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璘雪传 > 第十章、妄言惹祸端胆颤心难安
  “这叶璘是不是怯战了?怎老不说话?”众人一时交头接耳、低声嘀咕道。
  
  
  “叶璘,我让你滚下来受死你是听不到吗?”王志明忍不住的再度喝道。
  
  
  “我答应过上官轻雪给你一次机会,限你十息之内立刻滚离开我的视线,便能捡得狗命一条!”叶璘瞥了他一眼,语气淡凉如水。
  
  
  “又不打?”众人有些失望,所有人都想知道目前叶璘到底实力几何。
  
  
  “你好大的胆子,敢对我指手画脚?刚才轻雪约战你不接,现在我约战你又开始说风凉话,你是怕我吗?”王志明忍着怒火冷笑道,眼中讥讽流露,他自信万分就算叶璘如今不再孱弱,也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不知所谓!”叶璘轻笑,没有一点动手的样子。
  
  
  “胆小如鼠的东西,你也算是个男人吗?”王志明再度出言辱道。
  
  
  “怎你有特殊癖好吗?我是不是男人你似乎很想知道?”叶璘淡笑回之,一时在场的人皆是忍俊不禁。
  
  
  “你……”
  
  
  王志明怒起,随即对上官轻雪道:“此人乃懦弱鼠辈,轻雪,你与他交战只是自掉身价而已,依我之见,他也是浪得虚名,依是废物罢了!”
  
  
  “四年前之事端因你而起,本就理亏在先,眼下你又百般挑衅,而且他已经让步了,你就不要再做无意义的纠缠了行吗?”上官轻雪眉目含忿,忍着性子道。对王志明咄咄逼人的举动显得已经相当不满。
  
  
  “哼!只会躲在女人身后装孙子!”王志明双目中几欲喷出火焰,上官轻雪越是干预,他心中越是想将叶璘杀之而后快。
  
  
  “实在是很抱歉……”上官轻雪低声向叶璘道。眼观叶璘的风轻云淡,嘴角笑意三分,面对王志明不断挑衅却淡然自若的极佳涵养,使得上官轻雪不禁露出一丝欣赏之色。
  
  
  此般情景被王志明尽收眼底,一时心凉了半截,一直爱慕的女子对自己不屑一顾,却对其它男子绽放出别样的神采,这使他有一股无明业火从心底升腾而起。
  
  
  “轻雪你看到了吗,这种胆小如鼠的杂碎你护着他干什?叶璘,我告诉你,你今日要跟我打一场,要便当众求我饶了你,我就高抬贵手饶你一命如何?”
  
  
  王志明咬牙切齿道,显然恨极。
  
  
  “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就像一条撒泼打滚的赖皮野狗一样让人见了就想发笑?自己爱慕的对象争取不到,便穷其所能的表现出滑稽可笑的姿态,尽情虚张粉饰你色厉胆薄、一无是处的本质。”
  
  
  叶璘的眸子已经开始缓缓变冷,不咸不淡道:“而且我已经警告过你,可是你却非要惹到我的头上来!四年前的恩怨我还没找你算,你还敢像个猴子一样在我面前蹦跶?你真是想挑准了今天作为忌日?”
  
  
  叶璘当初揭开王志明对上官轻雪爱而不得的伤疤,可谓是毫不避讳,众人明白是一回事,当众揭开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叶璘还真是够直接的,说话不留余地,不过我喜欢!哈哈!”一名黝黑大汉笑道。
  
  
  “叶璘,佩服,哈哈……”周金也是放声笑道。
  
  
  “叶璘,扁**,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东西,呸!”李超凡开口叫嚣完,还作出一脸厌恶状的吐了口唾沫。
  
  
  “哼,还逞能,你不疼了啊?”唐竹青娇哼道,一脸狐疑。
  
  
  “疼!不过吃了丹药现在好多了,嘿嘿!”李超凡尴尬笑道。
  
  
  “这下好了,王志明肯定气疯了,这场战斗无可避免!”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叶璘当众揭开他的伤疤,加上李超凡对其恶言恶语的贬低,致使王志明脸色铁青,怒发倒竖,简直快七窍生烟了,双眸中仇恨的烈火熊熊燃烧。
  
  
  眼见事情已无法善了,上官轻雪也是不禁蹙眉。王志明从小就被誉为奇才,修行速度与日俱增,被她的父亲收为亲传弟子,平日饱受同辈的尊敬,几乎没受过什挫折,此时被叶璘等人折辱几句就让他情绪失控、分寸大乱,必定是要吃亏。
  
  
  反观双手负背的叶璘仍是不急不躁,任何折辱的话他都能平淡回之,这份涵养是年轻一代几乎不具备的,且总是一副风轻云淡的神色,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上位者的姿态彰显无疑。
  
  
  咻!
  
