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璘雪传 > 第十八章、石家隐秘事玄玉赠佳人
  伴随着叶璘的一声冷喝,石家庭院周围房舍中,开始陆续有人行出,上至老者,下至孩童,足足有十几口。
  
  
  “想不到这石家连几岁的孩提都有初窥二境的修为,就是上限低了些,几乎没有高境界强者。”叶璘环顾四周自语道。
  
  
  “父亲!”一名中年人看到躺在地上的石峰惊呼道。
  
  
  “就是你们杀我石家之人,伤我父亲?”那名中年人探了探石峰的呼吸,怒气冲冲质问道,其它石家的人皆是怒目而视,面色相当不善。
  
  
  “不仅要杀你石家之人,我还要灭你石家,你石家纵容石青害人性命,你可知道已有多少无辜之人惨死?”
  
  
  周金怒喝道。
  
  
  “与你等何干?”那名中年人脸色狠厉道。
  
  
  “与我等何干?大祸临头了还敢出言不逊,依我看,石家今晚也不必存在了。”
  
  
  周金冷笑道。叶璘手持折扇,与李超凡在一旁冷眼观之。至于上官轻雪则是和陆清语轻声交谈著,时而摇头颔首,可见熟悉得甚是快速。
  
  
  “狂妄之贼,你们胆敢杀了我弟弟和我侄子,还大放厥词,你们死定了!”
  
  
  那中年男子恨得咬牙切齿,形同野兽咆哮,随后对一名貌似管家的人吼道:“都半个时辰过去了,谢家的人死哪去了?怎的还没来?”
  
  
  “啊!谢家的人来了!”就在那名管家刚准备回答时,刚刚带路的老者惊呼道。
  
  
  “谢家?看来今晚牛鬼蛇神都出现了,来的好,省的找!”李超凡冷声道。
  
  
  少时,一名白衣老者与一名中年男子,以及一名青年出现在石家大院。
  
  
  看到谢家三人来到,那中年男子当即冲上前去,怒吼道:“谢长春,你何故才来?若是早些,我侄儿何至于惨死,我父亲也不会遭此重伤,你给我立刻杀掉眼前这些杂碎!”
  
  
  听闻此言,上官轻雪眼神一冷,还未开口,只见那谢家老者眉目一沉,怒道:“休要放肆!石洪岩,你那弟弟石洪山将老夫那宝贝孙儿拐进你石家,借此要挟我谢家与蓝枫城主不要插手石青害人一事,现在还要我谢家跟你狼狈为奸?实话告诉你,你们石家要完了。”
  
  
  叶璘等人这时才明白谢家为何也是对石青一事一直沉默不理,因由孙子被人夺去当人质,果真是莫可奈何。
  
  
  “老杂碎,你们石家也太不要脸了!”
  
  
  李超凡怒骂出声。
  
  
  “老东西!想破罐子破摔吗?”石洪岩立时暴怒欲狂。
  
  
  “蠢如猪狗的东西!城主大人早趁石峰外出援救之际,将老夫的孙儿神不知鬼不觉地给救了出来了,你莫不是当真以为城主大人真的怕了你们?若不是担心老夫孙儿安危,你以为城主大人会放纵你们石家耀武扬威吗?”
  
  
  谢长春抚摸著洁白的胡须冷笑道。
  
  
  “少跟老子放屁!你!快去看看那个小鬼还在不在!”石洪岩眼睑一阵跳动,赶忙对身旁的石家旁人喝道。
  
  
  其中一青年连忙跑到其中一间屋子,而后跑出来神色紧张地喊道:“不在!那小鬼不在了!看守小鬼的石林也死了!”
  
  
  “什?死了?怎会死了呢?”石洪岩双眼瞪得滚圆,如遭雷击,不由得颤抖失声。
  
  
  “石洪岩,想不到你竟然这般愚蠢,连我什时候救的人你都不知道!”
  
