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阁趣文网 > 科幻小说 > 佩戴玩偶吊坠的人 > 第33章动机是什么?
  说实话,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警察这个职业也许能得到很多便利,赵岩此时也知道很多徐一心的信息,但基本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他也想过向上级反馈他和老警察的想法,但海天大道杀人案已经结案,没有站得住脚的证据,没有合理合法的名目,领导基本不可能给他权限动用警方力量去调查。
  那该怎么办呢?赵岩的思维暂时也很混乱,也许他需要静心想一想,做一个行之有效的计划。
  他调阅了海天大道所有的笔录,想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毕竟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罗一和徐一心的笔录,他一句一句细心揣摩,甚至调查审讯时的视频,细细观察其回答一些敏感问题时的表情变化,但都收获不大。
  这个罗一比那小子的心理素质好得多,他相信罗一不是无辜的,所以如今回首想起罗一的演技,不由佩服他的镇定。
  他也有一种感觉,这个罗一在必要的时候会装作痛苦,装作可怜和无辜或者失魂落魄什么的,但这就想要应付的功课一样,并不是很用心,他小姨来探望他那一次就是真心的动情了,和之前的反应有比较鲜明的对比。
  在赵岩看来,他似乎有一种对于案件的发展并不在乎的感觉,似乎他已经达成了某种心愿,能脱身自然是好,反之亦无憾。
  他把这些猜测通过电话告诉了老警察。
  电话那头,暂时沉默了,半晌,对面开口道。
  “我相信你的感觉,也许他想用命换取一些东西或者钱去成全某人,这个人应该就是抚养他长大的小姨。这么年轻,他若心存死志,必定有什么原因,我想我会弄清楚的。”
  赵岩挂断电话,又查阅海天大道案发当天的监控视频,这个视频他已经查看过数次了,一帧一帧的仔细搜寻,但始终没见到其他人在案发地的身影,那些照片拍摄人所在的位置被茂密的悬而未落的梧桐叶完全遮挡住了。
  .
  电脑里的画面还在继续着,赵岩的注意力却已经不在徘徊于屏幕了。
  他用笔在一张横放着的a4纸的最左端写上徐一民,在旁边划上喇叭状的线分作两种思路,上面一列写着徐一心,下面写着其他人。
  略作思考,又在徐一心这三个字后面写上雇凶——罗一,这是作案方式与第一作案者。
  动机的话,无非两种!一是为了静民集团的巨大利益,二是个人恩怨,赵岩想不到其他理由,暂时就写上了两种。
  是为了钱吗?
  这不太可能,赵岩想,单从遗嘱就能看出来,赵岩把自己大半的资产都留给了这个弟弟,平时如果徐一心要调动大笔资金应该也是没问题的。
  关于这一点其实赵岩之前还是有点惊讶的,单不说徐一民遗嘱仅给其妻子百分之十一,她毫无怨言,因为那个女人看起来确实淡薄名利,不太在意这些东西。
  只说这次的被害人徐莉莎,她是一个很计较利益的人,在之前做笔录就一直在抱怨这份遗嘱的分配。可让人疑惑的是,她完全无视分走占徐一民遗产绝大部分,那30%股份的徐一心,反而对仅分到11%的徐一民原配许静感到不满,实在是令人费解。
  这说明了很多问题——徐一心拿走那么多股份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合情合理的,可以看出他对静民集团确实是居功至伟,跟徐一民没有什么明显的矛盾,而且徐一民能在最后给他留下那么多,还可以说明至少徐一心在他心里算是最亲近的人。
  徐一民如果真是被徐一心杀死,那肯定跟钱没有关系,也绝不是一般的矛盾,会是什么呢?
  是因为徐一民坚持让公司上市吗?也许徐一心担心引进大股东他就被架空了?原本赵岩觉得不无可能,徐一心是个工作狂,这种人很容易对权力产生非常大的依赖。
  但细想想,如果是因为这个,那在采取杀人这种极端方式之前,徐一心至少也会采取正当方式去尝试反对一下,凭他在公司的威望和他以往对徐一民的言听计从,徐一民不可能无视。
  不是因为这个,至少不会完全因为这个,赵岩觉得还有一个原因。
  一个能令亲生父子刀兵相对,同胞兄弟瞬间反目的原因,一个不需要再做解释就值得杀人,值得杀死互相依靠,并造就自己荣华富贵之人的理由。