  
  一道破风声响起。
  
  
  “叶璘,我要你的命!!”
  
  
  饱受折辱的王志明终于出手,怒吼出声,他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打死叶璘,将其踩在脚下,向上官轻雪证明自己。
  
  
  王志明一蹬之下,岩石崩裂,只见右手成拳,手臂霹雳闪烁、光晕流转,携带万马奔腾之力直取叶璘,肃杀之势锐不可当。
  
  
  见王志明杀来,叶璘脸色瞬间冷厉,长衣无风自动,强大气息猛然爆裂开来。一瞬间大地仿佛都在为之震颤,随即想也不想,简单明了的惊天一拳直接挥出。
  
  
  !
  
  
  两人硬拼一记,重击如雷轰。
  
  
  王志明被这一强悍无匹的力道击得手臂剧痛难忍,甚至肘处皮肤已经迸裂开来,鲜血流溢。
  
  
  叶璘脚踏“太虚行”步法,无影无形、缈如游云,身形一瞬而过,闪至王志明身后,一腿扫向其头颅,单纯肉体力量带起的凶猛劲风惊得天上飞鸟都惶惶逃窜。
  
  
  “他的速度好快!”月清风惊呼道。
  
  
  太虚行”步法修至极境可瞬息万,天边亦不可阻,上至九霄、下堕幽冥,无尽大千异域,皆可去得。
  
  
  然而王志明的实力却也不俗,预感危险之下,一记鞭腿反抽身后。
  
  
  !
  
  
  又一次轰鸣声响彻天宇。狂猛的力量肆虐之下,震得大地寸寸龟裂。
  
  
  “这点力量这就是你狂妄的资……”
  
  
  王志明正欲冷眼嘲笑,却惊愕发现眼前的叶璘已然消失不见。顷刻间,一股令人窒息气势当头而来,王志明惊骇之下举头看去,只见叶璘自上空犹如死神俯视,一掌直取王志明的天灵盖,磅杀机汹汹而至。
  
  
  王志明闪避不及,只得高举双臂,匆匆招架。
  
  
  轰!
  
  
  一掌拍至引起罡风狂啸,倏时大地震动、乱石崩云。王志明只觉一股巨力自双臂直贯入体,脚下地面瞬间塌陷开来。
  
  
  细细看去,叶璘一掌之威竟直接将王志明半个身子都拍入地底。
  
  
  啪嚓!
  
  
  从地底冲出的王志明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一双眸子中满是狂躁与愤怒。
  
  
  “好,打的好,叶璘给我揍扁他!早看他丫的不爽了!”
  
  
  李超凡看的热血沸腾,看到王志明负伤,全然不顾“重伤”之体,“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开口叫嚣道。
  
  
  他的举动惊的唐竹青目瞪口呆,小嘴微张。
  
  
  “你真的有受伤吗?”唐竹青此刻严重怀疑。
  
  
  “笨蛋……”
  
  
  周金暗骂,其余人则是没看到这一幕,都看着场内的激烈大战。
  
  
  “糟糕!差点暴露!”李超凡暗呼!
  
  
  “超凡,不要激动,不然伤势会加重!”周金故意惊呼道。
  
  
  李超凡闻言,灵机一动,顿时脸色一白,步伐虚浮,就要倒地。
  
  
  “叫你别乱动,再动你就去死吧,我也不管了!”
  
  
  唐竹青一把扶住了他,微怒道,李超凡顿时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笑吟吟的看着唐竹青,瞧他此番模样,唐竹青顿时撇过头去,不再理他。
  
  
  场内战斗仍在继续……
  
  
  王志明一抹嘴角的血迹,眼中闪过凶厉,再度攻向叶璘。
  
  
  叶璘无惧迎向王志明,两人进入肉搏之战。
  
  
  !!!!
  
