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璘雪传 > 第十二章、狠人还恩情喜获美人意
  穆兰平原,一柄硕大的巨剑,通体银色,倒映着日光,晃闪著众人的双眼。
  
  
  一道身影疾如风、快如电,身形所至,声势浩荡。
  
  
  那人快到极致,转瞬之间便来到众人眼前,这人身长七尺有余,一袭黑衣附身,刚毅的神色显得冷酷非凡,一双如墨的深邃眸子散发出拒人于千之外的冰冷,杀戮之气环绕身侧,使人不由得退避三舍。
  
  
  “武榜第一,柳啸云!这个狠人真来了。”众人都是有些惊惧。
  
  
  此人自北域以北的极地冰川横空出世,天纵奇才,修为精深,乃是北域“疯神”的传人,自出道出来未逢一败,一招“剑意风暴”无人可挡,凶名赫赫,勇冠天下。话说疯神乃数千年前“洪荒时代”的老一辈强者,比太初魔主只晚了一个时代,妖族进犯之际,疯神就曾孤身杀尽妖族一支百人小队,因年轻时擅长以命搏命的疯狂打法,故以被冠此名号,洪荒时期便为天存境,至于现在如何,无人得知。
  
  
  “他竟然也来了,该不会也是找叶璘麻烦吧?”
  
  
  李超凡也是一副凝重之色,暗自腹诽,接着他传音于周金:“周金,如果柳啸云找叶璘麻烦,我们去帮叶璘,联手搞死他。”
  
  
  叶璘纵是实力强劲,甚至制服了上官轻雪,但李超凡不得不担心,毕竟武榜第一狠人的威名太盛,他的威名都是一场场恶斗铸成的。
  
  
  “没问题,我早就想领教领教所谓的武榜第一了!”周金回道。
  
  
  叶璘背对着柳啸云,冷漠看着上官轻雪,此时此刻他只需意念一动,那数之不尽的风刀就会立刻将上官轻雪撕成碎片。
  
  
  然而柳啸云的汹汹气势却锁定住了他,令其眉尖微挑,他跟上官轻雪没有生死之仇,并没有立刻动手,倒是想要看看柳啸云到底意欲何为。
  
  
  “上官姑娘,别来无恙,似乎有人对你不利?”
  
  
  柳啸云冷冷看着叶璘,来到上官轻雪的身边开口道,语气冷冽,如刀似剑。
  
  
  “多谢,此事与你无关,不必为我而卷入其中,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上官轻雪微微摇头轻声说道。
  
  
  “上官姑娘说得哪话,一年前我为杀妖兽“血鬃魔猿”,因身负重伤而遭奸人暗算,若不是上官姑娘仗义出手,我恐怕已命丧黄泉,此番恩情,在下始终铭记,此时姑娘有难,我若退去,岂是大丈夫所为?”
  
  
  柳啸云声明了自己的立场,随即转身,目观叶璘开口道:“叶璘兄台,可否看在我的薄面上,退上一步?”
  
  
  叶璘垂着眼睑道:“看样子,柳兄也是个好管闲事之人。”
  
  
  “还恩情也好,管闲事也好,既然看见了,自是不会旁观,不管你二人有何恩怨,还请叶璘兄高抬贵手,将此事揭了过去,双方大可以握手言和,把酒言欢,我相信以叶璘兄弟的涵养与气度,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
  
  
  柳啸云眼眸中似有烈火闪动,动一发变可燎原,期待着叶璘开口。此时李超凡与周金暗暗蓄势待发,他们知道,一旦叶璘拒绝,柳啸云会顷刻出手,因为世人都知道眼前这个狠人,能动手就不废话。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李超凡暗骂。
  
  
  “既然柳兄都这样说了,我再追着不放,倒也说不过去了,把酒言欢倒是不必了,不过上官小姐我建议你回去好好管教管教你的宠物,若是还有下一次,那……可就不一定有这种好运气了。”
  
  
  叶璘收回搏天图,瞥了一眼王志明,淡淡道。
  
  
  叶璘此时并不想再与柳啸云一战,连战两场,叶璘已不复巅峰体力,若再与柳啸云一战,虽然无惧,但绝对要暴露藏身手段,他的九形踏道功法和失色苍穹之术极其敏感,绝对不能轻易展现。
  
  
  失去了九九搏天图的气势锁定,上官轻雪整个身子登时一软,方才叶璘给她造成的的压力无比巨大,那八十一道道杀灾招招强悍,几乎避无可避,只能硬抗,导致内力迅速耗尽,不然也不会败得如此之快。
  
  
  “多谢搭救!”上官轻雪感恩道。
  
  
  “无妨!”
  
