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璘雪传 > 第二十四章、九形皆灭术望月仙湖开
  风云变色、天地俱颤,叶璘浑身喷发出浓烈的血色光焰,掀地地表飞砂暴走,极端恐怖的力量带来巨大的压迫感,令万物匍匐颤抖,在九形踏道功法加持之下,叶璘的气息之强直线上升,一时竟直逼九转七境。
  
  
  那群蒙面杀手脸色连变,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团肆意喷涌的血色光芒,实在想不出本是伤重之体的叶璘怎会突然变得如此强大,一阵惊惧笼罩无端笼罩心头,退走之心已然在心底酝酿。但又想到,这多人竟然还拿不下叶璘,连九转五境出的强者都有出动了四名,不禁一阵憋屈。
  
  
  “怎办?头儿?”一名身形短小的蒙面者咽了口唾沫,声音颤抖著问道,持剑的手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能怎办?事已至此难不成你还想跟他握手言和,然后称兄道弟一番?”
  
  
  为首的蒙面杀手忍不住怒喝道:“给我全力攻击,他本就受伤,眼下也已经被逼至极限,料想他也撑不了多久。”
  
  
  百转一体阵再度运转起来,光晕迷蒙之间,力量交融之下,在场中竟形成一条黑光恶龙,仰天咆哮出鬼怪之音,形态恐怖凶恶,音波滚滚震荡,看似威力实在凶悍。
  
  
  “此番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
  
  
  蒙面首领一声震喝,双手猛推,只见那黑光恶龙的庞然身躯一阵翻腾之后,张牙舞爪般朝叶璘掠去,悍然的气息犹如风暴扑面而至,使得在远处观战众人都倍感压力。
  
  
  叶璘冷眼望着那黑光恶龙如凶魔般袭来,星月拳法第一式“烟飞星散”在掌中迅速酝酿,原本拳法特有的金色光芒在九形踏道的加持之下,竟变得血红无比,唯有气势更为恢宏。
  
  
  须臾之下,叶璘一拳隔空轰出无尽气劲,伴随拳风激荡而去,与那黑光恶龙猛然撞击在一起。
  
  
  轰!!!
  
  
  一声轰然巨响半空中绽放出璀璨的光华,凶悍的力量冲击四方,震得此地昏天黑地。那条黑光巨龙竟被叶璘隔空一拳轰的支离破碎,再也难逞一丝凶威。
  
  
  “这……这怎可能?他不是人!”一种蒙面杀手望着眼前一幕,皆是感到胆寒绝望,强烈的虚弱感令他们再也兴不起继续战斗的欲望。
  
  
  其实,他们都高估了对手,因为此时的叶璘的确已经接近气力衰竭,那一记星月拳法足足耗干了叶璘七八成内力,才能取得如此奇效。但是眼下这一种蒙面杀手都失去了战意,只有满腹绝望。
  
  
  “就是现在!”叶璘明白现在是最好的时机,那群蒙面者此时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当下叶璘双目爆睁,妖异的红色血芒激射,血色闪电在双手间缠绕不休。
  
  
  叶璘不计后果将体内余下内力直接抽干,身体四周血色光芒再度疯涨,直至笼罩方圆数,整个天地在一瞬间变成血红色,显得诡异无比,使得众人宛如置身于人间炼狱。
  
  
  远处的周金与李超凡更是目瞪口呆的观看着眼前的一幕,与叶璘相交甚好的他们也从来没见过叶璘用过此招。而后转念一想,心中皆是明朗应是太初魔主之法诀,幸有浓烈血芒环绕,才使得叶璘此时银发红眼的太初魔主独特形象不得以暴露。
  
  
  血光所笼罩之处,方圆万物裂纹横生,此番奇异景象生平见所未见,引得观战众人啧啧称奇。
  
  
  九,为无穷之意,包含天地万象、世间百变,九形踏道法诀又是太初魔主根据这个位面最高等的“天地四法则”所创,故而,整个位面的一切都囊括在这九形踏道之中。而此招,便是九形踏道法诀的强大杀招“九形皆灭”!血光所至,一切受制于天地四法则之存在,都将难逃覆灭,除非修为超越叶璘太多,方有能力逃生。
  
  
  裂痕越来越多、愈加密集,整个四周空间仿若湖面上的薄冰碎裂般快速蔓延。
  
  
  “快退!!”
  
