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日月之壶 > 第36章夜访
  凌晨,百和亚伊匆忙地走在地下城的街道上。
  
  
  “这一直都是黑天吗?”
  
  
  百向四周看了看,这比上面的世界破败得多。
  
  
  就连路灯的光,都像是从上个世纪发散过来的一般。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烂的味道,百也分辨不出这是下水道中的气味还是来自街头某处。
  
  
  亚伊擦了擦额角的汗说道:“是啊,这可没那些高级的电子屏,头顶上就是混凝土堆砌的穹顶。”
  
  
  “哦,这样啊。在这生活的居民很多吗?”
  
  
  “已经不多了,除了一些老人外,大多数年轻人都到外面的世界发展了。在那些事发生之后,留在这儿的人就更少了。极区之下的地下城,生活的原住民大概只剩下几万人了。”
  
  
  “那件事是指?”
  
  
  亚伊看了看天空,说到:“大概二十多年前吧,那时我还没有出生,极区也刚完成开发不久。那时候,这发生了数千名儿童无故消失的怪事。有传言说,是极区的开发释放了地底的怪物,那怪物上来把孩子们都吃掉了。后来的十几年,每年都有儿童无故失踪,直到八年前把极区的儿童都迁移到埃尔斯城统一管理后,这个现象才得以缓解。”
  
  
  “地底怪物?……”
  
  
  百口中低喃著,想起了之前卫荷说的无鳞蠃。
  
  
  但是,亚伊却笑了笑说道:“应该不会是什怪物啦,虽然现在也没查明原因,但如果真有吃人的怪物的话,我们早就发现了!”
  
  
  两人走了很久很久,才来到了一幢老房子前。
  
  
  这房子的外墙已经爬满了野草,房前不大的院子几块碎石零落地躺在地上。
  
  
  咚咚咚——
  
  
  亚伊扣响了门。
  
  
  “小伊,你怎来了?”
  
  
  “把那老头叫起来。”
  
  
  百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他身材羸弱,面色苍白。
  
  
  微卷的头发慵懒地趴在他的头上,但也遮盖不住他微秃的额头。
  
  
  “这晚了……不太好吧……”
  
  
  “没什不好的。”
  
  
  亚伊说着,便风风火火地走进门去。
  
  
  那个男子也没有想要阻拦的样子。
  
  
  百站在原地,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请……请进……我妹妹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做起事来雷厉风行。她想做的事情,别人拦都拦不住。”
  
  
  “你妹妹?”
  
  
  百一边走进房门,一边问道。
  
  
  “对,我是亚伊的哥哥,我叫亚兹。你好。”
  
  
  亚兹伸出手去。
  
  
  百握了握他的手,冰冷的指尖让他一个激灵。
  
  
  “你好,我叫林念铭。”
  
  
  百走进屋——
  
  
  古老的壁炉、木制的书架。
  
  
  这个房子的一切,都像是几个世纪前的模样。
  
  
  亚兹好像看出了他在想什,微笑着说道:“早在15世纪,我们的祖先就通过航海来到了南极大陆。这比外面的世界发展得慢得多,所以这这些建筑物大多都是这样的风格。”
  
  
  “你和亚伊为什没有去外面的世界呢?我看你们的年纪也不大。”
  
  
  亚兹笑了笑说道:“不知道,也许是在这生活惯了吧。”
  
  
  说着,亚兹给百递来了一杯热茶。
  
  
  “这是我们极区特有的寒茶,不过是人工种植的,不怎值钱。”
  
  
  百凑近茶杯闻了闻,一股清冽的香气扑鼻而来。
  
  
  “好香。”
  
  
  “是啊,这茶挺奇怪的。香气比任何其他的茶都要浓郁,但味道却非常之淡。茶叶的用量也无法改变它的味道。”
  
  
  亚兹用手指挑出一根叶片,仔细地端详著。
  
  
  百吹了吹,抿了一口。
  
  
  这茶的味道果然极淡。
  
  
  百只觉得舌尖甜滋滋的,明明是热茶,却有种冰冷的感觉。
  
  
  “好好喝。”
  
  
  百不禁发出了感叹。
  
  
  这样的茶,哪怕是在仙舟,他也是从未品味过的。
  
  
  亚兹将手中的茶叶片递给了他,说道:“是吗?第一次喝寒茶的人一般都会不太习惯,没想到你竟然觉得好喝。”
  
  
  百看了看这叶片——
  
  
  深绿色的短圆叶片,在灯光下竟透著冰蓝。
  
  
  这时,楼梯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响动。
  
  
  “我都说了,这事儿我也管不了,你来找我干嘛!”
  
  
  一个不耐烦的男声从楼梯传来。
  
  
  百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深棕色毛绒睡袍的男人走了下来。
  
  
  “马仕安那小子早就不是以前你我认识的那个小毛头了,人家现在可是玫瑰岛的总负责人,你想说服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武哥,这个世界上他最亲近的人就是你了,如果你能帮我和他说一声……”
  
  
  “谁和他亲近!那小子就是个攀权富贵的势利眼儿,我才不和他说。”
  
  
  武成走下楼梯,看到了站起身来的百。
  
  
  “这小子是谁?”
  
  
  亚伊介绍道:“这个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天警——林念铭。孙希望是他朋友的孩子。”
  
  
  “唔。你们天警竟然敢滥用权利?”
  
  
  百赶忙解释道:“我没有!孙希望是被冤枉的。他既没动手打人,也没有教唆任何人。是那些孩子欺负他在先,才有人看不下去教训了他们。”
  
  
  武成走了过来,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
  
  
  他灰白的头发极其凌乱,睡袍下他的啤酒肚若隐若现。
  
  
  他拿起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照你这说,是法庭那边的问题咯?”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可能他的判决并不公平。”
  
  
  “公平?哈哈哈哈!”
  
  
  武成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你是怎考上天警的?不会父母也是什达官显贵吧?你们这种人,怎会为孙希望那种人说话?”
  
  
  百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我能当上天警,纯属运气好。我爸妈都是很普通的人,我也是碰巧认识了孙希望的父亲还有他父亲的朋友们,他们都是很好、很善良的人。”
  
  
  武成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用低沉地语气对百说道:“被判处进入‘天罚’竞赛的人,神仙来了都救不了。别说你是天警了,你就算是圣人纪心来了,都没用!”
  
  
  “那能不能在竞赛给他送些装备或者加成?”
  
  
  武成紧蹙的眉头稍稍松开了些:“那倒是可以,只要有钱,你想给他送什都行。不过,参加竞赛的人都是这两年来犯下极刑的重犯,他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想获胜根本不可能。”
  
  
  武成摇了摇头,继续端起了茶杯:“如果是小伊去找马仕安谈一谈的话,说不定能得到些内部消息。”
  
  
  百望向亚伊,谁知她一听到这句话,脸上就露出了极其厌恶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