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璘雪传 > 第十五章、途经蓝枫城夜深有异闻
  夜晚,叶府。
  
  
  叶璘盘膝坐在床榻紧闭着双眸,全身光晕流转、生生不息,双手间光泽涌动。
  
  
  “九转四境,又为九转御灵境,灵由位面玄黄而生,收于己力而御之,一旦突破,可随心调动天地灵力压缩成内力为己用,我用九形踏道功法来配合天地灵力可使战力成倍叠加,进入九转四境指日可待,目前我九形踏道功法处于“四道界开”巅峰状态,按理说如今突破到辟界境都未尝不可,可惜这幅身体的潜力却大不如前,一味的追求境界的话,身体则无法承受得了九形踏道强大的力量,必须要花费足够的内力来淬炼身体强韧度才行。”
  
  
  叶璘暗自思索之下,时间飞逝。
  
  
  次日卯末,叶璘突兀全身炫光四闪,映得房间内霞光灿灿,雄浑之气肆意纵横。
  
  
  叶璘俊俏的脸庞缓缓发生著变化,满头黑色长发逐渐变成银色,脸庞慢慢显现出黑色魔纹,共有四条,细细看去,第五条魔纹渐渐出现,愈加清晰。当第五条魔纹完全形成时,叶璘紧闭的双眸猛然一睁,登时红光迸溅,只见两道猩红色的厉芒从眼眸中不受控制的激射而出。
  
  
  !!
  
  
  桌上的茶具被血芒炸成了齑粉,只见叶璘满头银发、面生魔纹,双瞳血色、状如妖魔,着实恐怖无比,血红色的双眸看不见一点眼白与瞳孔,显得毫无感色彩,充满了无情冷漠。
  
  
  九形踏道突破至“五道天通”了,下一个境界就是要命的“六道森罗”了,形如恶魔的叶璘喃喃自语,一双眸子血芒闪动,随即慢慢褪去,又恢复如初。
  
  
  “辰时已至,该出发了!”
  
  
  叶璘洗漱了一番,用一条发带将他满头黑发高高扎起,形成马尾状的发辫垂于后背,做完这些他推开房门,正好看见叶问天站在庭院,静静而立。
  
  
  “爷爷?您怎在这?”
  
  
  叶璘诧异问道。
  
  
  “,璘儿啊,你刚刚修炼的动静把我惊醒了,怎样?突破了?”
  
  
  叶问天转过身来笑道。
  
  
  看着叶问天期待的神色,叶璘莞尔笑道:“没有,只是九形踏道功法突破了一个境界,但是踏入九转四境也快了。”
  
  
  “嗯,修炼这回事你比我更懂,我也没什好说的,要走了吗?要不要跟你母亲说一声!”叶问天说道。
  
  
  “不用了,这早就不打扰母亲了,麻烦爷爷您转告母亲一声,让她不用担心,我会安全回来。”叶璘微微摇头道。
  
  
  叶问天微微点头道:“没错璘儿,不管怎样,一定要安然无恙地回来,去吧!”
  
  
  叶璘咧嘴一笑,点头告别,而后纵身一跃,几个兔起鹘落,消失在了叶问天的视线之中。
  
  
  天际渐泛鱼肚白,街道上略显清冷,一柱香时间后,叶璘来到陆府,却发现陆清语已经站在门外等候,依旧是一袭长裙,青丝披肩,只不过今天头上带了个通体银亮的桂冠头饰,将陆清语称托得更为纯洁。
  
  
  “叶璘!你来啦!嗯,刚好辰时,没迟到,我跟我父亲告别过了,我们走吧!”陆清语看到叶璘的到来,再度绽开甜甜的笑意,活泼可爱的模样仿佛世上根本任何忧心之事。
  
  
  “嗯,超凡和周金都在城门外等我们,走吧!”叶璘轻笑点头道,陆清语欢快地点点头,一路围着叶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穆兰城外,熟名士兵手持长矛,如雕像般静默矗立。
  
  
  李超凡与周金并排站在城门外,此时已是皓月落海、朝日出山,万道金色光芒自天际撒向大地,朝阳燃烧着晨雾,整个穆兰城宛如披上了一层灿灿金纱。
  
  
  “辰时已过一刻,叶璘应该快来了。”
  
  
  周金目观红日升腾,开口道。
  
  
  “这家伙真磨蹭……嗯?来了!”李超凡看到远一男一女处两道身影并立而行。
  
  
  “他怎把陆清语也带来了?”周金暗自嘀咕。
  
  
  “叶璘!清语!”周金微笑喊道,听闻喊声,叶璘举扇示意,陆清语则是挥了挥手。
  
  
  “叶璘,你怎把清语也带来了?,哦……你们两个该不会是……”
  
