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璘雪传 > 第二十八章、燕坞诡秘事众人探怪湖
  夜色如水,气息微凉。
  
  
  时至亥末,天色漆黑一片,若不是天上的明月照耀,便已伸手不见五指。此时望月仙湖已经恢复到了寻常模样,湖面波光粼粼,看似一切正常。但叶璘却冷眼观望着湖面,一言不发,微微沉思。
  
  
  “你是不是想下去看看?”上官轻雪道。
  
  
  叶璘闻言,眉梢微扬诧异道:“你也看出来了?”
  
  
  上官轻雪微微摇头道:“我只是看出了这望月仙湖有些异样,就是不知道我的想法跟你的想法是不是一样。”
  
  
  “你们看出什了?”陆清语开口问道。
  
  
  “难道此湖有什值得令人注意的地方?”周金好奇道。
  
  
  叶璘嘴角带着莫名的笑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让众人有些不明所以。柳啸云站立于一旁,眼睑微垂,沉默不语,李超凡则是呆坐在地,回味着唐峰承要他三十岁突破天存境的话。
  
  
  “上官姑娘,你到底发现了什?”周金对上官轻雪道。
  
  
  “其实你们只需要多多注意便能发现诡异之处,自从我们进入这山谷开始,我就发现这大名鼎鼎的望月仙湖虽然灵气环绕,但是……湖却死气沉沉,甚至没有一个生命体,这沧赫山高千丈有余,空气稀薄,处此环境下,湖水鱼儿早晨晚间必会浮头,可是你们见过这湖水有过一鱼一虾曾出现?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上官轻雪分析道。
  
  
  “该不会又是什鬼神之说吧?”陆清语看向望月仙湖,心有余悸道,不得不说夜晚的望月仙湖上飘荡著袅袅雾气,山谷间清风回啸,周围黑如泼墨,显得有些阴森。
  
  
  “上官小姐所言非常正确,任何一条湖泊,只要稍微有点生机,都会有生命,更何况这望月仙湖灵气如此之充足。不知你们有没有发现,整个沧赫山的地脉形势呈收缩状靠拢,越靠近山脉的深处,灵气愈加充足,而这望月仙湖正是沧赫山的中心地带,如果不出所料,望月仙湖下面应该有着极为庞大的灵脉,这大的一条灵脉若是挖掘出来,可开采出巨量奇晶异石,若说纯靠天地孕育而自然形成,实在有些牵强,那……就是人为制造的了。”
  
  
  叶璘从湖岸边转身,慢慢走回来道。
  
  
  上官轻雪接下了话题,轻声道:“所以你怀疑,这弯望月仙湖下面的这条人工灵脉与湖没有生命有着极大的关联,难道是某个人故意所为?”
  
  
  “对!就是人为的,试想,这望月仙湖如此充裕的灵气从何而来?总不会凭空出现吧?既有灵气环绕,必有灵脉深藏,而湖中未有鱼虾的缘故,我想……那是因为这湖中必有强者蛰伏,要知道山有虎威、鸟兽惊散。”叶璘肯定道。
  
  
  “我懂了,你是说……这强者的实力强到居于此处,仅仅气息外露,就可以灭绝所有鱼虾蟹蚌?”李超凡震撼道。
  
  
  “那这个人花费这大的精力又是为了什呢?要知道制造一条这大的灵脉,这等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周金道。
  
  
  闻言,叶璘轻笑道:“周金忘了吗?上官小姐前日才与我等说过,洪荒时期有一对情侣曾殉情在此,更何况,我一直在考虑,为何望月仙湖能看透未来之事?”
  
  
  叶璘此话一出,众人沉寂许久后,几息时间后,只见上官轻雪难以置信道:“你的意思是说……时间法则强者?”
  
  
  “啊?时间法则强者?”
  
  
  众人失声道,这则消息太过震撼,这几个字的分量实在太大了,压得众人心头窒息,在听到时间法则强者时,柳啸云原本微垂的双眸骤然亮了起来。
  
  
  “我也仅仅只是猜测,因为只有时间力量的影响,才能让这望月仙湖有勘察未来的奇效。”
  
  
  叶璘背负双手,站在湖边道。
  
  
  “这个世间除却太初魔主与妖族的暗煞天皇,谁人曾达到那种境界?”柳啸云开口道。
  
  
  叶璘沉寂,随后开口问道:“在太初魔主死后,世上有哪些巅峰强者?”
  