  
  两人交战激烈无比,每当两人撞击在一起,皆是皓光溅射,低沉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宛如伴随着众人的心脏的跳动频率而鸣响。但明眼人皆能看出,叶璘力量不俗、速度更甚,显得游刃有余,王志明已经全力拼杀,仍频频受挫。
  
  
  “叶璘好厉害!”唐青竹眨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开口道。
  
  
  “这算什,曾经我力压群雄,只手遮天,一声吼出,气断山河,闻我李超凡之名者无不闻风丧胆,十招打的叶璘跪地求饶,二十招打的上官轻雪求我收她为小妾…………”
  
  
  李超凡满口胡诌,说地天花乱坠、舌绽莲台,唾沫星子乱飞。
  
  
  听闻此言的上官轻雪眼角直跳、银牙紧咬,一颗豆大的汗珠滑落,显然在极力忍耐,险些一巴掌拍了过去。
  
  
  至于唐竹青,直接充耳不闻,懒得理他。
  
  
  场中两人大战已久,依旧胜负未分,叶璘双眸神芒跳动,内力催动之下致使全身气焰滚滚,凭借着疾迅的身法躲过王志明数次攻击,随即一记铁肘击中王志明的脸颊。
  
  
  王志明当场被打得头晕眼花,趁此机会,叶璘反身一脚蹬出。
  
  
  !
  
  
  结结实实的一脚正中面门,王志明当即口鼻鲜血爆出,横洒当场。
  
  
  王志明发丝散乱、衣衫不整,狂怒长吼不已:“接我撼地银锤!”而后双手法印凝结,那一道银光倾洒,将叶璘笼罩。
  
  
  定睛看去,只见一座巨大的银色锤子当头落下,银芒闪烁之下雷光轰鸣,强悍的气息横碾八方、滚滚咆哮。
  
  
  “这个王志明也果然强悍。”众人暗暗叹道。
  
  
  “叶璘,我倒要看你怎接这一招!”王志明霸气狂野,英俊的面容野性尽露,狂暴的雷霆气息席卷叶璘。
  
  
  “那你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个清楚!”
  
  
  叶璘嘴角微扬,掌间强光凝聚,遂猛地一握成拳,霎时金芒四溢,四周拳风激荡,致砂石奔走。
  
  
  星月拳法第一式,烟飞星散。
  
  
  叶璘丝毫不惧,面对巨大银锤,一拳携万钧之力骤然挥出,无尽拳风直卷长空。
  
  
  轰隆!
  
  
  简单一拳却爆发出极为骇人的威力,只见雷光被叶璘轰的四处纷飞,巨锤横飞而去,逐渐变小,化成一柄通体银色的小锤,落于王志明手中,一拳之力技惊四座,着实强悍无匹。
  
  
  “这样的战斗才精彩!”显然这才是众人期盼已久的战斗。
  
  
  “我承认你变强了,不过也到此为止了!能逼我拿出全部实力,叶璘你也足以自傲了。”王志明开口道,忽然他气势再度增强,散发出的气息更胜刚才。
  
  
  众人皆是吃惊无比,刚才还不是王志明的全部力量?
  
  
  “热身运动的确到此为止了,如果这就是你的全部力量,那……你太让我失望了。”叶璘冷眼而视道。
  
  
  “你说什?”王志明不明所以道。
  
  
  “我说刚才……我只动用了四成的力量,如果这就是你的倚仗,我那实在无法理解你的送死之举!”叶璘拍了拍袖子上的些许灰尘,语气清冽。
  
  
  众人哗然。只用了四成力量就能和王志明对抗到现在?怎可能?就连上官轻雪一时也是颇为震惊。
  
  
  “四成?叶璘,你是存心逗我开心吗?”王志明仰天长笑,尽是嘲弄之意。
  
  
  叶璘未答,只见全身气势缓缓升腾,气息外放弥漫之下,天地罡风大作,凌厉无比。穆兰平原上的些许巨石皆被连根拔起,一股恐怖的威压一泻千,席卷整个穆兰平原,欲将天宇贯穿。
  
  
  叶璘手中血光一闪,一柄长枪显现,通体墨黑,枪身缠蛇,蛇头止于枪首,蛇眼蓝光幽幽。
  
  
  众人皆是震撼之至,两人战斗到现在,竟然全都没有动用最强的力量。拿出全部的王志明,力量只是涨了些许,顶多比刚才的叶璘稍强,而此时动用全部力量的叶璘显然更为强大,从气息上看来,是原本的两倍之多。
  
  
  “不可能!”王志明狂怒的吼道。
  
  
  “我已经给过你苟延残喘的机会,可你未曾把握,现在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三招之内你若不死,此后见了你,我绕道而行!”
  
  
  叶璘平淡开口,声音冷漠无比,眸子的杀机森然。
  
  
  看着气势熏天的叶璘,王志明心惊胆颤,全身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