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玄幻小说 > 人生戏局 > 童年(11)
  小石桥边的紫藤花下,一串串紫藤花落下,落在树下那个身穿淡黄长裙的女孩掌心。
  
  
  微风拂过女孩的脸颊,似乎还夹带着那些年的回忆,唤起了女孩的童年和曾经。
  
  
  玫瑰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在紫藤下的那些快乐时光。小时候,每到周末,父亲都会带自己来这。
  
  
  父亲喜欢清静淡雅的地方,不知为何他开始厌烦了吵闹,除了陪伴她就不怎出家门了,只喜欢一个人待着。而紫藤花下,刚好没有太多人会来这,却是赵安忠喜欢的地方。无人打扰,他可以十分悠闲地品茶、念诗,远离了人海的喧嚣。
  
  
  还记得自己总是会摘下那一串串的紫藤花放在手心把玩着,端详着它那美丽的、淡紫的外衣。父亲总会带着他那老旧的茶壶小杯,坐在旁边的石椅上看着眼前的这幅美景。
  
  
  女孩、紫藤花、石桥。这幅画的景色很美,但更美的是童心,是一般的画笔描绘不出的美。
  
  
  有时,父亲会和她并肩站在石桥上看风景。桥下的那条小河有几条鱼儿正快活地游著。紫藤花是一串一串的,淡淡的紫色让花朵美丽而高贵,有几串紫藤花落在了父亲坐过的石椅上。这一切,都是那的和谐,那的安详,那的美好。
  
  
  要是能永远待在这,不去理会外面的世界,那又该多好。
  
  
  这是父女两人此时共同的想法。落日的余晖洒向大地,也洒在了父女俩的身影上。
  
  
  有一次,父亲采下了一串紫藤花,把它那有韧性的树枝弯曲后打上一个结,再贴上一个紫色的小铃铛,编成了一个手链。手链上的紫藤花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露珠,让它有了大自然的气息。只要轻轻摇一摇,小铃铛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即使在玫瑰长大后,上了大学离家很远,听着铃铛唱出的独属于家乡的歌谣,也能想起从前父女俩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吧。赵安忠这想着。
  
  
  父亲笑着说:“我们家玫瑰戴上这手链,更漂亮了。“
  
  
  她笑了笑,不说话。只顾著把父亲编的手链放在掌心,细细地把玩着那不算精致但很美的手链。
  
  
  赵安忠则只是看着女儿,然后快乐地笑了。这是那位长者为数不多地真的快乐。玫瑰当时可能不知道吧,其实在那时,父亲一直被自己的旧疾所困扰,不仅仅是因为病痛带给他的痛苦和折磨,更是因为自己的家人,尤其是年幼的小女儿玫瑰。
  
  
  玫瑰更不知道的是,母亲蔡美兰常常在没人的时候偷偷流泪,是因为父亲在上一次食道炎病发后去看了医生,医生虽然暂时缓解了症状,可是赵安忠的这个病,却一直不见好转,也许迟早有一天,赵安忠会因为它离开这个世界。但是赵安忠却十分坦然,听到医生的话,他只是微笑着面对。
  
  
  “人总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们从这世界走一遭,这几十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是对于宇宙来说这只是轻如鸿毛的渺小。我早就学会坦然面对离开了。”
  
  
  “唯一不舍的……就是丽丽和玫瑰了……”赵安忠在说这话时,蔡美兰注意到,他的眼中闪过一瞬泪花。
  
  
  据说,紫藤花象征深沉的爱。
  
  
  父爱不同于母爱般温柔细腻,父爱是深沉的,但也是伟大的。或许就是因为这种爱吧,玫瑰今天在一个已经积满灰尘的盒子又与它见面了。
  
  
  玫瑰多希望停留在那个回忆,停留在自己的童年,停留在那个美丽而又快乐的梦……
  
  
  “可是父亲告诉过我,花儿再美,终究是要凋谢;梦境再快乐,我们终究也要梦醒去面对现实的。”
  
  
  虽然那花儿已完全枯萎,铃铛发出的声音也不再清脆,父亲也已经离开了。
  
  
  但是这深沉的父爱,会伴她一生。虽然花儿终究会枯萎,但父爱永在。
  
  
  玫瑰紧紧攥著那条手链。它就像父亲一样,在她迷茫和伤感无助之时,给予她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