  
  周金闻言,深深看了一眼叶璘道:“太初魔主死后,世上再也没出现过名声大噪的无始境强者,,空间法则境强者倒是有几位,其一为太初魔主的弟弟天痕,还有后来突破的白钧离,也就是妖族现在的首领,人类有强者燕坞,柳的师父“疯神前辈”,还有我澜天阁的开山祖师苍澜,或许还有着其他未曾露面的强者,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知道的这几位中,有谁最接近时间法则境?”叶璘问道。
  
  
  “最接近时间法则境的,当属人类强者燕坞,燕坞于太初魔主消逝的两年后便崛起,崛起时便是空间法则境强者,被称之为中州最有可能成为第二位太初魔主的强者,在燕坞消失前,已是空间法则境大成。”
  
  
  上官轻雪道。
  
  
  “真是巧了,这燕坞又恰恰神秘消失。”叶璘道。
  
  
  “叶璘,你怀疑是燕坞所为?”周金开口问道。
  
  
  叶璘望着湖面,眉头紧锁道:“我也不确定。时间法则是低等位面的法则,在高等位面,所谓的“时间法则”是不起作用的,即便如此,时间法则在低等位面也仅仅只能探查过去,何曾听过能看破未来的?于是我还在猜想,这名创造了望月仙湖的强者,已经不单单是时间法则境那简单了。”
  
  
  “什意思?难道是无始境?”李超凡疑问道。
  
  
  “不!即便是无始境,也无法看穿未来,因为低等位面的时间法则,在异域又被称之为“一等时域”,即使是那太初魔主,虽然是无始境强者,也仅仅只是“一等时域”境界的强者,他也无法轻易看破时空,窥探未来,因为“一等时域”只是对时间力量的初步掌握,但是……“二等时域”强者就可以看穿一丝未来,并能够做到操控某件事发生的时间,故而,“二等时域”强者在战斗中就能够操控敌人出手时间,从而达到无往不胜。”叶璘语出惊人道。
  
  
  “操控敌人出手的时间?这……这能力也太恐怖了吧?”李超凡眼睑狂跳,心底骇然不已,要知道强者对战,瞬息万变,往往一个差错既定胜负,刻意改变对手出招时间,便已经是处于不败之地。
  
  
  “你以为“二等时域”很容易达到吗?我告诉你,无始境是低等位面的最高境界,而在高等位面,无始境之上更有命轮境、神玄境、极秘四境、三大神境。在低等位面突破时间法则境,就可以掌控时间的力量,才能被成为“一等时域”强者,而在高等位面,想要成为“一等时域”强者最少也要踏入三大神境,然后才有资格去摸索“二等时域”。要知道,无始之下、皆为尘土,在无始境强者眼,时间法则境与初窥境是没有很大区别的,就好像一只虫和一只粗壮一点的虫罢了,但是如果有一个时间法则境强者,他能成为“二等时域”强者的话,那他即使对上无始境强者,便可立于不败之地,即便力量、速度皆不及对方,但“二等时域”的强者想要逃跑,无始境强者也莫奈其何,这便是“二等时域”强者的可怕之处,同境界之内,无论对方有多少杀手,“二等时域”强者也基本可以做到将对手瞬间干掉。”叶璘道。
  
  
  “这厉害?那得有多难?”李超凡好奇问道。
  
  
  “关于“时域”我倒是略有耳闻,想突破“一等时域”还不算特别难,只要修为达到时间法则境,便可初步掌握时间的力量,但是“二等时域”就不是简简单单修炼能够达成的了,而是要靠精神力,当精神与思维超脱出了某种界限,就能够成为“二等时域”强者,掌握比“一等时域”更加高等的时间力量,但具体该怎做也是不得而知。”上官轻雪忽然道。
  
