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玄幻小说 > 人生戏局 > 成长(27)
  “妈,二姑,我回来了。”玫瑰刚刚从范木樨那间又小又破旧的老房子回来,她轻轻地推开了家的门。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玫瑰才刚刚给范木樨送完一些饭菜和水,因为虽然范木樨家和玫瑰家住得很近,但是那间老房子却离她们家很远,并且一路上还有很多曲曲折折的小路。玫瑰好不容易才回到家,今天三姑和姐姐要上夜班,她本以为家人都睡了,可是她打开门,却发现蔡美兰和二姑都正坐在沙发上,见到玫瑰来了,也都没有说什。
  
  
  “妈,二姑?”玫瑰有些疑惑她们今天如此反常的表现。气氛沉默了好一会儿,蔡美兰终于开口:“玫瑰,你最近有见到你木樨哥吗?”她说这话时,眼睛一直停留在玫瑰手腕上的红手绳上。玫瑰这才猛然想起,这手绳是上次范木樨因为丢弃了那个父亲送给她的已经旧了的红手绳,无意伤害了她,后来又亲手给她做的。她连忙悄悄地摘下红手绳,把它攥在了自己的手心。。
  
  
  “我……有见到过。”“你跟他最近有联系吗?”蔡美兰继续追问。玫瑰已经发觉了不对,但是她不知道母亲为什这问,因为蔡美兰一向都很少过问女儿自己的事。
  
  
  “妈……”
  
  
  “我问你最近有联系吗?”蔡美兰却不依不饶,虽然语气平淡至极,但是玫瑰听出了其中的生气和不悦。“最近……”还不等玫瑰说完,蔡美兰就将她打断了。“你刚刚应该是去了那间范家以前的老房子吧。”
  
  
  “是……”玫瑰低下头去不再说话。“啪”,清脆的一声响,蔡美兰的巴掌落在玫瑰的脸上,留下清晰而又泛著痛楚的掌印。“美兰姐……”二姑站起身来,想阻止蔡美兰,可是无济于事。蔡美兰的怒火终于在这一瞬间爆发了:
  
  
  “赵玫瑰!你忘了我以前和你说过什了吗?”
  
  
  蔡美兰的厉声质问和滚烫的脸颊一次次刺激著玫瑰的心灵。母亲几乎从来没有打过她,似乎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虽然玫瑰知道母亲以前一直想要一个男孩,可是她们两姐妹出生后,蔡美兰一直将她们当作手心的宝贝,从来不打她们,也很少挨骂。
  
  
  玫瑰记得母亲以前和自己说过,和范木樨保持距离。原因并不是因为范木樨不好,但是如今的赵家和以前的赵家已经今非昔比。范家曾是赵家世交,可是表面上是这样,实际上赵安忠心清楚,蔡美兰心也很清楚。所谓世交,不过是因为当时赵家还没有败落,算是这五接镇的大家族之一,所以范家才与赵家交好,并让两个孩子从小一起玩耍。可是现在的赵家,已经和范家疏远了,甚至是高攀不起了。玫瑰和范木樨,也注定只好走两条人生路。
  
  
  “这红手绳,是范木樨送给你的吧。”蔡美兰从玫瑰手夺走那根红手绳,语气又恢复了刚刚的平静。玫瑰也不敢再说什,只是点了点头。随后,蔡美兰大步走出了院子,玫瑰也紧随其后。蔡美兰来到了小河边,还没等到玫瑰阻拦母亲,红手绳就已经落入河水之中。玫瑰十分惊讶,竟然想要弯腰去捡,好在被蔡美兰拦住了:
  
  
  “赵玫瑰,你疯了吗?”蔡美兰看到玫瑰,声音多少还是软下来一些。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她也十分心疼。因为这一场家庭的变故,赵玫瑰的生活发生了太大变化,她自己也是受害者。
  
  
  “那是木樨哥亲手做的!你为什要丢掉它……”玫瑰这多天受到的委屈和伤害全都在这一瞬间达到最高点,她的声音带了些哭腔,随后她就飞快地上了楼去,离开了这。
  
  
  “玫瑰!”蔡美兰想去追女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声音随着风“呼呼”刮的声音扩散去,消散在这空荡荡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