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璘雪传 > 第二十六章、窥探未来事邀战柳啸云
  “叶璘,幸好你早了一步,不然就错过了这次机缘了。”
  
  
  周金微笑道。
  
  
  叶璘一双眸子泛著冷冽之光,环顾众人道:“胜负既分,现我等进入望月仙湖,尔等可有异议?若有不服者,但请上前,我叶璘愿接受任何人挑战。”
  
  
  此话,叶璘说的铿锵有力、霸气绝伦,声音如一道道罡风掠过四周,在山谷中来回飘荡,在场之人面面相觑,竟无人出面反驳挑战,独孤一谦的脸色不禁又难看了几分,被旁人救醒的闫飞不知从哪弄来破烂麻衣遮住被灼伤的身体,灰头土脸地站在一旁,不再出声。
  
  
  “谁知道具体进入的步骤?或者有没有什特别注意的事宜?”叶璘忽然道,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望月仙湖的开启,更遑论进入。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摇头,令叶璘心头一时犯难,不禁一阵头大。
  
  
  “上官姑娘可能知道。”周金想到了叶璘在兽戒未出时,上官轻雪便招呼周金等人望月仙湖开启时的异象与主要动态,便出声道。
  
  
  “哦?你知道?何不说来听听?”叶璘歪著脖子问道,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上官轻雪却在此时却偏过头去,懒得搭理叶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这让叶璘不禁迷惑自己哪得罪了这位大小姐。
  
  
  叶璘见状,似笑非笑道:“我说上官小姐,你看在下为你牵了一天的马,你总该要报答点我什吧?”
  
  
  “我又没叫你帮我牵,方才大战蒙面杀手时你那般勇武,不听劝诫,眼下怎的为了这一桩小事要来问我了?既然如此不惧生死,要不你直接进去便好,且看会不会被这望月仙湖要了性命。”
  
  
  上官轻雪语出清淡,道。
  
  
  她却没发现,在叶璘身上她开始多了一些在意,虽然想在语言上为难为难叶璘,但是依旧开口道:“据记载,望月仙湖不知源起何故,颇为神秘,它能与人心灵沟通,呈现出藏在你内心的东西,并且能预料到未来将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只要进入那道光柱中就行,并没说有什特别注意的地方。”
  
  
  说罢,上官轻雪指向湖中央,那道光柱笔直向天,高度不可估量,人类站在其面前,宛如蚍蜉一般渺小。
  
  
  “不浪费时间了,我们过去吧,南宫兄,可愿一起?”叶璘出言相邀道。
  
  
  “恭敬不如从命!”南宫尘也不废话,极为干脆答道。
  
  
  诸多旁观者很是焦急,因为李超凡与闫飞大战之故,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纷纷出声催促,却无人胆敢私自进入,可见叶璘、柳啸云一行人的威慑力之强,在众人焦躁而又期待的目光下,由叶璘带头,几人轻踏地面,宛如数道疾风,带起一阵尾光朝那道光柱中掠去。
  
  
  越接近望月仙湖的中心位置,湖面则愈加平滑如境、无波无澜,通体泛发银白光芒,光柱近在咫尺,并不是叶璘等人所想那般,这光柱竟不是实物,而是由一颗颗银白色细小微粒组成,数之不尽的光粒漂浮不定,极具美感。
  
  
  “好浓郁的灵气,若是能在此静修个三年五载,修为必定突飞猛进。”
  
  
  叶璘惊异道,而后伸手探去,在触摸到光柱时却并未遇到什阻隔,手臂直接穿过光幕,在浓郁的天地灵气包裹下,叶璘顿时觉得全身的筋骨都活跃了起来,并发出阵阵欢快的颤鸣,叶璘二话不说,在湖面众人惊奇的目光下,穿过光幕而入。
  
  
  “他穿过去!!”
  
  
  有人惊呼。
  
  
  光柱内,一片朦胧,点点光粒犹如夜空中的繁星,闪烁着迷人的光彩,此时上官轻雪、周金、李超凡等人已经相继进入光柱中,皆是感叹出声,赞叹此景之美,光柱内的面积不算太大,勉强能容纳十人,而在这光柱之内,另有一道月光直射光柱中心,显得特别清亮。
  
  
  “咦?”
  
