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璘雪传 > 第九章、情深戏佳人一命抵一恩
  众人皆是万分鄙夷,这种场合下李超凡两眼放光,竟露出一脸垂涎的神色,仿佛饿极了的疯狗看到鲜肉一般,就连周金都抬头望天,俨然一副我不认识他的样子。
  
  
  只见场内女子一身彩衣飞舞,乌黑柔亮的三千青丝绾于发冠、顺肩而垂,睫毛弯弯、琼鼻高挺、藕臂如雪、倩影绝姿,能被李超凡称为“糖糖”的必然是唐家千金“唐竹青”。
  
  
  但此时的唐竹青却是银牙紧咬、似嗔似怨。
  
  
  “李超凡,你给我出来,今天我要打败你!”
  
  
  唐竹青美眸含怒,手指著李超凡,娇喝道。
  
  
  “来了来了……”
  
  
  李超凡听闻此言,顿时鼻孔都冒起了白烟,舔了舔嘴唇,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没出息!”
  
  
  叶璘与周金异口同声道。
  
  
  众人鄙夷后都是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准备看一场打情骂俏的好戏。
  
  
  “糖糖,嘿嘿,我来啦!”
  
  
  李超凡来到唐竹青身前,凑过去笑眯眯道,一双本来就小眼睛都快要乐的看不见了。
  
  
  “我打你!”
  
  
  唐竹青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抬手欲打,整只玉手被乳白色的流光包裹,一股相当不小气息扑面而来。
  
  
  “玄玉掌?我日他个仙人,你还真打啊?”
  
  
  李超凡顿时惊骇不已,全身汗毛竖起,失声喊道。
  
  
  此时李超凡离唐竹青不足三步之遥,距离如此之近,这一巴掌如果能抽个结实,他李超凡半边脸非被抽塌不可。
  
  
  情急之下,李超凡施展出李家独有的身法“流影无踪”仓皇闪避,玉手挥动的恐怖力量顺着李超凡脸庞划过,只差一寸距离,李超凡一时冷汗长流,暗暗心惊。
  
  
  李超凡形影鬼魅,彷若无物可阻,一阵变幻之下,李超凡已经在数十步之外的一处土丘上,惊魂未定。
  
  
  “我的姑奶奶,不至于这样吧?会死人的!”李超凡一脸幽怨。
  
  
  “谁是你姑奶奶?打的就是你,别跑!”
  
  
  唐竹青见一击未中,足尖轻点之下,再度出击,洁白如玉的纤手翻转,一柄通体蓝莹莹的光剑出现在其手中,泠泠寒光闪烁,显得冰冷锋利。
  
  
  斜剑指天,冷冽之气迅速弥漫,剑身无端生出众多冰锥,隐藏着极为冰冷刺骨的寒意。
  
  
  李超凡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唐竹青虽然性格柔弱、温顺可人,但是实力绝对不弱,武榜第九名,这可不是吹嘘出来的。
  
  
  唐竹青彩衣飞舞,飘然出尘,虽然气势暗含威严,却无半点杀意。
  
  
  骤然一剑刺出,冰锥那暴掠长空,化作著一道道冰冷寒芒朝李超凡掠去,生猛的刺骨之气刺的李超凡皮肤隐隐作痛
  
  
  李超凡星目圆睁,全身气息猛然暴涨,一掌隔空拍出排山倒海之力,九转四境的实力尽数彰显。
  
  
  哢!哢!哢!哢!哢!
  
  
  千百冰锥被这一掌之力震成碎冰,化作点点冰光消散。
  
  
  唐竹青玉手持剑横挥,巨大手掌被一斩为二,消于无形,接着踏步向前,手中之剑横劈竖斩,一时竟逼的李超凡接连后退。然而唐竹青的攻势却不减反增,剑影连连闪动,晃得众人眼花缭乱。
  
  
  李超凡一阵发晕,这小姑奶奶发起飙来当真强悍无匹,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李超凡一边躲闪一边眼珠溜溜直转,不知又在酝酿什阴损的计谋。
  
  
  唐竹青得势不饶,见久攻不下,翻手取出一枚古老符印,符印上晦涩难懂的古字秘印,密密麻麻、玄奥无比。而后想也不想,抬手便将符印打出,霎时黑光四闪,一股令人窒息之气自符印中倾泄而出。
  
  
  这是唐竹青向他父亲讨要的一枚“厄崖印”,凡被贴近,犹遭巨山压身,难以动弹本分,专为镇压李超凡而准备。今日大战见李超凡如此难缠,欲直接将其镇压,出一口恶气。
  
  
  “唐家的“厄崖印”?啊……你想谋杀亲夫啊?”
  
  
  李超凡先是为之一愣,而后怪叫道,毫不迟疑的飞快奔逃,边逃之际还满口胡诌,混话直冒,气的唐竹青娇躯直抖。
  
  
  众人皆是一阵无言,这李超凡也太混账了,简直口不择言。
  
  
  “超凡你真乃我辈之楷模,我等敬仰之情无以言表!”
  