  
  二人走近,李超凡指著二人坏坏的笑了起来,一副我知道了你们秘密的样子,陆清语显然是猜到了李超凡的意思,一脚踢在了李超凡的腿部。
  
  
  “你还好意思说?大嘴巴!”叶璘挥出折扇欲打李超凡伸出的手指,李超凡迅速收回伸出的手,哈哈大笑了起来。
  
  
  “走,我们边走边谈。”叶璘开口道。他们并没有带飞行妖兽,只是徒步前行,迷雾山脉位于东西南北四大帝国交接处,中州大地最中心的位置。而穆兰城则位于东境帝国北端,略微偏西,需横跨四个城市,以他们的脚力,十天足矣,所以时间还是很充足。
  
  
  “炎雷带了多少?”叶璘开口问道。
  
  
  “不多不少,八十颗!我把老底全拿出来了,心疼死我了。”李超凡痛心疾首道。令陆清语在一旁吃吃的娇笑了起来。
  
  
  “叶璘,我还有“万灵载阵”,你要不要?”陆清语在身旁轻声道。
  
  
  “万灵载阵?”叶璘三人皆是惊声道。
  
  
  万灵载阵,乃是陆家独有的阵法,借大地山川之力,摆乾坤坎离之形、设阴阳轮转之力,外可附上八颗妖兽的妖核为阵源,但凡进入此阵者,被山川之灵锁定,难以逃脱,每一颗妖核能发挥出的攻击力都相当于这个妖兽生前全力一击,威力巨大无比,妖核等级越高,阵法威力越强。
  
  
  “清语,你会布置万灵载阵?”叶璘不禁询问道。
  
  
  “我不会,不过我父亲倒是给我一个“阵法符咒”,给我防身,虽然只能用一次。”陆清语这一说,其它三人不禁释然。
  
  
  周金兴奋开口道:“什品级的妖兽核?”
  
  
  “二十颗九转三境妖兽核,十五颗九转四境妖兽核,十颗九转六境妖兽核,三颗九转八境妖兽核,还有一颗辟界境妖兽核!”
  
  
  陆清语眨巴著水灵的大眼睛,如实道。
  
  
  “豪气!”
  
  
  周金与李超凡一窒。要知道高品级的妖核非常珍贵,例如一颗九转三境的妖兽核兑换成俗世的金银,足足能兑换数千金币,越是往上高一品级,价格也就越高,一颗辟界境妖兽核却比九转九境珍贵十倍也不止,因为九转境到辟界境完全是质的飞跃。
  
  
  “你父亲可真疼你啊,辟界境妖兽核都得值将近三四万金币,若是能搞到一个空间法则的妖兽核,那得多少钱啊?”
  
  
  李超凡仿佛掉到钱眼了,双眼放光,忍不住嚎叫道。
  
  
  “遇到空间法则境的妖兽,你还是先想好怎逃吧,还妖兽核?就我们四个?被吃了都不带咀嚼的。”
  
  
  周金奚落道。
  
  
  “我想想也不行啊?”李超凡翻着白眼道。
  
  
  “我倒是有空间法则境的妖兽核!”叶璘突然开口道。
  
  
  李超凡听闻此言几乎一个趔趄栽倒在地,周金与陆清语不禁也是目瞪口呆。随后转瞬一想,李超凡跟周金也就释然了,天痕那般强大无匹,叶璘有一颗空间法则境的妖兽核也不是很稀奇的事。但是李超凡还是不忿,恨不得扑过去掐著叶璘的脖子,逼问他还有多少好东西,陆清语则是风轻云淡,见叶璘没有说出妖兽核来历的意思,也没有追问下去。
  
  
  “所以说,有万灵载阵加上空间法则境的妖核,看来自保已经足矣了,若是情况允许,说不定还能搞点事情。”
  
  
  叶璘嘴角微翘,轻笑道,其它三人听闻此言不禁嘿嘿笑了起来,一丝阴谋诡计的味道,飘荡在空气中……
  
  
  傍晚,日落西山,蓝枫城迎来四个陌生人,三名男子,一名女子,其中一名男子一身白袍、体型修长,手持一把折扇,俊逸的脸庞配上浅浅的笑意,让人一看就生不出恶感,显然是一位世家公子,还有一位身穿赤红袍子的男子,身形壮硕,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子。
  
  
  另外有一个黑袍和善男子,跟旁边一位身穿粉裙,头戴银冠的女子在交谈著。
  
  
  “站下站下,生面孔啊,你们是干什的?”
  
  
  还未进城门,一名守城士兵便拦住了四人去路。
  
  
  “我说这位大哥,你认定我们是生面孔,难道你见过这蓝枫城所有人吗?”叶璘好奇询问道。
  
  
  那位守城士兵看四人气宇不凡、衣着亮丽,以为是外地来的商人,带着一丝骄傲道:“笑话,我在这蓝枫城门做门卫已经做了五六年了,虽说不全部记得,但一看你们就是生面孔,你们是外地来的商人吗?”
  