  
  这时,只见一中年男子从黑暗中顺势而出,此人身着金丝黑衫,面容冷峻刚毅,散发一股威严之气。
  
  
  “城主大人!”谢家三人连忙行礼,叶璘几人只是冲其微微点头。
  
  
  蓝枫城主连忙托住了谢长春,含笑说道:“谢老多礼了。”
  
  
  “你……你……”石洪岩周身剧烈颤抖,心中惶恐大势已去。
  
  
  “石洪山,谢家早已告诉我,在城中闹得人心惶惶的“恶鬼”正是石青,可是我顾忌那幼童的性命而束手束脚,因为我并未把握能够将石青瞬间击毙,所以我担心此事暴露,致使你们对那孩童下毒手,若不是孩子在你们手,我早将你石家赶出蓝枫城。还真亏了这几名年轻人,石洪山火急火燎地赶出去救他儿子,不想却被杀了,等到石峰这个老东西也跟着出去后,我看石家再无高手,便知机会来了,只剩你石洪岩九转一境的修为我还未放在眼,你石家算尽一切却没想到这几名年轻人突然杀了出来给予我救人的机会。”
  
  
  蓝枫城主娓娓道出实情。
  
  
  闻言,石洪岩顿时犹如霜打了茄子一般,知道已经无力搬回局势,如今谢家、城主,还有叶璘等人全部针对于石家,不论其它,光是城主的实力就够石家受得了,纵是石家再强大也难敌城主与谢家联手,更何况石峰已经负伤,无力再战。
  
  
  “作孽……作孽啊!!!”
  
  
  一声哽咽声传来,原来是石峰已经清醒,听得蓝枫城主的一席话,顿时泣不成声,仰天长叹,此时石峰已经不再那虚弱,虽是刚才被叶璘气得昏迷过去,但叶璘的那一股内力依旧给了他些许体力。
  
  
  “父亲!”石洪岩连忙喊道。
  
  
  “罢了!罢了!而今之事,皆乃报应所至。老夫那孙儿石青,天赋平庸,数年来修为不见增长,两个月前,他自家族内阁中意外接触一种古老的功法“极血狂咒”。数百年前,我石家先人曾凭此法诀立身蓝枫城第一大家族,可这法诀致命缺点便是要以鲜血生肉为食,石家先人一开始食鹿血肉,可随着修为增长,动物血肉无法满足法诀所需,便开始需要人血人肉,于是先人们将此法诀封存,不准后人修习,这也是我石家满门修炼,却无高级强者的原因。可我那孙儿,他瞒着我们修炼,仅仅修炼数天修为便快速增长,可“极血狂咒”的弊端也开始显现,所以……”
  
  
  石峰老泪纵横,痛不可当。
  
  
  “所以你就纵容自己的孙子滥杀无辜对吗?你不想你自己的孙子死,那你可想过那些被你孙子杀死的人,他们的家人想不想他们死?这两个月以来,石青总共杀害了二十余条人命,为了你自己的孙子,却害得其他人家破人亡,石峰,你这个老东西你真该死啊……”
  
  
  蓝枫城主打断了石峰的话,怒吼道。因心有震天之怒,脸色都已涨得通红。
  
  
  “一切都是老夫的错,我儿子死了,孙子也死了,你们要杀就杀我吧,饶了石家的其它人吧,我求求你们了,饶了他们吧……”
  
  
  石峰泪洒庭院,颤抖哽咽,头如捣蒜般,不停地磕著响头,直磕得前额血肉模糊。
  
  
  “父亲!父亲!”看到石峰这般模样,石洪岩也是流出眼泪哭喊,其余石家之人也是跪倒在地求于蓝枫城主饶了石峰。
  
  
  “城主,你饶了我父亲吧,他老人家也是一时糊涂,爱孙心切,您饶了我父亲吧,我们可以立刻离开蓝枫城,永世不再踏足,我求求您!”
  