  
  周金呼喊道。
  
  
  唐竹青听得周金此言更是火气直冒,将此怒气全部撒在了李超凡的身上,操纵符印的玉手逐渐增加力量,随之符印迅猛裂开,化为千万道黑光印记激射而出。
  
  
  “你大爷的,不说话你会死啊?”
  
  
  李超凡也是一阵气极,开口骂道。
  
  
  众人哄然大笑。
  
  
  此刻他还在不断逃逸,开玩笑,这可是唐竹青的父亲炼制出来的厄崖符印,他可没自信到能与其抗衡的地步,若是被镇压,他可哭都没眼泪了。
  
  
  就在黑光印记即将贴上李超凡之时,突兀的李超凡像是想起了什,随即全身白芒四溢,内力涌动外露,把自己包裹的像是一个洁白的蚕茧,就在这一瞬间,黑光印记顺势贴上。
  
  
  “唉呀!!”
  
  
  “轰隆!!”
  
  
  一声惨叫伴随着轰天巨响而传出,震的众人神经紊乱。
  
  
  “这怎回事?”
  
  
  周金愕然道,就连叶璘都不明所以,其他人也是一副疑惑的神色。
  
  
  至于唐竹青,则是静立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她也想不明白这声爆炸从何而来。
  
  
  “呜哇!”
  
  
  巨响过后、烟雾散尽,李超凡躺在地上,衣衫褴褛、脸色苍白,气息萎靡,一口鲜血狂喷,染红了残缺的衣襟。
  
  
  此刻景象吓得唐竹青花容失色。
  
  
  “超凡兄!”
  
  
  周金大惊,欲动身冲过去。
  
  
  叶璘却一把拦住他,轻笑道:“他是假装的,这事只能靠他自己,说不定还真能抱的美人归!”
  
  
  “假装?”
  
  
  周金咂吧咂吧嘴,疑惑道。
  
  
  叶璘笑意不减,点头回应,道:“方才那咒印贴上的一瞬间,他边用内力外泄保护自己,一边捏碎了一颗炎雷,不然你以为那爆炸声从何而来?炎雷能量驱散了符印的力量,同时将他自己炸“伤”了。”
  
  
  “喂,你怎样?这……我不知道这是怎回事,这明明是镇压符印,根本不会爆炸的,怎会这样……”
  
  
  唐竹青快速跑到李超凡身边,蹲下询问道,焦急之色布满其绝美的脸庞,刚才的愤怒全部一扫而空,一双大眼睛急的水雾弥漫。
  
  
  “你……你真想杀我?”
  
  
  李超凡瞪大眼睛,“艰难”开口道!
  
  
  李超凡此时心乐开了花,哪有受什伤。正如叶璘所猜测,他刚才防御全身后扔出一枚“炎雷”,造就了如今这副“伤势”,一切都是他伪装的。
  
  
  “我不知道啊!我……喂,你不会死吧?你可别死啊!我没想要杀你啊!”
  
  
  唐竹青显然被李超凡这般狼狈的模样给吓傻了,
  
  
  “没事……死……不了……”
  
  
  李超凡脸色苍白如金纸,说话极为费力,说完又吐出一口鲜血。
  
  
  “这小子真能装象!”周金暗骂道!
  
  
  “李超凡你别说话了,他们两个算你什朋友?看你这般模样竟然无动于衷!”
  
  
  唐竹青见叶璘与周金丝毫没有担心的样子,不禁瞪了两人一眼,微怒道。
  
  
  “今天天气还真不错,就是没出太阳,啧啧!”两人皆是望天,周金更是装作没听见,故作感叹。
  
  
  此时的李超凡那叫一个凄惨,红色长袍碎裂,满头发丝散乱,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气息萎靡不振,看似虚弱之极,嘴角鲜血流淌,地上还有一大滩血迹,格外刺眼。
  
  
  唐竹青也不明所以,镇压符印怎会释放出杀伤力这般巨大的攻击。
  
  
  单纯善良的性子使她没有多想,一时将罪责归功到厄崖印的头上,不禁暗暗自责,毕竟厄崖印是她释放出来的。
  
  
  “你还能不能动啊?”
  
  
  唐竹青焦急开口道。
  
  
  “怎…?你……你还想打呀?”
  
  
  李超凡委屈开口,说话的声音或轻或重,宛如一番“我不行了”的样子,极为逼真。
  
  
  “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你们觉得你朋友这欺骗一个姑娘好吗?”上官轻雪显然也是看出了些许端倪,语出清淡,对叶璘与周金道。
  
  
  “喂,你们两个快来帮忙把他抬过去疗伤啊,愣著干什?”
  
  
  唐竹青转身朝叶璘二人喊道,一张小脸满含焦急!
  