  
  为首蒙面杀手凄厉大喊,这招太过于厉害,光从气息上看来就让人头皮发麻,从心底颤栗,况且他们的实力已经所剩无几,百转一体阵已经抽取了他们大部分力量,而现在叶璘又这般强势,他们已经提不起来丝毫战意,一个个灰头土脸,如斗败了的公鸡,一心只想着逃命。
  
  
  “想逃?下辈子再逃吧。”
  
  
  叶璘话音飘渺,却又满含杀意,阳刚的声音中仿佛带有一丝阴柔,一时妖异无比。
  
  
  叶璘明白,这群人绝不能放走,因为这已是无可调解的仇恨,以王志明的做法来看,已然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不如杀掉,一了百了。
  
  
  一众蒙面杀手顿时心底冰凉,虽然他们明白叶璘不可能放过他们,但听到这种妖异的声音,不禁发自从心底蔓延出的胆寒。
  
  
  霎时,一道道裂纹浮现在一众蒙面杀手的身体周遭,令他们顿时感到浑身血液那凝固,眼中惊恐显而易见,想要发声却又如鲠在喉,这是一种恐惧到极致的表现,谁都怕死,谁都想活,这一刻,这一众蒙面杀手在心底将王志明的祖宗八辈都问候了个遍,他们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就是执行了此次任务,但是他们已经没有了后悔的时间。
  
  
  “九形皆灭!”
  
  
  叶璘手掌对着那群蒙面杀手隔空一握,顿时山河破碎,血色光芒所及之处那爆炸开来,山川草木、花鸟鱼虫,一切存在之物都彻底爆裂消失,强烈血红色光芒刺得众人忍不住的眯上眼睛,轰然巨响的爆炸声震的山间野兽成片死亡,天边飞鸟不停坠落。
  
  
  “啊!”
  
  
  “啊!”
  
  
  “啊!”
  
  
  一声声惨叫声凄厉之极,响彻云霄。一众蒙面杀手直接化作血雨纷飞,
  
  
  震耳欲聋的巨响中,冲击波轰击的山河破碎,
  
  
  “好强!”
  
  
  观战者无不惊叹万分,在他们心中,叶璘的危险层次又更上一档。
  
  
  光华散尽后,只见这片区域已经毁灭殆尽,一切山河草木通通消失不见,只剩断壁残垣、满目疮痍。血色光芒也在此时渐渐敛去,显露出叶璘的身型,不过已经褪去九形踏道功法时的模样,恢复了原本的样子。那群蒙面杀手已经消失,连任何血肉都未曾留下,全部化作尘埃飘散。
  
  
  所有人看向叶璘的目前皆是充满惊惧,以九转四境的力量独战几十名强者,其中不乏九转五境强者,竟然全被斩杀,怎能不叫人震撼?!
  
  
  但唯有叶璘知道,他所能承载的负荷到底有多巨大,一开始就在百转一体阵中受伤,后来靠着伤体强行施展九形踏道功法,要知道九形踏道本为太初魔主那样的顶尖强者所创,一经施展,虽然威力可观,但所要消耗的内力也是相当巨大。
  
  
  目前叶璘体内的内力消失的干干净净,毕竟,那一记强横绝伦星月拳法与拥有大范围攻击能力的“九形皆灭”足以令所有人都不敢轻试其锋。
  
  
  “叶璘,你怎样?”
  
  
  李超凡急忙开口问道。
  
  
  叶璘转身看向众人,他们的神色皆是充满担忧,看似着实焦急,见此叶璘不禁微微一笑,刚想摇头,突兀的嘴角溢出一丝血迹,全身力量骤然消失使叶璘顿感压力巨大,强烈的虚脱感令身体无比沉重,随后“”的一声跪倒在地,手掌紧紧按着地面,努力支撑著不让自己倒下去,额头上虚汗浮现,大口喘息不止。
  
  
  “叶璘!!!”
  