  
  见此形势,石洪岩亦是热泪横洒,不停哀求。
  
  
  “你们要跪的不是我,要求的也不是我,百姓们说饶了你才行。”
  
  
  蓝枫城主冷声道,说罢让开了身体,此时石家外面已经聚集著许多人。
  
  
  “大家,要杀就杀我石峰,饶了石家其他人吧,此事和他们没关系啊,他们是无辜的……”
  
  
  石峰跪行数步,流着浊泪向着一众百姓大发悲声,涕泗滂沱。
  
  
  “城主大人,既然石青与石洪山都已经死了,就放了他们吧,毕竟石峰也残废了,将他们逐出蓝枫城就行了,不要再杀人了。”
  
  
  带路的老者叹息道,其它百姓也是点头赞同,善良纯朴人们都是不愿赶尽杀绝。
  
  
  “既是如此,每一个被石青迫害过的人家,你石家拿出黄金十两以作赔偿,然后立刻滚出蓝枫城!”
  
  
  蓝枫城主下令道。
  
  
  “是,是,是,我马上去办!”石洪岩连忙道,然后扶起石峰,急急忙忙去吩咐下去,取出所有金银。
  
  
  “各有小友,在此多谢各位仗义出手,多谢多谢!”蓝枫城主抱拳躬身道。
  
  
  “举手之劳而已,既然事情已经解决,我等就不久留了,城主大人,就此告辞!”
  
  
  叶璘托住了蓝枫城主,微笑道。
  
  
  “诶诶诶!小友慢走,这次如果没有你们,老夫还不知何时才能救回孙儿,这块“灵晶玄玉”虽非珍品,但有静心宁神之功效,略表心意,望小友不要嫌弃才是!”
  
  
  谢长春说罢,从空间指环取出一块闪烁著五彩霞光的菱形玉石,赤、蓝、绿、橙、紫五色转换,绚丽之极,顶端还有一个穿孔,显然是类似项链之类的首饰,可以挂在脖颈处。
  
  
  叶璘本想拒绝,可眼角的余光发现上官轻雪看向此玉的眸子中微微绽出惊异光彩,不由淡淡一笑道:“前辈客气,我等本无心之举,却未曾想牵扯出这等事来,着实受之有愧。但晚辈……却很喜欢这块玄玉,这样如何,晚辈愿用一颗九转八境的妖兽核与前辈换此玄玉,前辈意下如何?”
  
  
  谢长春听闻此言,点头赞赏道:“小友品性高尚、心地正直,令老夫折服,可九转八境妖核异常珍贵,若是小友愿意,一枚通灵境的妖核即可!”
  
  
  叶璘手间光华一闪,一颗九转八境的妖核显现,莞尔道:“前辈,此玉晚辈很是喜欢,在晚辈眼绝不止就通灵境妖核这个价,前辈勿要再推辞,当是成全晚辈罢!”
  
  
  谢长春愈加暗自赞叹叶璘的为人,也不再推辞,将灵晶玄玉给予叶璘,收了那颗妖兽核。
  
  
  叶璘等人辞别谢长春与蓝枫城主,此时时过寅初,天色微亮,叶璘等人欲再次动身赶往迷雾山脉。
  
  
  “上官姑娘,我们现在要前往迷雾森林,方向是西南,你现在要去哪,你若是回太清殿,那我们在此便要分道扬镳了。”
  
  
  周金微笑开口道。
  
  
  “你们徒步过去?没带飞行妖兽?”上官轻雪疑惑道。
  
  
  “没有,反正离百兽齐出日还早,我们便一路走过去,还可观赏沿途风景,岂不快哉?”
  
