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其他小说 > 日月之壶 > 第35章天罚
  “这些孩子,全都是些庸俗货色。”
  
  
  方坤看着眼前档案,不屑地说道。
  
  
  一旁的武成谄媚著笑道:“那是,那是自然。方警官您在外边儿见多识广,我们极区这种苦寒地方生长的人,怎能入了您的眼呢?”
  
  
  方坤一边念叨著,一边不停地划拉着极区儿童的名册。
  
  
  他的眼中透著冰冷的光,像挑选货物般翻看着。
  
  
  “极区所有的孩子都在这了?”
  
  
  武成点头哈腰道:“是的,都在这儿了。”
  
  
  “唔……”
  
  
  方坤缓慢地点了点头。
  
  
  武成小心地观察着他的表情。
  
  
  这位新来的方坤警官,上任第二天,什都没做,就向他索要极区所有孩童的名单。
  
  
  这件事也过于诡异了。
  
  
  突然,一名站在墙边的警员大声说道:
  
  
  “报告!方警官!我知道还有一些极区的孩子不在这个名单!”
  
  
  武成心中一紧,回头看去,竟然是自己的徒弟马仕安。
  
  
  方坤颇感兴趣地走到他面前问道:“哦?是吗?极区还有其他的孩子吗?”
  
  
  马仕安严肃地答道:“是的,这的原住民们常年在地下深处生活。那些孩子是不在这个名册上的。”
  
  
  方坤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哈哈大笑道:“哈哈哈,你怎对这这熟悉?”
  
  
  武成紧张地看着马仕安,不知道这小子今天是吃错了什药。
  
  
  马仕安回答道:“因为我也是这的原住民,所以对这的情况比较了解。”
  
  
  “好!”
  
  
  方坤重重地拍了拍马仕安的肩膀,回头对武成说道:“这个小伙子可以啊!是你的手下吗?”
  
  
  武成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嗯……对,他是我的徒弟……”
  
  
  “哈哈哈,俗话说得好,名师出高徒,你这徒弟比你厉害啊。连你都不知道的孩子,他却知道在哪儿,哈哈哈哈!”
  
  
  方坤的眼中反射著凛冽地光,幽幽地看着武成说道。
  
  
  武成赔笑着说道:“是啊……他是土生土长的极区人,所以比我更清楚这原住民的情况,哈哈哈。”
  
  
  方坤转回头来,对马仕安说道:“小伙子,你叫什名字?”
  
  
  “报告方警官,我叫马仕安!”
  
  
  “好!马警员,明天你极区孩子的信息全部传给我,只要我找到我想要的,武警官现在的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
  
  
  “是!方警官!”
  
  
  马仕安激动地向方坤敬了个礼。
  
  
  面对这个刚刚来到极区的警官,马仕安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光明的未来。
  
  
  地下城酒馆旁,破旧的砖地上,蚂蚁们繁忙地搬运著奶酪碎屑。
  
  
  酒馆,武成愤怒地质问道:“小马!你为什要这做?”
  
  
  马仕安看着师父,不解地说道:“师父你明明也知道这有其他的孩子,为什不告诉方警官?”
  
  
  “你知道他要找孩子来干什吗?”
  
  
  马仕安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执行长官的命令不是我们的职责吗?”
  
  
  武成狠狠地拍了下马仕安的后脑勺说道:“你傻啊?!他一个刚刚调来的警官,什样的人咱们都不知道,你就什都和他说!”
  
  
  马仕安一头雾水地看着武成,不知道师父从哪儿来那大火气。
  
  
  马仕安反问道:“那你知道他找极区所有孩子的信息是想干嘛吗?”
  
  
  “我怎会知道。但极区这些独角兽向来与外界井水不犯河水,你就不该把这的任何事情告诉他。”
  
  
  一杯烈酒下肚,马仕安的脾气也上来了。
  
  
  “师父,你都在这儿当三级警官当了大半辈子了,你不会也想让我像你这样碌碌无为一辈子吧?”
  
