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璘雪传 > 第七章、已而弱冠年受命父危间
  紫云山脉,东境内最大的山脉,贯穿整个东境帝国,山体纵横分布、蜿蜒曲折,磅大气、生机盎然,主峰长年仙雾氤氲、翻卷如云;奇石嶙峋、倒悬绝壁,如人间仙境之地。
  
  
  山巅一道瀑布倾斜而下,冲击顽石,似九天之水奔流而鸣,奇禽异兽各显生态,鸟鸣兽吼不绝于耳。
  
  
  山脚奇石上,一名青年负手而立,一身白衣飘飘,黑发束缚、垂直背脊,青年面容俊逸,眸子清亮,让漫天日月星辰都黯然失色,在其身后有一名紫衣青年,遥望天穹,时而感叹,赫然叶璘与天痕二人。
  
  
  “天痕,怎了?”叶璘嘴角流露一丝淡淡笑意。
  
  
  “大哥,澜天阁开山祖师“苍澜”被困异域,我已和澜天阁主说好前去解救苍澜,我即将踏入异域,大哥你……”
  
  
  天痕略显担忧道。
  
  
  “无妨,如今我已突破至九转三境,小心点的话,自保足矣,无需为我担心!”叶璘风轻云淡的笑道。
  
  
  “大哥修行的速度可谓一日千,恢复如初想必指日可待!”天痕笑道,发自内心之高兴。
  
  
  “两世为人,有前世经验为媒介,若是还达不到这种程度,那可真的就贻笑大方了!”叶璘微微摇头,从其表情上看来还略显不满足。
  
  
  天痕无言,自己这位大哥还真是贪心不足,修行之路长而久远,非大毅力、大智慧者,不可有所成就。
  
  
  “天痕,你如今怎还停滞不前?我看你应该早就能突破了才对!”叶璘回头对青年笑道。
  
  
  “我哪能和大哥比,八千年过去了,我现在才空间法则大成,离参悟时间法则还差一纸之隔,老是参悟不透,总感觉差一点,时间空间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则,不知如何才能达到共鸣!”
  
  
  天痕摊了摊手,略感无奈嘴道。
  
  
  叶璘闻言不由道:“时空本是一体,时间、空间就像阴阳,两者交替方能令天地万物得以演变,无始盘衍阴阳、时空,阴阳、时空再生天地万象,包罗世间万态,时间空间又皆在此列,万物本是一体,并无本质之分!”
  
  
  天痕闻言垂眉沉思良久,而是似是有所顿悟,立即盘坐而下,全身异像升腾,双手间内力交融、霞光四闪。
  
  
  叶璘看在眼中,嘴角不禁流露一缕笑意,而后闭上双眸,静静而立,任山风抚顶而巍然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天地变色、烈风呼啸,自天痕身上流转出的气息直击天地,彷若要撕裂苍穹,天痕双眸那睁开,眸光所过,山林震颤,顽石崩碎,天痕一声清啸响彻天宇,致使不远处的灵鸟成群坠落。
  
  
  “好啦,别把这紫云山给毁掉了。”叶璘调侃道。
  
  
  “大哥一番话令我茅塞顿开啊,不然还不知道何时才能突破呢!”天痕咧嘴笑道。
  
  
  “我不过起到一个指引作用,还得看个人领悟与否,你天赋过人,只是稍欠点拨罢了,加上你本就困此多时,今朝突破也不足为奇,说到底,还是你寻到我的灵魂碎片让我再生,这些年难为你了!”
  
  
  “大哥说什呢,我本是一介凡夫乞丐,自幼父母被仇人所害,沦落街头、饿至将死,如果不是大哥给予那一个馒头和一本法诀,恐怕我早沦为黄土一抔,怎能谈的报仇?怎会有如此成就,大哥对我有再造之恩,与大哥相比,这点不算什。”
  
  
  天痕失神惆怅道。
  
  
  叶璘拍了拍天痕肩膀,叹道:“好了!凡事向前,往事就让它随这一两清风而去罢。”
  
  
  此时,一道的声音传来:“叶璘,原来你在这,让我好找!”
  