  
  众人大惊,可李超凡与周金却不是第一个冲出去的,第一个冲出去的上官轻雪一把扶住叶璘,手中光华一闪,又是一粒灵窍涅槃丹出现,两根如玉葱般的修长手指将丹药送到叶璘的嘴边。
  
  
  见得此幕,周金、李超凡与陆清语冲出去的步伐骤然停了下来,他们顿时感觉自己多余了,然后与柳啸云打起了哈哈,他们知道叶璘只是受了一点伤与暂时脱力而已,并无大碍,所以也没有过于担心。
  
  
  叶璘看着眼前这个如天仙入凡尘般女子,眼神迷离了一,随后又恢复清明,当下也不客气,张嘴便咬,牙齿与指尖擦过,令上官轻雪玉手微微一颤,却也没有说什。
  
  
  灵窍涅槃丹的刚入口,便化作一道暖流进入叶璘的身体内,修补著创伤,浑厚的药力如苍龙入海,但药性却无比温和,身体内热浪阵阵,极为舒服。就在这精力放松的那,强烈的倦意猛烈袭来,叶璘两眼一翻,直接倒在了上官轻雪的身上,沉沉睡去。
  
  
  上官轻雪自小在太清殿便是身处深宫,她儿时孤单、童年灰暗,因此养成了一副清冷孤傲的性子,她从未像现在这般接触过一名异性,连王志明对她献尽殷勤,也无法换回她一丝留意,此时被一名男人肆意靠在身上,上官轻雪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望着叶璘俊俏的脸庞,上官轻雪的内心甚是复杂。初次相遇,他还是个受尽欺凌却只会忍气吐声的软弱少年,再次相见时,他却忽然变得意气风发、神采非凡,面对霍家挑衅更是能言善道、对答如流,那份言辞犀利却从容不迫的气场深深吸引了她的目光。
  
  
  在上官轻雪眼,他是那温文儒雅,那风度翩翩,然而动起手来却心狠手辣,宛若死神索命,往日所遇之人,无论是太清殿那些个师兄弟,还是其他家族的优秀天才,皆是对她彬彬有礼、百般尊重,何曾有过像叶璘这般一言不合便要取她性命的人?
  
  
  你说他转脸无情,他对身边人却是有情有义,关照有加;你说他举止文雅,他却张口就能说出轻佻浪荡之言,就是这一个人,似有千面,让人无法揣摩透彻,难以看清他的本质。也正因如此,才让叶璘就在她心产生了更为深刻的记忆,故而在蓝枫城面对叶璘的言语轻薄,她虽有些排斥,但却无法厌恶起来。
  
  
  上官轻雪伸出玉手拿出一条丝绢替叶璘轻轻拭去嘴角的鲜血,她自己都不知为何,在叶璘面前她开始有了往日不曾有过的喜怒哀乐,心境也极其容易产生波澜,她也不明白这种感觉到底是什,只是心开始有了叶璘的一席之地。
  
  
  “额,咳咳,这个……那个……天不早了,我们该赶路了。”
  
  
  周金抬首仰天朗声道,打破这份宁静。此时其他观战者也已经带着震撼陆续离去。
  
  
  “嗯,是该走了。”
  
  
  柳啸云眼神怪异道,怎也想不明白叶璘与上官轻雪二人怎会如此,要知道不久前二人还曾生死相向。
  
  
  “叶璘怎办,他现在脱力了,重的跟猪一样,上官姑娘,你负责背着他吧。”
  
  
  李超凡撇嘴道。
  
  
  闻言,上官轻雪望着叶璘露出一丝浅浅笑意,蓦然霞光一闪,沉睡中的叶璘化作一道光芒消失不见,仿佛不曾出现过一般。
  
  
  “叶璘呢?”陆清语惊声道。
  
  
  “兽戒!”
  
  
  上官轻雪此话引得几人一阵啼笑皆非,兽戒放妖兽与牲畜的,她却把叶璘关了进去,不过倒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办法。
  
  
  风波过后,众人接着向沧赫山顶赶去,此时已经不早,太阳欲落西山,当赶到沧赫山顶时,已经星空略显。
  
  
  “还有大约一个时辰,望月仙湖便会开启,我们快过去吧!”周金道。
  
  
  行尽一道小路,穿过一片林间,一处闪烁著粼粼波光的大湖忽然显现,湖泊处于山谷低洼中,四周花草绽放、灵气环绕,湖面平静无波、似如镜面,周金等人处于望月仙湖的上方,望月仙湖周围已经人数众多,有的站在湖边,有的四周渡步观赏,有的静坐养神,有的讨论不休,周金等人看向朗朗星空,明月散发着蒙蒙的银白光辉,神秘而唯美,明月周围已经有数颗星辰闪烁相映。
  