  
  叶璘疑惑,此时他们正踩在湖面上,虽然叶璘等人没到达九转七境,无法凌空飞行,但是踏水而行还是能够做到的,可是此时他们的双脚结结实实在踩在湖面上,好似铁板一块。
  
  
  “这……湖面好像有一层结界,像镜子一样!”周金蹲下身敲了敲湖面,发出“咚咚”之声。
  
  
  “咦,我好像看见了什!!”李超凡突然惊异道,几人看去,只见李超凡此时正站在光柱中心的月光照耀之处,月光经过湖面结界反射入李超凡的瞳孔,李超凡此时双眸闪烁著幽幽银白色光芒,接着,一幕幕影像在其脑海中迅速闪过。
  
  
  “原来如此,望月仙湖、望月仙湖,正是月和湖相衬,方显神奇。”南宫尘自语道。
  
  
  “超凡,你看到了什?”叶璘下意识问道,其他人也是望向李超凡,片刻之后,李超凡走出耀光处,也不说话,自顾自地傻笑了起来,搞得众人一头雾水。
  
  
  “你不是疯了吧?呆笑个什劲?”周金瞥眼道,令陆清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才是疯子,你整个澜天阁都是疯子!”李超凡还击道,周金也不在意,白了他一眼。
  
  
  “到底看到了什,说来听听!”陆清语道。
  
  
  李超凡也不再吊众人胃口,一脸幸福道:“我看到了许多画面,有我们几人在一起喝酒的画面,一起打仗的画面,还有洞房花烛夜的画面,我想那一定是我和我的糖糖啦。我还听见了有个孩子叫父亲的声音,还听到了我爷爷开怀大笑的声音,哦!对了,我还看到了一副暗红色的鬼面战甲,实在是太帅了!不过,我好像隐隐约约还看到了……在锅炉中挣扎的众多鬼怪,实在阴森恐怖。”
  
  
  “鬼面战甲?鬼怪?”叶璘皱眉,在感叹望月仙湖神奇的同时,暗自也在苦苦思索。
  
  
  “锅炉、鬼怪……”周金摩挲下巴道。
  
  
  “不管怎样,看来我的前途一定无比光明,我李超凡之名将扬遍天下。”
  
  
  李超凡毫不在意,显得很是亢奋,显然是洞房花烛夜的画面和一名孩童叫父亲的声音让他受了刺激。
  
  
  “我也要看看!”陆清语兴奋道,说完就冲进耀光处,其他人也相继进去,由于那片耀光处的地域不算太大,叶璘暂时没进去,而是静静等待。片刻间,众人出来后表情各有不同,却都皱着眉头,思索著望月仙湖所预料到的画面。
  
  
  “我看到了在一片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世界,有一道雷光穿梭于百万黑影之中的画面,旁边还有一名全身沐浴在烈火中的女子,就连她的头发都笼罩火焰,纷纷扬扬地飘荡著,我还看到了天地崩塌的画面,在这其中隐隐约约听到了两个男人的对话,声音很模糊,听不清楚。最后,我看到了一尊非常气派的龙之王座,那王座上还有未干涸的血迹。”
  
  
  周金低声道。
  
  
  “周金,你所习法诀,施展开来好像也是全身雷电缠绕吧?”叶璘闻道。
  
  
  “对没错!那是我澜天阁镇阁之宝“万雷诀”,威力奇大,但自古以来,我周氏一族却很少有人能练成,我儿时因玩心大起,闯入内阁找到此诀,阴差阳错竟然练成了,虽说练成了,但也因此差点丢了性命。”周金道。
  
  
  “看样子,你往后的经历定然也是不寻常,龙之王座……”叶璘若有所思道。
  
  
  “喂周金,你说那名女子,会不会就是你媳妇?”李超凡调笑道。
  
  
  “去去去!”周金翻着白眼道。
  
  
  “上官姑娘,你呢?看到了什?”李超凡问道。
  
  
  上官轻雪轻声道:“我看到了整个太清殿所有弟子向我跪拜的场景,就连我父亲、爷爷都在下面弯腰致礼,除此之外,还有城中小桥,绿茵园林,林中还挂满了铜铃,最后还有一片红枫满地、绿竹成片的枫竹林,后面我看到的基本都是景色,无重要之处。”
  
  
  “弯腰致礼?跪拜?!”
  
  
  叶璘与周金面面相觑,而后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道:“太清殿主加冕仪式!”
  
  
  “我的个天,上官姑娘你要当殿主了啊!到时候你可别忘了我李超凡啊,我们关系这好你说对吧?以后有事尽管吩咐,但凡我李超凡能帮上忙的,赴汤蹈火那是在所不辞啊!”李超凡急忙上前套近乎。
  
  
  “柳啸云你呢?”周金问道。
  
  
  “我的倒是没什特别,就是一些战斗的画面,就是最后景象,战斗好像极为惨烈的样子,我师父也出现在画面中,还有一名黑发紫衣青年,与我师父并列站在一起,很强大的样子!”
  