  
  远处,一名青年飞奔而来,速度极快,带起一阵飞灰,惊的山间灵兽一阵嘶鸣,一头黑色的长发飞舞,身着红袍,体型壮硕。
  
  
  “天痕大哥,你也在啊!”
  
  
  红衣青年显得很有礼貌,他深深明白眼前这个天痕力量极其恐怖,因为眼前这个天痕曾一只手将迷雾森林一只修为在九转九境的妖兽压的起不来身,着实令人震惊不小。
  
  
  天痕微笑点头,转身对叶璘说道:“我欲去澜天阁一趟,要为以后的事做准备了!”
  
  
  叶璘微笑颔首,天痕随之踏风而去。
  
  
  “超凡,你怎来了?”
  
  
  叶璘看向红衣青年道,李超凡是他从小到大的朋友,天资惊艳,乃东境李氏家族的少主,一颗璀璨的新星,实力可观。
  
  
  “噢,这样的,我爷爷又去你家找你爷爷下棋去了,显然是昨天输了不服气,来找回场子了,听你爷爷说你在后山,我就来了,叶璘,这个天痕……你到底是怎认识这厉害的强者的啊?”
  
  
  李超凡忍不住询问叶璘。
  
  
  “我暂时还不想告诉你,嗯?你突破到九转四境了?”
  
  
  叶璘略微惊奇道。
  
  
  “怎?就允许你突破还不许我进步了?嘿嘿,就比你高一个境界而已,没什值得炫耀的。”
  
  
  李超凡随意说道,但李超凡却不知晓叶璘所修炼的力量大部分都强化肉身,以及用了很多时间来修炼九形踏道的秘法。
  
  
  叶璘诧异,要知道他是积累了前世经验,修行起来才如此快,李超凡不愧是天纵奇才,当然李超凡也是受其家族的帮助。要知道李超凡的爷爷可是不弱。如今已是九转九境的修为。
  
  
  “走吧,咱俩比赛看看谁快,喂喂,你耍赖!”
  
  
  李超凡话音未落,叶璘化作一道光影,似是一道离弦的箭只般瞬息百。
  
  
  两人一路狂奔,宛如两只矫健的猿猴,不断攀跳,李超凡紧随叶璘,丝毫不落下风,实力可见一斑!
  
  
  叶府近在咫尺,叶璘脚下生风,猛力一蹬,整个人飘荡而起,直接越过围墙,飘落于庭院,动作一气成,落地沉稳。
  
  
  “嘿,好小子!瞧我的!”
  
  
  李超凡不甘落后,右脚猛然一跺,整个壮硕的身体犹似飞鸟腾空而起。
  
  
  “慢!停下来!!”
  
  
  庭院站有两名老者,其中一人便是叶问天,另一名老者一身天蓝色长袍,白发披肩,背脊却挺的笔直,丝毫不见钟老之态,虎目含威,鹤发童颜,此时这名老者看李超凡入院后不禁喝斥道。
  
  
  说时迟,那时快到无比,李超凡宛如巨石落地。
  
  
  “砰!!”
  
  
  “喀嚓!!”
  
  
  根本躲闪不及,庭院有一硕大棋盘,黑石所刻,奇硬无比,此时被李超凡一脚之力踏的四分五裂,碎石乱飞,不得不说李超凡的肉体力量绝对不容忽视。
  
  
  “你个混账东西,有门不好好走你翻墙,修炼也是不正经,尽给我捣鼓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上次搞得什炎雷,宅子差点让你给炸飞了,还有一次把人家唐姑娘气哭了,人家唐姑娘带着父亲都找上门来了,今天又把这棋盘给踩碎了,还有什事是你不会干的?还不过来赔罪?”
  
