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日月之壶 > 第38章那个人
  2037年,一个阴雨天,灰蓝色的空气中,凝结著暧昧的水珠。
  
  
  “额啊——”
  
  
  纪心在颤抖中不住地喊出了声来。
  
  
  “没想到大圣人也会脸红啊。”
  
  
  身下的年轻人笑盈盈地看着纪心,胸口结实的肌肉上下起伏着。
  
  
  他的双手轻轻地抚摸著纪心的皮肤,温热的指间萦绕着爱意。
  
  
  纪心俯身看着他,漠然的眼神中,表情复杂。
  
  
  “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罢了。”
  
  
  纪心冷冷地说道,从年轻人的身上爬了下来。
  
  
  她披上睡袍来到了厨房,从冰箱拿出了珍藏的好酒。
  
  
  “宝宝,不要喝那多啦,对你身体不好。”
  
  
  年轻人从背后轻轻地环绕住纪心的腰。
  
  
  纪心并没有什反应,而是自顾自地豪饮著。
  
  
  这时,门厅传来关门的声音。
  
  
  孔希羽走了过来。
  
  
  他抬眼看了看眼前的两人,并没有说什。
  
  
  年轻人看到孔希羽,仿佛触电般从纪心的身上弹跳开来。
  
  
  “孔……孔老师……我……”
  
  
  孔希羽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不用管我。”
  
  
  孔希羽像什都没发生一样,走进了书房。
  
  
  纪心斜眼看着他,并没有说什。
  
  
  她继续向嘴倾倒著酒精,拉回了年轻人的手。
  
  
  “纪老师,被孔老师看到了不太好吧……”
  
  
  年轻人犹豫着问道。
  
  
  纪心笑着说道:“没什不好的。”
  
  
  年轻人还是担心地朝书房看了几眼。
  
  
  “你不爱我吗?”纪心小声问道。
  
  
  年轻人赶忙回答道:“当然爱。你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爱人,在我心,你是比圣人还要厉害的存在!”
  
  
  纪心看着他年轻而又莽撞的样子,甜蜜地笑了出来。
  
  
  “不要太认真,你知道的,我不喜欢承诺。”
  
  
  年轻人有些委屈地说道:“我知道……你毕竟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我又有什资格将你独占呢?我只求能在你身边陪着你,你需要我的时候,我随时都在。”
  
  
  年轻人捧起纪心的手,温柔地亲吻了一下。
  
  
  这样的话语,早已无法让纪心的心起任何波澜了。
  
  
  纪心对他说道:“你先回去吧,把钱锦宏一个小硕士扔那儿,你也不怕他捅娄子。”
  
  
  年轻人咧嘴笑着说道:“那小子可厉害了,是我当教授之后遇到的最有天赋的学生,他比我聪明多了。也难怪他16岁就能念硕士啊……”
  
  
  纪心点了点他的脑袋说道:“聪明是聪明,但是实验室很多规矩他都不懂。”
  
  
  年轻人乖巧地点头说道:“嗯嗯,我这就回去看看。”
  
  
  他穿好衣服后,轻轻吻了吻纪心的额头。
  
  
  “明天见,宝宝。”
  
  
  纪心朝他笑了笑,他便离开了。
  
  
  这时,孔希羽从书房走了出来,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柳阳晖这小伙子人挺好的,你不要辜负他。”
  
  
  纪心没有在意,看了他一眼说道:“玩玩而已,有什辜不辜负的。”
  
  
  孔希羽默默低下了头,镜片反射着白色的光。
  
  
  “咱们……要不还是离婚吧……要是再像上次那样搞出个大八卦,对你的职业生涯不好……”
  
  
  纪心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孔希羽抬头看着她,仿佛还是20年前初识时的模样。
  
  
  “职业生涯?从当初你把那枚戒指戴在我的手上开始,我就已经没有什‘职业生涯’了。”
  
  
  孔希羽满怀愧疚地看着纪心:“小纪,我当时是真的不知道……”
  
  
  “别说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都改变不了。”
  
  
  说着,纪心又饮尽一杯。
  
  
  孔希羽愤怒地冲了上来,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酒杯。
  
  
  “你不要再喝了!”
  
  
  这酒有些上头,纪心的脸微微有些发烫。
  
  
  纪心试着抢回酒杯,一边大吼道:“你不要管我!”
  
  
  啪——
  
  
  孔希羽一把将酒杯摔在了地上。
  
  
  “你干嘛!你疯了吗!?这酒可贵了!”
  
  
  纪心心疼地蹲下身去,一片一片地拾起酒杯的碎片。
  
  
  这多年来,不管纪心做什,孔希羽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天,是他第一次将日积月累的愤怒爆发了出来。
  
  
  “你才疯了!你每天把自己弄得醉醺醺的,就能改变这些事吗?!你为什这自私?!”
  
  
  纪心不语,继续捡著碎片。
  
  
  玻璃从她的皮肤划过,殷红的鲜血和棕色的酒交融在了一起。
  
  
  鲜红的绸缎睡衣,如花瓣一般坠垂在纪心的身上。
  
  
  孔希羽没有低头,而是直直地看着前方。
  
  
  他的眼神逐渐失焦,也许正在大脑中努力克制著自己。
  
  
  他见纪心不说话,转身便准备离去。
  
  
  “我自私?你是说,自私的那个人是我?”
  
  
  纪心幽幽的声音从孔希羽身后传来。
  
  
  孔希羽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默然地望着前方。
  
  
  那面墙上,挂着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
  
  
  三个人,笑得如此幸福。
  
  
  那样灿烂如阳光般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在他们的脸上出现过了。
  
  
  “我回来了。”
  
  
  纪心本还想再说些什。
  
  
  可是,米念回来了。
  
  
  米念看了看眼前的两人和满地的玻璃碎片,不以为意地走了过去。
  
  
  这样的场景,她已经见过太多次了。
  
  
  她看也没看夫妻俩一眼,便独自上楼了。
  
  
  ——
  
  
  房门被重重地关上。
  
  
  纪心双眼通红地望着孔希羽。
  
  
  孔希羽没有回头。
  
  
  他看了看天花板,灯光刺得他睁不开双眼。
  
  
  他又用手推了推眼镜,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这。
  
  
  纪心伸出双手,低头看了看。
  
  
  无数玻璃碎片或深或浅地扎在她的手掌。
  
  
  但她却感受不到疼痛,也可以说,这些疼痛让她感到安心。
  
  
  “是我太自私……”
  
  
  纪心小声地呢喃著。
  
  
  她光着双脚踩过碎片,托著孤独的身体倒在了沙发上。
  
  
  酒精作用下,纪心的意识渐渐模糊。
  
  
  她用拇指旋转着指间的那枚戒指。
  
  
  这戒指,如同一个诅咒般,如囹圄、如恶鬼。
  
  
  纪心感觉胸口仿佛被一只手掌狠狠地按住,呼吸也变得困难。
  
  
  “救……救……”
  
  
  她想要喊出声来,但她的声带也不愿振动。
  
  
  彩虹色的光侵占了她的双眼。
  
  
  终于,要结束了吗?
  
  
  纪心闭上了眼睛,安静地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突然,好像有一个声音出现在她的耳边。
  
  
  “还不能结束。”
  
  
  这声音,雌雄难辨,低沉又明亮。
  
  
  纪心绝望地摇著头,乱飘的发丝刺痛着她的双眼。
  
  
  “求求你了!放过我们!放过我们,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