  
  “唐姑娘,是你把他打成这样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周金一副不关我事的欠打模样,撇嘴道。叶璘更是置若罔闻。
  
  
  “你们……”
  
  
  唐竹青气极,加上焦虑使得一张俏丽的脸蛋红通通的,看的李超凡哈喇子流了一地。
  
  
  李超凡实力强劲,阴损的伎俩更是不弱,眼珠直转,在唐青竹转回身的那,头一偏,“昏迷”了过去。
  
  
  唐竹青见此般情景更是不堪,眼泪就快滴落,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李超凡,只想惩戒他一番,如今事态演变成这样,使她心绪大乱,一时不该如何是好。
  
  
  片刻,她咬了咬牙,抬起李超凡的一只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蹒跚著一步一步向人群走去。并且动作轻微,生怕再次弄伤李超凡。
  
  
  见此,叶璘嘴角含笑、剑眉微扬。
  
  
  唐竹青娇小的身体看似微弱,可九转四境的实力明摆在那,此时背负一个人却不显得如何费力。
  
  
  此时李超凡别提有多乐了,一只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腕,防止脱落,李超凡的整个头颅都搭在了唐竹青的香肩上,隔着一层薄纱,也能清楚感觉到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传递而来的体温,软玉温香、细腻芬芳,曼妙的娇躯传出女子独有的气息,气若幽兰、暗香袭人,惹得李超凡心有涟漪、爱意泛滥,差点忍不住的想一亲芳泽。
  
  
  唐竹青经过叶璘以及周金的身旁,狠狠瞪了二人一眼,一副恨不得将二人食肉饮血的模样。
  
  
  而且李超凡却睁开一只眼,朝两人眨了眨眼,顿时二人又好气又好笑。
  
  
  “这下好了,他倒是舒服了,无情无义这顶大帽子被我们戴个正好!”
  
  
  周金传音道。
  
  
  “回头找他算账!”叶璘传音回应。
  
  
  这一幕被不少人看到,包括上官轻雪和月清风在内,众人皆是无言,太缺德了,这坑人家姑娘。
  
  
  不过众人都没有将此拆穿,从一开始众人就看出李超凡对其的倾慕之情,随即唐竹青大战李超凡,李超凡一直都是被动防御,从未主动攻击过,可见他对唐竹青的感情,若是能促成一桩姻缘,倒不失为功德一份。
  
  
  一场奇葩之战就此落幕。
  
  
  李超凡被唐竹青背扶到一旁,接着从怀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枚通体银白的药丸塞进李超凡嘴。
  
  
  “青冥百寿丹?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众人惊异,而后心底打颤痛惜。此丹药须踏入天存境的“极地长生猿”妖兽的妖核炼制而成,珍贵无比,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便可驱尽伤痛、解灾救厄,却因为李超凡而就这样浪费了。
  
  
  “苦苦的,不甜!不好吃啊!”
  
  
  这是李超凡此时的想法。
  
  
  众人若是知道他心中所想,非得气的吐血不可,如此珍贵之物被他当作糖豆子吃了,还抱怨不够甜。
  
  
  就在此时,场面上再次爆发一场大战,各种各样的招术胡乱轰炸,两人打的不亦乐乎。
  
  
  “那是武榜排名十三的秦玉在挑战排名第十的管曜。”有人喊道!
  
  
  此战很快结束,最后管曜一记破浪指,打的秦玉口吐鲜血,身体碎裂、气息全无。
  
  
  无一人怀有怜悯之心,修行之路就是如此残酷,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两个修为相近的强者在全力以赴的对战,稍有不慎便断人性命本就极为正常。
  
  
  “叶璘,我倒想知道敢否与我一战?”
  
  
  此时一名身穿青衣,相貌英俊的男子站在场内洪声道。
  
  
  “王志明?他想挑战叶璘?这下有看头了!”有人惊道。
  
  
  叶璘不禁蹙眉向场中看去,一名青年傲立场中,一身青色长衫附身,面如冠玉、飞眉如剑,显得气宇不凡,但王志明眼中噙有傲慢之色,嘴角微扬、略显不屑。
  
  
  “超凡,你有把握与王志明抗衡?”
  
  
  叶璘传音询问道。
  
  
  此时的李超凡在青冥百寿丹的“作用”下已经苏醒,只不过还是稍显“虚弱”,正在和唐竹青轻声交谈著,只不过唐竹青撅著小嘴,略显不满。
  
  
  “别看他武榜第四,正要打起来,鹿死谁手还未知,不过我觉得应该是我赢,这家伙除了狂妄还会什?”
  
  
  听到传音的李超凡回应道,李超凡传音的语气洪亮有力,哪有一点虚弱的样子,让叶璘无言。
  
  
  望着王志明高傲的神色,叶璘心中杀意渐起,而后视线不移,身子却微微一歪,在上官轻雪的耳旁,不带情绪地低声道:“四年前欠你的恩情,此次权当还清了,我饶他一命。”
  
  
  闻言,上官轻雪心神一凛,却一言不发、无所适从。
  
  
  然而,叶璘主动靠近上官轻雪耳旁这一举动,却气炸了王志明的心肺,当下即出言辱道:“你是什东西?立刻给我离她远一点然后滚过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