  
  柳啸云摆摆手,随即对叶璘道:“叶璘兄弟,迷雾山脉百兽齐出日已近,不知你可打算前往?”
  
  
  “我自是会去,到时候群雄聚首,采取灵根,我倒是不希望与柳兄走向对立面,柳兄以为呢?”
  
  
  叶璘不知何时取出一把白纸折扇微微扇动,配上一副俊逸的脸庞,俨然就是一位潇洒的纨世子,与刚才冷漠无情似杀神般的模样大相径庭。
  
  
  “自然!那……后会有期!”柳啸云抱拳道。
  
  
  “后会有期!”
  
  
  “不送!”
  
  
  上官轻雪与叶璘分别回道。
  
  
  柳啸云大手一挥之下,巨剑快速腾空向远方飞去,柳啸云一蹬之下,整个人彷若飞鸟般踏风而起,站于剑身之上,一人一剑疾驰而去。
  
  
  “就这样走了?”叶璘与柳啸云并未一战,令众人失望,却无一人敢阻拦或是挑战,可见武榜第一的威名之盛。
  
  
  上官轻雪隔空一划,不知和何处取出一瓶灵液,给予王志明服下,使得王志明的精神焕发,褪去几分萎靡。
  
  
  此时却闻得叶璘突然道:“你我两家世代交好,此次因宵小之辈伤了上官小姐,非叶某之本愿,还请勿怪才是。”
  
  
  上官轻雪轻抬螓首,看向叶璘,突感一阵滑稽好笑,方才叶璘杀机凛然,出手狠辣无情,哪似这般说的非情非愿?但一想此事本就自己理亏于先,又见叶璘主动示好,只得回以道:“此番感君高义,他日若有闲暇,欢迎叶公子到太清殿坐坐,轻雪必虚左以待,热忱相迎。”
  
  
  叶璘嘴角轻扬,回道:“客气,他日一定登门拜访!”
  
  
  刚才还生死相向的两人,此时这般客套,着实让人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为什,为什他能轻易攻破的天罡金身呢?”王志明见叶璘走远,不甘低嚎。
  
  
  “算了,你败的不冤,你的天罡金身虽然以防御著称,但是叶璘用的是缩地成寸、聚点一击的方法,他的战斗技巧已经到了相当可怕的地步,加上你的战力不如他,他能攻破,不足为奇。”
  
  
  上官轻雪平淡道。
  
  
  “刚才你怎不叫柳啸云杀了他,反正柳啸云欠你一份人情。”王志明略显不满,低声询问。
  
  
  上官轻雪不禁蹙眉,暗恼其狭隘心地,清冷开口道:“叶璘所能体现的战力相当惊人,我看就算是柳啸云出手,也不见得一定能将其击杀,如此,反而招惹这此等劲敌,实属不智。再说以柳啸云这等惊才绝艳之辈,岂会因我一句话,就与叶璘生死相向?我劝你以后少去招惹这个叶璘,若不是柳啸云现身制止,他要杀你,我也拦不住!”
  
  
  上官轻雪的实话实说,听到王志明耳全然变了味道,以为上官轻雪如此赞扬叶璘,联合方才的场景,王志明不禁恼怒不已,不甘地问道:“如此维护,莫不是你喜欢叶璘?”
  
  
  一言出,周围空气瞬间冷化。
  
  
  上官轻雪的俏脸挂满冰冷寒霜,威严之气不可抑止地蔓延而开,冷眼怒斥道:“闭嘴!我的事,你最好少管!”
  
  
  说罢,上官轻雪走向一旁,找了一块草地盘膝坐下,闭上双眸静心疗伤。
  
  
  上官轻雪的斥,令王志明怒冲云霄、目眦欲裂。
  
  
  “叶璘……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王志明神色狰狞,双手握拳,极度不甘地狠捶地面,心中咆哮不已。
  
  
  “超凡,“伤势”怎样了?”此时叶璘已经走到李超凡身旁,轻笑道。
  
  
  “还说,早就暴露了!”李超凡一脸苦闷道。
  
  
  “哼!你们联合起来骗我!”旧事重提,使得唐竹青一声娇哼。
  
  
  “哈哈哈……”叶璘大笑了起来,引得众人不禁侧目。
  
  
  “你笑什?”唐竹青撅嘴瞪着叶璘。
  
  
  “唐姑娘,超凡虽然行事骗了你,但他的情意可没有骗你。”叶璘微笑看向唐竹青道。
  
  
  “是啊是啊,超凡喜欢你可是喜欢的紧,连做梦都在喊你名字呢。”此时周金也凑过来笑眯眯道,俨然一副怪大叔骗小女孩的样子。
  
  
  这两个一唱一和,使唐竹青小脸通红,像是一个熟透的苹果。
  
  
  李超凡一看有戏,连忙趁热打铁,一把抓住唐竹青的两只纤手放到胸前,认真无比道:“糖糖,他们说的没错,我喜欢你,哦不,我爱你!”
  