  
  武成盯着马仕安,将手中的酒杯捏得吱嘎响:“你小子,什意思?”
  
  
  马仕安扶著武成的肩,凑近了说道:“你不想升官,我可想。你就是看方警官赏识我,嫉妒我,刚刚才这说我!”
  
  
  ——
  
  
  还没等马仕安说完,武成已经一拳打在了他的眼睛上。
  
  
  马仕安一下子从吧台的座位上摔落了下去。
  
  
  “诶——武哥、仕安,你们干嘛呢?怎又打起来了!”
  
  
  酒保看着客人们开始打架,赶忙上前阻止。
  
  
  很明显,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在这个酒馆掐架了。
  
  
  “亚兹,你别管我们!”
  
  
  马仕安一把甩开了亚兹的手,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揪住武成的领口,挑衅地说道:“怎?武成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懦夫!”
  
  
  “你说什?!”
  
  
  武成再次抡起拳头。
  
  
  马仕安的身手是同批警员最好的,一下子便接住了武成这一拳。
  
  
  他将武成翻倒在地,朝他的脸上就是一顿乱拳。
  
  
  “哎呀……你们别打了……”
  
  
  亚兹在一旁看着干着急,可却无可奈何。
  
  
  刷——
  
  
  一条拖布飞来,重重地打在了马仕安的胸口,将他击倒在地。
  
  
  “亚……亚伊……”
  
  
  亚兹看到妹妹的出现,仿佛看到了救世主一般。
  
  
  “武叔,你没事吧?”
  
  
  亚伊跑到武成的身边,扶着他坐到了一旁的座位上。
  
  
  “没事……对不起……”
  
  
  武成看了看被他们弄得一地狼藉的酒馆,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亚伊笑着说道:“你们俩记得赔钱就行。”
  
  
  地板上,被拖把击倒的马仕安痛苦地坐了起来。
  
  
  “小伊,你也太狠了,我差点被你砸死。”
  
  
  亚伊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是那容易死就好了。”
  
  
  马仕安站起身来,不服气地说道:“你就那讨厌我吗?为什你对他武成就那温柔,对我就一直凶巴巴的?”
  
  
  听他这一说,亚伊更加没好气地说道:“怎?不行吗?我就是讨厌你不行吗?马屁精。”
  
  
  马仕安脸涨得通红,也不知是气愤还是羞愧。
  
  
  “我才不是马屁精!你给我等著!”
  
  
  抛下这句话,马仕安头也不回地便离开了酒馆。
  
  
  武成看了看亚伊,温柔地问道:“你一直都喜欢那小子吧?为什还总要这气他呀?”
  
  
  亚伊见自己的心思被武成看破了,脸顿时红得和火烧云似的。
  
  
  “我……我才不喜欢他呢……”
  
  
  武成见她还在嘴硬,便没再揭穿。
  
  
  “哈哈,你们这些年轻人,我是一点儿都搞不懂咯。”
  
  
  酒馆氤氲的灯光下,亚伊看着窗外潮湿的街道。
  
  
  玻璃隐隐透着她羞红的面庞,一头火红的及腰长发在她脑后被梳成了俏皮的马尾。
  
  
  15岁的她,心是如此的狭小。
  
  
  小到只能装得下马仕安这三个字。
  
  
  再过几天,他就18岁了。
  
  
  到时候,他就会参加第一次婚姻匹配。
  
  
  亚伊无数次幻想着,在那一天,自己和他告白的场景。
  
  
  “亚伊?你还好吗?亚伊?”
  
  
  百将手在她眼前挥了挥,这才把她拉回了现实。
  
  
  “对了,我们刚刚说到哪了?”亚伊问道。
  
  
  百一脸疑惑地看了看她,说道:“刚刚你说负责‘天罚’竞赛的那个人,好像是叫……什……马仕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