  
  “叶璘还没醒来吗?”周金开口问道。
  
  
  上官轻雪闻言轻轻摇头,道:“没有。”
  
  
  “时间就快到了,叶璘很可能会错过这次机会的。”
  
  
  陆清语略微惋惜道。
  
  
  夜幕渐临,星空突显异变,只见正有七颗明亮星辰逐渐相叠,在第八颗星辰逐渐显现时,夜幕中明亮可见得八颗星辰彼此连接,拖出一条璀璨的尾线闪烁在遥远天外,被围于中央的月亮开始大放光彩,银白光辉洒满大地,天气间灵气陡然浓郁到了极致并开始凝聚实质化,形成漫天光点飘荡在空气中。
  
  
  “星月连珠了!!”有人惊呼道。
  
  
  “亥时已到,仙湖开启了,我们下去吧。”周金也是略微惊奇道。
  
  
  月亮与星辰相连,绽放出的光芒越来越亮,逐渐刺的人睁不开眼睛,只见月亮倏然射出一道银光自星空而来,直穿九天而下,直至降临中州大地,“”的一声照射在望月仙湖上,众人只见望月仙湖上出现一道光柱,似是通天之路一般,扶摇直上,直通云天,引得人声鼎沸起来,许多人蠢蠢欲动,迫不及待的想见证这充满传奇色彩的望月仙湖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望月仙湖开启了,根据记载,确实会有一道光柱出现在湖面上,只要进入光柱面,才能看到内心中最真实的东西,但是一次进去不了太多的人,况且望月仙湖开启的时间只有一个时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去的,有许多强者个个都是心高气傲,待会一定会发生抢夺战,甚至会不惜杀人,你们都小心点。”
  
  
  上官轻雪对众人叮嘱道。
  
  
  闻言,周金等人暗自点头,在这种世界上,没人会跟你讲道理,一言不合便会拔刀相向、血溅五步,唯有自身强大才是本钱。
  
  
  “照这样说来,只要实力够强就行,既然这样,那倒不如……”
  
  
  一直没说话的柳啸云淡然道,几人一怔,而后也是明白了过来,一个个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正如上官轻雪所言,已有双方人马开始对峙,许多人都是只身前来,身单力薄,于是与别的强者联合,组成暂时的联盟。对峙双方人数都不少,加起来足有二十多人,实力可观,正在争论不休,个个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便开战的架势。
  
  
  “全都给我滚开!!”
  
  
  一声暴喝,柳啸云手持巨剑架于肩膀上慢慢走来,显得霸气绝伦。
  
  
  听闻此言的两方人马皆是面露怒色,一名青年更是忍不住侧过身来骂口大开道:“**,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在这大呼小叫?想死小爷我不介意……”
  
  
  “呃……”
  
  
  那名青年话还没说完,只感觉一抹亮光掠过自己的脖子,温热的液体瞬间喷射而出,随后一阵天旋地转,意识模糊淡去,气息全无。
  
  
  众人看的很明白,柳啸云出手极快,单手持剑横劈,那名青年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身首异处,鲜血喷洒一地,死去的那名青年显然是只身一人,并没人因为他的死而替他出头。
  
  
  “柳啸云!!”
  
  
  “柳啸云你想干什?”
  
  
  有人谨慎开口问道,不过显得很忌惮,紧了紧手中的兵器。
  
  
  “干什?你是白痴吗?我自然是想进望月仙湖了,包括我几位朋友,只是我不想排队,只想现在进去,立刻、马上!”
  
  
  柳啸云指著周金等人随意说道,霸气显露,嚣张至极。
  
  
  那两方人马皆是缩缩脖子,愣是没人吭声,有的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们彼此不相让那是因为不愿承认自己低别人一头,而现在就不一样了,逞能的代价可能就是枉死剑下,此时没有一个愿意做送死的出头鸟,柳啸云的威名完全是靠一身实力打出来的,年轻一代中鲜有对手。
  
  
  “柳兄,这样做是不是过分了一些?坏了规矩?”
  
  
  一名长相英俊的黑袍青年从远处慢慢走过来,带着不咸不淡的笑意道。
  
  
  “独孤一谦?”众人异口同声,惊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