  
  此时叶璘与周金二人很知趣地退开了几步,站在不远处静静关注著两人,在场众人则是起哄道:“答应他,答应他,噢……噢……答应他噢……”
  
  
  远处上官轻雪盘坐疗伤,王志明则是对叶璘报以仇恨注视,当叶璘回眸时,王志明急忙躲开,叶璘不动声色,心中却一片明朗。
  
  
  “哎呀!!你干什呀!这多人看着呢!”唐竹青羞赧不已,急忙抽回小手,怨声道。
  
  
  “这说你答应了?”
  
  
  李超凡欣喜若狂,咧嘴傻笑道。
  
  
  “答应什?我答应你什了?去去去,我要回去了。”唐竹青重新恢复一本正经的神色,不禁哼道。
  
  
  李超凡却不气馁,沉声道:“不管,只要糖糖一天不嫁人,我就一直追糖糖你,决不放弃!”
  
  
  此话一出口,唐竹青脸色又开始红了起来,如坐针毡,起身道:“我走了!”
  
  
  “糖糖等等,我送你吧!”
  
  
  李超凡急忙说道。
  
  
  “不用了,我父亲对你还有怨气呢!”唐青竹小脸红红,睫毛弯弯,扑闪著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纯净动人。
  
  
  听闻此言,李超凡苦恼的一拍前额,随后道:“糖糖,这是十颗“炎雷”,遇到危险就用内力捏碎外壳,将内胆丢出去,九转七境的强者都避如蛇蝎,丢的时候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说着从空间戒中取出十颗炎雷,圆圆的,宛如鸡蛋大小,通体赤红,蕴含着极端炽热的波动。
  
  
  李超凡的无比关心,让唐竹青的芳心内一股暖流涌动,乖巧地点了点头,收下炎雷,一声娇叱,一只九转八境的鸟型妖兽从天际出现,
  
  
  该飞行妖兽浑身白羽,巨大双翼遮云蔽日,鸟喙如勾,泛著锋利寒光,头顶生有一簇墨色羽冠,彰显王者威严。
  
  
  “九转八境,烈风雕王。”叶璘自语。
  
  
  此时这只烈风雕王亲昵的蹭了蹭唐竹青,唐竹青转身向对李超凡说道:“我走了,好好修炼。”
  
  
  李超凡狠狠地点了点头,开口保证:“我一定好好修炼,争取早日打败你家那不开窍的老头子,娶你回家!”
  
  
  “混蛋,你乱说什!”唐竹青怒目而视。
  
  
  说罢,气得唐竹青坐上烈风雕王,“噌”地一声头也不回地飞走了,甚至都没向叶璘与周金告别。
  
  
  “糖糖,我想你了怎办啊?”
  
  
  李超凡抬头喊道。
  
  
  “你可以来清风城唐府找我,但万万切记不可惹怒我的父亲。”李超凡脑海中此时响起这一道传音。
  
  
  李超凡咧出笑容,心中极是舒畅,望着天空嘿嘿傻笑个不停
  
  
  “嗨,想什呢,沉浸在幸福中醒不过来了?”周金一拍李超凡肩膀道。
  
  
  “去去去,你懂个屁!”李超凡撇嘴。
  
  
  “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走吧!”叶璘说道。
  
  
  他们现在还都没有达到九转七境,无法凌空飞行,好在穆兰平原离穆兰城并不远,以他们的脚力,即使悠哉步行,半个时辰也可到了。
  
  
  伴随着叶璘三人离去,其他人也相继离开。
  
  
  ……
  
  
  …………
  
  
  穆兰城门外
  
  
  “周金,现在你准备去哪?回澜天阁吗?”叶璘问道。
  
  
  “是啊,我准备回澜天阁一趟,向长辈说明情况,然后和你们一起去迷雾森林。对了叶璘,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怎认识天痕这等强者的?”周金道。
  
  
  李超凡也看向叶璘,这个问题他也问过叶璘,显然也想知道。
  
  
  叶璘听闻,轻轻吐出一口气,他觉得也隐瞒不了多久,世人都知道天痕乃远古时期的绝世强者,而他却与天痕这等人物走的较近,周金与李超凡有疑惑实属正常,他与天痕见面都比较隐秘,唯有身边的人知道。
  
  
  “因为……我就是太初魔主!”叶璘踌躇良久,才缓缓轻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