  
  这名老者劈头盖脸一顿痛骂,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脸红脖子粗,一时唾沫星子乱飞,几乎将李超凡淹了。
  
  
  “好了好了,李老头,孩子嘛,超凡这孩子应该与我家璘儿同龄的吧,想不到修为已达至此等境界,当真是绝好的天赋。”
  
  
  那名老者显然是李超凡的爷爷,此时听闻叶问天如此称赞自己孙儿,心乐开了花,嘴上却连忙道:“老友说的哪话,家孙不成器,比叶璘这孩子差远了!”
  
  
  接着两名老人皆是客套称赞了一番。
  
  
  叶璘走到李超凡身前,捅了捅李超凡,道:“喂,你怎调戏人家唐姑娘的,说来听听!”
  
  
  李超凡此时一脸郁闷,不客气道:“去去去,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叶璘顿时哈哈大笑。
  
  
  “璘儿,过来!”叶问天面带笑容道。
  
  
  叶璘闻言而至,道:“爷爷!”
  
  
  “璘儿,我给你交代一件事,可还记得你十六岁那年?你父亲为了你被妖兽重伤而归、灵魂受损,成了活死人,一直没醒来。三十日后是迷雾森林的百兽齐出日,必然有稀世灵根出世,璘儿,你此去的任务是采摘一朵冰晶魂花,冰晶魂花虽然珍贵,但是也不是稀世罕有,极大可能会出现,此花对你父亲的伤势有绝大的修复作用,此花采摘后必须三日内服用,不然将化作灵气消逝于天地间!”
  
  
  叶问天郑重道。
  
  
  叶璘眉梢轻挑,叶问天的一席话勾起了叶璘的回忆,四年前叶璘留书出走,急坏了整个叶家,叶霆不顾安危,独自外出寻找叶璘,却不想落得如此境地,后来叶璘融合太初魔主的灵魂碎片之事,天痕只透露给叶问天,当叶问天知晓此事后心中震撼至极,一时难以接受,才知道为什叶璘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叶璘颔首道:“好,我一定不负所托。”
  
  
  “璘儿切记,你不仅要面对来自妖兽的危机,更是会有人类强者去搜寻灵根,人心难测,遇到无可抵抗的危险,不可以身犯险,自身安全为重!”
  
  
  叶问天告诫道。
  
  
  “爷爷您放心,我又不是孩子了,不会莽撞的,我先去准备准备!”叶璘眨眼笑道。
  
  
  叶问天瞧叶璘这般,不禁莞尔。
  
  
  毕竟叶璘两世为人,虽看似是年轻,但心计极深、有勇有谋、稳重大方。
  
  
  “李爷爷,超凡,我先去了!”
  
  
  叶璘对李氏家族的爷孙俩告辞道。
  
  
  “叶璘,你休想丢下我,这好玩的事,怎能没我李超凡!爷爷,我也要去历练历练,和叶璘一起去!”
  
  
  “李振老头,是该让孩子们单独闯闯了,强者要经历血与火的考验方能造就,让他们去吧!”
  
  
  李振略微思索,道:“好吧,那你便去吧,记住!别再给我添麻烦,安全回来!”
  
  
  李超凡咧嘴,连连称是。
  
  
  瞧着叶璘离去的背影,叶问天嘴角含笑,心中大慰,自己的这个孙儿因先天性灵魂残缺曾让他愁肠满怀,虽然如今的叶璘不再是纯粹的,可叶问天都不曾怨过天痕,如果不这样做,叶璘只能永远是一个无所作为的人,后来叶问天主动找叶璘把这层纸给捅开了,叶璘只说了一句话,便让叶问天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乐的合不拢嘴!那句话便是:“在叶家没有太初魔主,只有叶家子孙,叶璘!”
  
  
  看你笑的,李振没好气的说道。
  
  
  叶问天一瞪眼,慢悠悠说道:“我高兴!”
  
  
  李振被他噎了一记,反瞪叶问天。
  
  
  大眼瞪小眼在此刻形成,二位老人对视了几息时间,而后皆是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