
  “嗯,那也好,糖糖你放心,我会向唐叔证明,二十五岁之前,我要踏入辟界境,等我实力强大了,我就去唐家娶你!”
  
  
  突然,李超凡严肃了起来,说的无比认真,坚定有力,唐竹青的小脸当时就红了起来,就连唐峰承眼神都稍稍欣慰,对李超凡的看法也改变了一些,这点细节被叶璘发现,不禁嘴角微微掀起一丝幅度,李超凡说出这些话不算是夸大,李超凡的修炼天赋称之为“天才”也不为过,二十五岁之前踏入辟界境,不无可能。
  
  
  “三十岁之前踏入天存境,或许我会把竹青嫁给你!”唐峰承突然道。
  
  
  闻听此言的李超凡一怔,而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目瞪口呆,二十五岁踏入辟界境有很大的可能,但是三十岁踏入天存境,可谓极难。修炼一途难以一帆风顺,天资、机缘、努力缺一不可,辟界境与天存境虽然说只差一个境界,但其中存在着极大的鸿沟,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年英才终其一生都被阻隔在外,终生难以踏入。可是李超凡却没有观察到此时的唐峰承眼中有着一丝隐晦的笑意。
  
  
  “父亲……”唐竹青顿时不满了!
  
  
  “这是考验,我可不认一个庸才做女婿!”
  
  
  唐峰承振振有词道。
  
  
  “什考验,您这叫为难!别说天存境,就是辟界境您到现在都没达到,您都多大岁数了?想当初您说不达到辟界境不娶我母亲,这都多少年过去了,您不是还没达到,这倒好……您的女儿我都这大了!”
  
  
  唐竹青撅著小嘴,翻起了唐峰承的旧账,使得唐峰承神色一僵,极是窘迫。上官轻雪暗自失笑,要知道她的父亲上官御天资极为惊人,也是三十三岁才突破的天存境,可想而知这境界之间的差距有多巨大,更遑论后面的空间和时间法则境,更是令人望而却步,至于无始境……那终究是个传奇!
  
  
  “你这孩子,就这急着想嫁人?”唐峰承因被唐竹青在小辈面前翻开了陈年往事,故而十分尴尬,不禁急得跳脚道。
  
  
  几人又是交谈了一会儿,此时望月湖边的人已去七八,或是带着遗憾不甘离开,或是带着疑惑不解离开。
  
  
  “叶璘、周金、轻雪、柳啸云小兄弟,那我们就先走了,祝你们迷雾森林一行,顺利而归!”唐峰承抱拳道,随即深深看了李超凡一眼,没好气道:“你个小混蛋,给我好好加油,还是那句话,我唐家不认庸才。”
  
  
  “嘿嘿嘿,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李超凡谄媚笑道。
  
  
  “承前辈吉言!前辈保重!”
  
  
  “唐叔,多多保重!”
  
  
  叶璘等人皆是还礼抱拳道。
  
  
  唐峰承一个哨音响起,一头形似狮鹫的飞行妖兽从远处飞驰而来,驮起唐峰承父女腾空而起,眨眼便消失在了天际,李超凡目送二人远去,许久之后转身过来才发现叶璘正细细看着望月仙湖,眼中似有精光闪烁,仿佛这湖中隐藏着什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