  
  “噢?上官小姐竟然懂这多?真是难能可贵,看来太清殿收藏的典籍很是丰富啊。”叶璘带着赞许,轻轻一笑道。
  
  
  “过奖了叶大公子,你懂得也是相当不少。”上官轻雪红润的唇角掀起一丝莫名笑意道。
  
  
  “所以你觉得,望月仙湖是“二等时域”强者所为?这燕坞能有那强吗?”周金道出心中所想。
  
  
  “根据叶璘所言,“二等时域”的门槛,是必须要达到时间法则境才能资格去接触,那眼下只有燕坞最符合了,而且燕坞是洪荒时期消失的,望月仙湖也是洪荒时期出现的,从时间上来说正好吻合。”柳啸云道。
  
  
  叶璘没有再理会众人,而是仰首目观朗朗星空,暗自沉思。
  
  
  众人也在极力思索,如果真是燕坞所为,那殉情的那对情侣和燕坞之间又存在着何种关系呢?
  
  
  “我们下去看看吧!”叶璘突然道。
  
  
  闻言,陆清语顿时一惊,不禁忧虑道:“太危险了吧,毕竟时间法则强者的手段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慎或许就会送命,且无丝毫逃生的机会。”
  
  
  “或许会有点危险,但是……说不定我们就能揭开关于关于燕坞的失踪之谜。”叶璘淡淡道,看着众人,征询著其他人的意见。
  
  
  “我同意,此地或许真的很危险,但是迷雾森林之行也同样很危险,修行之路残酷无比,要的就是大无畏、大毅力者,就像叶璘所说,真正的强者,是在生死边缘磨练出来的,若前怕狼后怕虎,修为恐怕一生都会停滞不前。”
  
  
  周金开口道,眼神坚定,令叶璘不禁暗自点头,周金性格沉稳,毅力、耐力、决心兼备,将来的成就绝对不可小觑。
  
  
  “要不……清语你在岸上等我们。”叶璘沉吟道。
  
  
  “那可不行,去就去,反正我是不愿一个人待在这。”陆清语撅著小嘴道。
  
  
  “你们看我干什,你们都去,我哪能不去?”李超凡见众人皆是看着他,当即拍板道。
  
  
  “那上官……”叶璘刚欲出言,便被上官轻雪打断,淡淡出声道:“也不必问我,既然你们都决定去,那就一起吧,但是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妙,毕竟,“时间法则境”这五个字像是十万大山一般压在我心头,直叫人有种窒息的感觉,还有……这次你再遇到危险,我可不救你了,你欠我的救命之恩还没还完呢。”
  
  
  “哎呀真是要命,都说人情债最难还,由此可见上官大小姐的救命恩情更难还,而且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欠别人东西了。”
  
  
  叶璘轻笑着说道。
  
  
  “那是自然,你便好好思量思想该如何报答吧,或许你可以将一些你的秘密说与我一听,我不拒绝。”上官轻雪一双灵动的眼睛盯着叶璘道,好似要将叶璘的内心看穿。在她眼,叶璘是极为神秘的,她不明白为何一个人能在消失的短短两年内变化如此巨大?
  
  
  柳啸云也是有意无意的看着叶璘,对于叶璘的遭遇,他不关系,他只想知道叶璘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大?沧赫山与蒙面人一战,叶璘所带给他的震撼当真是无比巨大。
  
  
  “这样啊!噢!我竟没发现,原来上官大小姐对我这感兴趣,那这份恩情我知道该如何去还了,这样吧……就算叶某吃点亏,以身相许如何?或者入赘也行啊,反正你太清殿的底蕴与实力不可估量,多养一个人也无足轻重。”
  
  
  叶璘笑意吟吟,语气颇为轻浮说道。
  
  
  “嗯,这个可以!”李超凡一拍手,赞同道。
  
  
  “想法不错,叶璘,想什就去干吧,加油,兄弟们都会支持你!你说对吧柳兄?”周金拍了拍叶璘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说罢还问向柳啸云。
  
  
  “啊?!呃……对,呃……救命之恩,以身偿之,还算合情合理。”柳啸云愣了一愣,而后竟然还认真分析了起来。
  
  
  上官轻雪斜眼瞥了四个大男人一眼,语气清淡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当真是臭味相投、一路货色。”
  