  
  柳啸云淡淡说道,却也没在意多少,天生一副冷淡漠然的性子。
  
  
  此话一出,叶璘、周金、李超凡等人瞬间明白,那名青年赫然就是天痕。
  
  
  叶璘眉宇间神色凝重,他知道未来肯定有一场无比激烈的战斗在等着他们,不过天痕出现在画面中,让叶璘心中少了些许担心,至少现在看来天痕的异域之旅是平安无事的,在几人轮流将看到、听到的画面逐一介绍之后,叶璘转身进入耀光之处,一道刺眼的光芒直射叶璘的双眸,叶璘眼前一闪,场景骤变。
  
  
  只见一把古琴上的琴弦随着一双晶莹如玉、洁白胜雪的纤手微微拨动,传出极为动听的天籁,曲子略显悲伤,许久曲终、余音绕梁,令人心醉不已。场景再换,叶璘忽闻婴儿的啼哭声,只见一名青年抱着一个在𫄶褓中的婴儿,神情透露出无限关爱。
  
  
  “天痕?那是天痕的孩子吗?”叶璘暗自惊声道,同时也是欣喜不已,暗暗替天痕高兴。
  
  
  又是一阵转换,只见一双手,从轮廓上看,显然是男人的手,手指修长、皮肤白皙,但此时那双手上满是鲜血,只见那双手不停勾勒著四色光芒,天地万象顿时黯然,山川变成枯黄,树木飞速衰败,生机渐渐凋零,大地渐渐裂开,生机全无。
  
  
  “失色苍穹之术?”叶璘讶异,这等招数他再熟悉不过,还有令叶璘震惊的是,那双手赫然就是他叶璘的手,他对自己的肢体可谓是极为熟悉。
  
  
  场景再度转换,一片枫竹林,枫叶飞舞、绿竹相倚,一名孩童的背影显现,孩童站立在一座土丘前,土丘前立有一座墓碑,墓碑上的字正好被孩童的身体挡住,这时画面已经渐渐模糊,隐约见得一名女子的身影出现在叶璘的眼前,孩童转身,在孩童转身的那,墓碑上的字迹显现开来,叶璘目光如剑、犀利无比,想要将墓碑上的字看个清楚,但此时眼前的画面已经开始黯淡下去,逐渐变得一片模糊,随即一切恢复正常。
  
  
  “那究竟是谁的坟墓,难道是天痕吗?那个孩子是谁?是天痕手的那个孩子吗?那个女子又是谁?这一切到底在暗示着什?”
  
  
  叶璘紧皱眉头,脸色有些难看,他怕如他预料的那般,那样会是他无法接受的结局。
  
  
  “叶璘,你怎了?怎脸色如此难看?”
  
  
  周金问道,其他人也是有些疑惑,叶璘将看到的画面细细道来,不过却巧妙略去了天痕与失色苍穹之术。
  
  
  “叶璘,凡是不要净往坏处想,结局也不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在人为嘛!”李超凡尽可能的安慰道。
  
  
  闻言,叶璘微微一笑道:“我又不是悲观主义者,更何况,命运是可以被改变的,足够强大的实力,才是扫清任何不利因素的基石,所谓“灾难”,那是对能力不足之辈才能称之为灾难,对于强者,只能算作“波澜”,凭我叶璘终其一生之能,一个小小的中州大地,应该还是困不住我的。”
  
  
  众人心中一颤,叶璘此话说的极为坚定不可动摇,言语间透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
  
  
  “叶璘啊!你这话说的我们都惭愧的无地自容啊,无始境可是我想都不敢想啊。”李超凡哈哈一笑道。
  
  
  “超凡,我且来问你,哪个书生不想高中状元后风光还乡,光宗耀祖?哪个士兵不想官至将帅公侯,威震朝野?又有哪个强者不想一跃巅峰,睥睨天下?敢想,才有胆量去做,天赋是其一,信心更重要。”叶璘拍了拍李超凡的肩膀道。
  
  
  “是啊!叶璘说的没错,连想都不敢想,超凡我还是建议你回家种田算了,凭你这一股子莽劲儿,你李家必定能在农桑这一领域大有作为。”周金“语重心长”地建议道。
  
  
  “你给我滚蛋,哪都有你。”李超凡相当不爽地骂了周金一句,令后者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们在场诸位,论天资,自是不输旁人,论条件,你们都是大家子弟,资源唾手可得,根本不缺优良的教导与法诀,你们唯一缺的便是实战经验,不是较量切磋,而是生死对敌的经验与技巧,每一个强者,都是从生与死之间一次次挣扎出来的,这次迷雾山脉之行,对你们而言便是一次很好的历练。”叶璘道。
  
  
  “你呢?看你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你就不缺实战经验?”柳啸云忍不住道。
  
  
  “我?”
  
  
  叶璘唇角掀起三分笑意,手中折扇一展,道:“缺是不缺,改天叫柳兄见识一番如何?”
  
  
  闻得叶璘话语中不可撼动的傲然,柳啸云眼中亦是浮现不屈的战意,道了一句:“好!我等著!”
  
  
  上官轻雪目光明亮,始终停留在叶璘身上,她正是被叶璘这种上位者的姿态吸引,自信、潇洒,遇事沉着镇定,处事有勇有谋,几乎是集聚所有优点于一身,上官轻雪总觉得叶璘与他的年龄毫不相符,因为他并未有年轻人该有的骄狂与急躁。
  
  
  察觉到了上官轻雪的注视,叶璘偏过头来,眨了眨眼,宛若在传递那份强大的自信。见此,上官轻雪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浅笑,细微得不可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