  
  周金笑着解释道。
  
  
  “上官姑娘,反正你请帖发完了,跟我们一起吧,不然叶璘这家伙可是想你想的睡觉都说梦话了。”
  
  
  李超凡嘿嘿咧嘴直笑,上官轻雪似是习惯了其口无遮拦的性格,直接充耳不闻。
  
  
  “是啊,轻雪,我们一起去吧,路上一定好玩。”陆清语也是笑着劝道。
  
  
  上官轻雪闻言略微思索,而后颔首,表示愿意一同前往,随即一道蓝芒闪烁,身躯硕大的冰霜龙隼顿时出现。
  
  
  “兽戒……”周金道。所谓兽戒便是在戒指中存在一个小型位面空间,有山有水有空气,妖兽在兽戒中能生存下去,不比空间指环中没有任何场景与空气,无法储存活物,显得颇为珍贵。
  
  
  上官轻雪摸了摸冰霜龙隼的鬃毛,而后从空间戒中取出笔墨信笺,一番书写过后,对冰霜龙隼轻声道:“阿蓝,你先回太清殿将此信带回给父亲,一个月后我便回去。”
  
  
  冰霜龙隼蹭了蹭上官轻雪后,发出一声长鸣后,便腾空而起,眨眼间消失在了天际。
  
  
  “喂!叶璘,你老盯着那块玉看干什?你想送给谁呀?是不是送给我呀?”李超凡挤眉弄眼道。
  
  
  “这次就免了,下次有,一定送给你。”叶璘失笑道。
  
  
  陆清语心思细腻,将李超凡拉到一旁。
  
  
  “跟你有什关系?捣乱!”周金忍不住对李超凡道。
  
  
  “上官小姐,它……漂亮吗?”叶璘双指拎着玄玉,放置在上官轻雪眼前,轻声问道。
  
  
  上官轻雪有些不明所以,并未答话,但聪慧的她显然猜到了什,不禁愣在当场。
  
  
  “可惜,这美丽灵晶玄玉,却是稍显美中不足,我想……应该是它还欠一位绝代佳人才对!”
  
  
  叶璘似叹非叹,随后从空间指环中取出一条细细长长的红链,并将链子从灵晶玄玉孔洞处穿过。
  
  
  “红翡链配上灵晶玄玉,倒是一对完美组合,若是再配上官小姐这等绝代佳人,那更是非凡绝妙。”
  
  
  叶璘带着笑意走到上官轻雪旁,在上官轻雪发愣,却又有些失神的目光下,绕到上官轻雪身后,亲手将灵晶玄玉戴上其脖颈。
  
  
  上官轻雪此时大脑已经一片浆糊,双唇嗫嚅,如鲠在喉,本想嘴上拒绝,可此时竟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偏偏双腿又好似石柱般难以移动半分,任由叶璘帮她戴上灵晶玄玉。
  
  
  叶璘将上官轻雪三千青丝顺手一捋,乌黑柔亮的发丝盖住了后颈的红翡链,只见灵晶玄玉挂在上官轻雪胸前的位置,闪烁著的绚烂的五彩光芒,配上天使般的面容,极其夺人眼球,不禁令叶璘满意之极。
  
  
  上官轻雪此时才反应过来,看到众人都笑吟吟地看着她,不禁臊得无地自容,绯红之色快速蔓延至耳根,玉颜发出阵阵滚烫,想要伸手将灵晶玄玉拽下来,却怎也抬不起手。
  
  
  “当真是珠联璧合,望上官小姐不要嫌弃才是!”
  
  
  叶璘淡淡一笑道,折扇微微扇动,举止优雅。
  
  
  “多……多谢。”上官轻雪结结巴巴地道出一句,便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跑到陆清语身旁,低垂著螓首,不言不语。
  
  
  “天色已亮,各位,我们启程吧!”
  
  
  叶璘对众人招呼道,周金与李超凡凑过来与叶璘轻声说些什,不时发出一声大笑。
  
  
  而陆清语则是和上官轻雪并立而行,上官轻雪看着前方那道一身白色长衫,黑发垂背的潇洒身影,又看了看灵晶玄玉,贝齿轻咬红唇,一丝复杂难明的情感不禁在心中缓缓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