  
  说罢,上官轻雪直接跃起,于半空中内力外放,开始辟水屏障,而后如一条鱼儿般潜入湖中,再也懒得搭理几人。
  
  
  “哈哈哈……”
  
  
  见此,叶璘几人顿时笑出声来,陆清语也在一旁极力的忍着笑意,同时心底又默默的祝福叶璘与上官轻雪能够比翼双飞、终成眷属。
  
  
  “事不宜迟,我们也下去,啸云兄,你呢?要不要随我们一起?”叶璘收起轻浮之态,神色正经起来,并问向柳啸云道,却发现柳啸云正皱着眉头,微眯眼眸。
  
  
  “我就不去了,你们自己小心点,我有更好玩的事情找上门来了。”柳啸云冷笑道。
  
  
  叶璘闻言,微皱眉头,不禁仔细感应了起来,九形踏道法诀所带来的感知范围极为庞大,意识足以笼罩方圆数百,叶璘发现,此时有三股极为强大的气息正以极速飞快靠近,距此,已经不足三百之遥。
  
  
  “全都不下于九转七境,且携带飞行妖兽,落日王宗消息还真是相当灵通。”叶璘沉声道。
  
  
  “你们去吧,注意安全,为了不连累你们,我就先行一步了。”柳啸云说道。
  
  
  “你一个人行不行?干脆就跟我们待在一起,人多也有个帮手。”
  
  
  李超凡建议道。然而柳啸云却是微微摇头道:“这是我与落日王宗的恩怨,理当我自己解决,想杀我柳啸云?我倒要看看落日王宗有没有这等能耐!”
  
  
  一番话说的霸气绝伦,见柳啸云去意已决,叶璘等人也不再挽留,况且以柳啸云的实力,自保应该足够,身为“疯神”的弟子,怎没有保命底牌?只道了一句“后会有期!”
  
  
  “迷雾森林再见,告辞!”柳啸云抱拳道,而后整个人的身影融入黑暗中,自此消失不见,柳啸云消失后的几息时间,叶璘便察觉到那三股气息顿时改变方向,朝正北方向疾驰而去。
  
  
  “我们走吧!”叶璘开启辟水屏障,宛如蛟龙入海般扎进了湖水中,周金几人紧随而至,夜晚的湖水冰凉彻骨,纵然有着屏障的阻隔,众人还是能感觉到一股凉意。
  
  
  冰冷、黑暗,是这望月仙湖现在的代名词,正如上官轻雪所言,湖竟然没有一个生命体,到处都是死寂一片,连平时到处可见的鱼虾都不见一丝踪影,显得诡异而恐怖,望月仙湖极为浩瀚,湖下的面积足足比湖面大了一倍,上窄底宽,呈倒漏斗状,整个湖就像是一个深邃大海一般,一眼不见尽头。
  
  
  几人全力下潜,少顷便看到了上官轻雪的踪影。
  
  
  “这湖怎如此之深?我们都已经下潜足足有七八深了,怎还不见湖的底部?”周金传音给众人惊异道,身在望月仙湖,无法开口说话,只能靠意识传音,身在深邃湖底,水中压力已经大大增加,若是一个凡人,直接就会被这巨大的水压直接压的爆体而亡。
  
  
  “再下去一点,三内再不见底部,我们就放弃。”叶璘极为果断地传音道,望月仙湖的秘密固然重要,但他不能拿众人的性命开玩笑。
  
  
  叶璘话音刚落不久,湖底便显现在众人的眼帘中,令人惊奇的是这湖底竟然不是砂石污泥,而是一层灰金石铺垫而成,灰金石平时都是由宗派用来修建阶梯,或者是广场与大殿地面所能用到的石料,极为坚硬,价格不菲,此时望月仙湖的湖底竟然全为灰金石所铺,实在令人震惊,湖底光滑平整,每块灰金石的相接处严丝合缝,一直铺至尽头,布满整个湖底。
  
  
  “看来这湖底,当真是藏着巨大灵脉,这多珍贵的灰金石就足以证明。”叶璘暗暗道。
  
  
  “叶璘,你的身后……那是什?”陆清语忽然惊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