  
  叶璘闻言轻笑道:“大哥果真慧眼如炬,我们是商人,这位乃是拙妻,另外两位是我表兄弟,家道中落、生活不易,只得从事贩走一途勉强度日,此次前来贵城采些布匹,还请大哥行行方便,小小诚心,不成敬意!”
  
  
  说罢,叶璘塞了一块金币给了那位守城士兵。
  
  
  “嗯,小子艳福不浅,娶了这一个水灵的妞儿。瞧,还害羞了,哈哈……好了,过去吧!”
  
  
  士兵调笑道,周围士兵也都跟着哄然大笑,陆清语在叶璘说她是叶璘妻子的时候,一张小脸红了个彻彻底底。
  
  
  “走!”叶璘手中折扇一展,开口道。
  
  
  “超凡,刚才你为什拉住我,我真想上去抽他一巴掌,竟敢笑我!”陆清语翻着白眼道。
  
  
  “出门在外,能少点麻烦就少点麻烦,何况我们在此也不会久留,你生什气啊!”周金也是强忍着笑意道。
  
  
  “周金说的对,少惹点麻烦只好不坏,没什可生气的,况且你二人青梅竹马,叶璘又一表人才,配你还不行嘛。”
  
  
  李超凡毫不掩饰,哈哈笑道,叶璘走在最前面,侧耳倾听他们的谈笑着,嘴角流露一丝笑意。
  
  
  “你们真烦……叶璘你也不帮我,我真是烦死你们了!”陆清语双眉一竖。
  
  
  三人哄然大笑。
  
  
  许久,叶璘开口道:“天气不早了,今晚就在这找一家客栈过夜吧,明天继续赶路,离下个城市的距离极远,明晚我们可能要露宿野外了,我们需要带些食物与清水。”
  
  
  三人并无异议,找了一家名为“仙来醉”的客栈,四人进入客栈却发现客栈没有几个人,不禁有些奇怪,这时一位老掌柜迎上来道:“四位来得真是时候,我刚准备打烊,你们是吃饭还是住店?”
  
  
  “掌柜,我们住店,麻烦您给我们一大一小两个房间。”叶璘上前开口道。
  
  
  老人闻言点点头道:“请随我来。”
  
  
  叶璘一行人随之上楼,这时那老掌柜似是有着惊惧地望向门外,叮嘱道:“年轻人,半夜三更不要出来,当心惹祸上身啊!”
  
  
  四人一惊,周金皱眉道:“老丈何出此言?好端端的,何来的灾祸?”
  
  
  其它三人也看向老人,等待着老人的解答。
  
  
  老人叹气道:“年轻人,你们是外地来的吧?这蓝枫城,可久留不得啊,你们早些走吧,近些日子这蓝枫城闹鬼了,吃人的恶鬼!”
  
  
  “闹鬼?”叶璘闻言眉头一皱,三人也是一阵面面相觑。
  
  
  “是啊,近些日子,蓝枫城真邪门了,每到夜晚总是有人惨死,每当人们寻到他们的尸体时,死状无不凄惨无比,身躯被整个掏开,内脏撒了一地,头颅碎裂,有的更是只剩骨架的。哎,你看我这店的伙计都跑完了,人都躲在家,哪还敢出来走动啊。”
  
  
  老人叹息道,眼露出明显的恐惧。
  
  
  “难道没人来管吗?”李超凡皱眉不已,不禁问道。
  
  
  “怎没人管啊,前些日子城还来了几个号称什什宗出来的年轻人,个个手持刀剑的,路过蓝枫城时还仗义出手相助了,可是都被那个恶鬼给杀死了,哎呀,天快黑了。记住,白天没关系,晚上千万不要出来走动,你们快回房去吧,我也该回房间了。”
  
  
  老人说完像是躲如瘟神、避如蛇蝎,关上客栈大门,便急急忙忙地回了房间。
  
  
  “叶璘,我跟你们一起住一个房间好不好?”陆清语面露恐惧,刚刚听完灵异事件,小脸还有着些许苍白,忍不住低声道。
  
  
  “看来女孩子对这些牛鬼蛇神的东西存在着天生的畏惧感,无关修为。”周金笑了笑说道。
  
  
  “谁说的,生性柔弱的女孩子还差不多,要是上官轻雪这种女子在此,她不一剑砍了恶鬼就算不错了,恶鬼哪还敢来招惹她?嫌命长吧?”
  
  
  李超凡撇嘴反驳道。
  
  
  叶璘不禁无言,而后道:“好吧,那就住在一起吧,反正今晚我们也没办法闲着了,今晚……我们就来看看这“恶鬼”到底有多凶狠。”
  
  
  随即,四人回到房间,静待午夜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